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妹妹来了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五十六章 妹妹来了

张桂兰一下床,罗继军也躺不住了,他本就没有习惯天没黑就上床,看着去了西屋的妻子,他揉了揉头,起身去了厨房,中午有剩下来的炖白菜,米饭还有一些,打开了炉灶,罗继军把饭菜热上,去叫张桂兰吃饭。 张桂兰一句不饿把他给打发了,门在里面给别上了,罗继军也进不去,只以为张桂兰还在生气,也没有再叫她,屋里的张桂兰正拿着买回来的布在裁剪小内*衣,她想好了,在回家之前能挣点是点,明天去把绿豆糕的钱一收,以后也不做绿豆糕的生意了。 买回来的棉布也都剪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手中的这最后一块,张桂兰几剪子下去就解决了,最后将东西收拾好,才把鞋面拿出来。 天气越来越暖了,也穿不了棉鞋了,张桂兰给自己做了双单鞋,鞋底是买的现成的,只把鞋面做出来就行,描了样子剪出来后,就剩下打浆糊粘鞋面了,这时外面的天也大黑了,张桂兰才收拾了东西出来。 客厅里一百瓦的灯泡亮着,东屋的门关着,里面没有打灯,张桂兰猜到罗继军是睡了,去厨房抓了把面打开炉灶打了浆糊,弄完后就坐在客厅里把粘鞋面。 上辈子的鞋没嫁人前是家里人做,嫁人后都是买的,好在张桂兰还记得步骤,虽然是单鞋,可鞋面也不能太薄了,不然一磨就破,一双鞋也穿不得几天。 鞋面外面是黑色大绒的,里面则是做内*衣剩下的花布,粘了四层,把鞋面放在桌子上,想着明天实在不行就在城里买个缝纫机,毕竟这鞋面的边圈还要包上白色的布条,与鞋底纳在一起的鞋垫也要圈上白色的布条,这些都要用缝纫机来弄,还有家里的小内*衣也要用到,也总不能借别人家的。 心里有了决定。张桂兰才回了东屋,被子都换过了,都是以前罗继军盖过的,她也没有脱衣服,直接扯了被子就躺下了。 次日,被部队里的起床吹给吵醒了,也就睡不着了,明天家里要聚会,又加了一台缝纫机,张桂兰也就起来了。现在不用穿大衣了。她里面穿了一件大毛衣。外面套了件改过的蓝色卡其布的外衣,下身是条黑色的裤子,穿上棉鞋就去赶公车,早饭也没有吃。 在小桥头竟遇到了江枝。江枝看到张桂兰也一脸的尴尬,“嫂子进城啊?小军这孩子有些发烧,我带他去城里看看。” 又怕张桂兰误会似的,忙着解释。 却不知道一开口就把自己的谎言给戳破了。 陪队里有医务室,里面的军医比城里医院的还有经验,况且家属看病还不用花钱,李家的条件本来就不好,更不会到城里花那个冤枉钱,再看看江枝怀里的李军。跟本不像生病。 张桂兰没有挑破她,只淡淡的笑道,“孩子小,到城里检查是对的。” 江枝羞涩的笑了笑。 以前她这副样子,让张桂兰想多照顾一下她。可自打那件事情之后,她只觉得江枝这副样子太假,看了心里厌烦得很。 公车来了,里面到处是空位,明天是周六,进城里上班的人也没有了,车里更没有人了,除了有正经事要进城的,到没有什么人。 张桂兰看江枝抱孩子往里面走,她干脆就挑了前面的位置坐下,现在的路还都是泥路,坐前面能不那么颠簸,正好也不用看江枝那副样子了。 江枝坐下后低头跟怀里的儿子说话,直到车动了才偷偷抬起头往前面望了一眼,低下头后微微咬起下唇,大院里这些人哪个条件都比她家好,她走不进那些圈子,更不敢得罪人,所以那日她也没有敢表态,逃一样的走了。 回家后江枝一直躲着张桂兰,就是想今天进城买点米,都没敢问张桂兰要不要进城,却不想撞到了,又让她一阵子的尴尬。 部队里也有每个月给每家发米,不过量不多,有二十斤,哪里够吃,只是一个人的补助,眼看着离下个月还有一周,李家的米也没有了,来回坐公车要两块钱,江枝原本舍不得,可上次进城后,她心里就一直忘记不了,这次狠了狠心就又进城了。 现在的大米要四毛钱一斤,算上上次挣的五块钱,还有家里剩下的五块钱,江枝带了十块钱进城,心里也有了底,如此一来,也忘记了去想前面坐着的张桂兰。 下车后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,江枝有些转向,几步追上前面的张桂兰,“嫂子,你去哪啊?” 原本江枝想说一起去,后想到自己先前说是来带孩子看病的,下面的话也就没有说出来。 “我还有些帐没有收,去市场转转,就不陪你去医院了。”张桂兰也不挑破。 江枝笑了笑,“那嫂子,俺走了。” 一边抱孩子,江枝一边扯了扯身上的碎花布衣服,虽然上次跟张桂兰来了一次,可是都是跟着张桂兰走,江枝也没有记着路,最后走了几步发现哪也找不到哪,只能走几步打听一下,完全一副乡下人进城的窘迫困境。 张桂兰先去了市场,收了最后一次的帐,当初有二百四十多斤的绿豆,去掉磨损的面粉,做出二百二十斤的绿豆糕来,去掉车费和请人做工的钱,也就存下二百,这里还有先前投进的本,加上折里存的一百,兜里剩下的七十多块钱,张桂兰又存起了一百,手里留下不到二百块钱,这才去供销大楼。 现在看缝纫机的多是要结婚的人,结婚的几大件里,缝纫机是头一件,然后就是自行车,张桂兰穿的并不算好,也没有售货员理她,只顾着跟别人介绍。 张桂兰也不在意,最后相中了一台蝴蝶牌的缝纫机,要一百二十八块钱,最后讲了价,一分也不讲,不过却可以找人帮她送到公车上去,张桂兰也就付了钱,结果那些看缝纫机的人都没有买,偏张桂兰这穿的不怎么好的就买了,那售货员对张桂兰也没有先前的看不起了,还送了张桂兰一盒的缝纫机用的线,张桂兰高兴里,这到省了笔钱。 跟着搬运工把缝纫机箱子放到公车上,让公车的司机帮看着,张桂兰才又回到市场,买了四斤白面,现在是七毛钱一斤,又买了五斤的肉,花了四块五毛钱,鸡蛋现在是九分钱一个,张桂兰买二十个,买十个鸡蛋送一个,就是二十二个,卖鸡蛋的老太太还把装鸡蛋的小竹篓子也送给张桂兰了。 最后又买了两条花鲢,加五棵大白菜,张桂兰才提着东西回到了公车上,折腾了一天,连口东西也没有时间吃上,饿过劲也就不觉得饿了,只等着一会到家晚饭一起吃。 眼看着就要到点了,张桂兰往车里扫了一眼,没有看到江枝,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,不多会才看着江枝满头汗的抱着孩子上了车。 大冬天的能一头汗,可见是急忙赶回来的,人上车后气喘还不平呢,看到张桂兰笑着打招呼,“嫂子。” 张桂兰点点头,“小军睡了?” 江枝在张桂兰隔道的另一座位下坐下,“可不是,这孩子早上起的早,这时候忍不住就睡了。嫂子的事办完了?” “是啊,也没有啥要买的。”路上陆续又开始上人了,因为明天是周末,有些在城里上班的也都今天回家,还有些早就等车只在一直没有进来。 最后车开走时,一半也坐满了。 这一路上张桂兰和江枝也没有说话,公车绕到大院门口停下时,张桂兰先把买的菜搬到了车外,才从备霜里把缝纫机搬了出来,还真费了不少的劲。 “嫂子,这么大的一个纸箱子,里面是啥啊?”江枝仔细往上看,她不认识,可认出来纸箱子上面的缝纫机的小画,就忍不住低呼出声,“嫂子,你买了台缝纫机,这得好几百吧?俺们全镇也没有几家买得起的,村里人就更不要说了。” 江枝感叹不已,也有些嫉妒,这可是大件啊,人家说买就买了,可是看看自己家,连吃饱饭都成问题了,一样是人,区别却咋这么大呢。 张桂兰笑了笑也没解释,只叫了门口的小战士过来帮忙,把东西才搬回到家里,跟小战士将人送走后,张桂兰行把买回来的菜都拿到了阳台上,这个时候也不用怕冻了,温度正好也不用怕会坏掉,换下身上的衣服又洗了把脸才有功夫弄缝纫机。 刚把外面的纸箱子打开,就听到外面有人叩门,张桂兰捋了捋头发,起身去开门,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微微一愣。 “嫂子,这位姑娘说是罗营长的妹妹。”小战士上前寻问。 张桂兰没等开口,罗海英把包直接递给张桂兰,转身跟送她来的小战士道谢,“同志,谢谢你了,这正是我哥家。” 小战士看张桂兰没说话,又接下东西,点了点头转身下楼了。 直到这个时候,张桂兰才回过神来,身子退到一旁让出路来,“海英来了,快进屋吧。” 心下却一沉,她和这个小姑子向来不对付,她在罗家呆的那几个月里,这小姑子就没有跟她说过话,到是整日里拉着米兰在她的屋里,两个人不知道嘀咕什么,反正没好话。 ps: 至于那个粉红票,他们告诉八八那样不对,那就累积弄吧,到58票时另一更,然后116、、、以此累推,感谢:小园子coke、断情路上说分手、秦爱浅、絮语轻轻、紫雪留步的平安符,和东方风云的票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