第五章:**的关系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五章:**的关系

张桂兰对外面怎么评伦自己的一点也不在意,到是下午江枝抱着孩子来了,一脸的羡慕,“嫂子真厉害,还识得字,哪像俺们那,女孩子天天的就跟着家里的大人下地务农,这识字可都是家里条件好又是男丁的。” “我这也是跟着村里的人学的,家里条件差,哪能送我去上学啊。”张桂兰上次去市里买了毛线回来,她想给罗继军织一件毛衣,配一些白色的,这时已经把腰的位置织了出来。 “嫂子,别看俺来的比嫂子早,可俺和谁也不认识,日后有做的不行的地方,嫂子还要提配俺一声才行,俺到是不怕啥,只是怕对俺家老杨说三道四的。”江枝是个本份的典型的家庭妇女,一切以男人为天,“俺和娃现在能吃饱,可都是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挣回来的,不能帮他分担,总不能给他填麻烦,嫂子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 张桂兰对江枝还是了解一些的,江枝在家里带孩子,家里只靠男人的工资,每个月还要往老家里邮一些,家里的条件在这个部里也算是最差的了,就从江枝这身从来没有换过的老蓝色的衣服上就能看得出来,都洗的退色了,可在张桂兰的印象里似乎江枝永远都是穿着这件衣服,就没有换过旁的。 在看看她怀里的孩子,明显是以前饿到了,头大脖子细,还带着鼻涕,张桂兰一时心软,转身把自己的手绢翻了出来,“给孩子擦擦吧,孩子这是感冒了,不吃药就给他熬些姜汤吧。” 江枝没敢接,“嫂子,这哪里使得,我这里有,你快收起来吧。” 张桂兰活了两世,虽然最后惨死,可一块手绢对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,见江枝慌慌张张的样子,索性直接将手绢塞进她手里,“你叫我一声嫂子,要我一块手绢还使不得了?我看就是你把我当外人了。” 江枝不知所措,最后只能接住手绢,眼睛微红,“嫂子真是好人,到这里后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俺,见着都躲得远远的。” 在现代一块手绢算不得什么,可这个时候,一块手绢,还是全新的,那只有结婚的新媳妇才能买一块,有钱人当然不在乎这一块钱,可江枝是从农村出来的,就是结婚也没有这样一块手绢。 用这么好的东西给孩子擦鼻涕她哪里舍得,可想着人家给的都没有心疼,她这个当娘的用块帕子给儿子擦鼻涕有啥舍不得的,这才动手给儿子擦了起来。 张桂兰将她挣扎的举动看在眼里,也不挑破,人在穷也是有志气的,上一世她不明白,明明自己都是被嘲笑的那个,还去嘲笑江枝,现在看来她连江枝都是不如,岂码江枝在是农村出来的,可本质是好的。 “嫂子织的真好,这毛线我问过,可不少钱呢,是给罗营长织的吧?”如此一来,江枝到也没有先前那么约束了。 “弟妹要是想学,没事就到我这里来坐,看几天就会了。”张桂兰淡淡一笑,“我这身材穿什么都不好看,眼看着这冬天就要过去了,老罗除了部队发的秋衣,也没有换的,我就想着趁早给他织个毛衣。” 张桂兰回想上一世,罗继军后来又有了任务,一出去就是二个多月,再回来时可不都是春天的,这一别就是两个月,她也希望自己能趁着这功夫把身上的肉减下来,虽然罗继军不喜欢自己,可女人变得美丽总没有错。 “嫂子这一说我到是也才想起来,我家老杨也就队里发的两件,其中一件还邮回老家去了。”江枝犹豫了一番,“织这一件得几斤毛线啊?” 现在的毛线可贵着呢,一件织现成的毛衣到街里去买也要二十多块钱,不过多数人家还是自己买毛线织,这样也能省下些钱来。 “这得看身高和体重,你家老杨和我家的老罗身型差不多,织厚点的两斤毛线就够了。我买的这是好毛线,一块二一斤,买了二斤。不过这个织完了厚实,也保暖。”织这一次,张桂兰自然是下了狠心弄好的。 江枝听了心疼,这一件毛衣都赶上她家一个月的伙食钱了。 “还有九毛一斤的毛线,不是全毛的,织着也不错,你要是想织,到时买一斤半织就行了。” 江枝点了点头,“哪天嫂子在上街叫我一声,我跟嫂子一起去。” 见儿子要睡了,江枝这才回了自己家。 打着灯在**上织到了下半夜,知道罗继军不会回来了,可还是忍不住失望了一下,张桂兰才收起手里的东西,关了灯睡觉。 次日一大早,就被告军号声给吵醒了,原本还想着继续懒**,一想到自己身上的肉,就躺不住了,穿好衣服后把罗继军的大衣套在外面就出了屋。 冬天的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大亮,只能远远的听着战士们跑步的声音,张桂兰也围着军属楼跑了两跑,这才气吁吁的回了楼上。 哪知道她早上起来跑步这事,就在部队院里传开了,多说她是惺惺作态,反正没有好话的,甚至在她第二天早上再起来跑步时,还有几个好奇的跟着一起出来看热闹。 张桂兰冷笑,这军人家属的素质也不怎么高啊。 不过接连三天之后,就没有人在盯着这件事情了,张桂兰也把跑步的地方放到了部队大院的外面,一条通往村子里的路上,跑个来回正好回家做早饭。 这天早上跑步回来,远远的看到楼道口站着两道身影,张桂兰太熟悉两人了,其中一个就是罗继军,另一个就是商红。 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,商红最后拉住了罗继军,奇怪的是罗继军没有甩开商红,就任她拉着,离得远张桂兰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,不过显然罗继军的军人敏感,让他马上发现了张桂兰,这才拉开商红放在胳膊上的手。 相对着,商红是一脸的心虚,见到已到了身边的张桂兰,干笑两声,“嫂子跑步回来了。” “是啊。”张桂兰淡笑着看着她。 商红又干笑两声,“刚刚正和罗营长说我家那口子呢,这正好说完了,我就回去了。” 人像逃一般的走了。 张桂兰扫了罗继军一眼,直接跃过他就进了楼道,一口气爬到三楼,直接甩了门就进去了。 她可以为自己上一世的做活愧疚,却决不允许这一世自己做个贤良妻子,而男人却仍旧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纠缠不清。 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上一篇   第四章:恶言重伤

下一篇   第六章:冷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