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缝纫机做嫁妆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五十七章 缝纫机做嫁妆

罗海英连声嫂子也没有叫直接就进屋了,眼睛在屋里四处的打量,心中羡慕,她就知道来对了,特别是看到地上刚打开的缝纫机时,越发觉得这些来对了。 张桂兰把罗海英的包放在椅子上,说是包,其实就是块布包了几件衣服或用的东西,对这个小姑子再不喜欢,也知道不能先表现出来,转身去厨房里倒了杯水出来。 “先喝点水吧?爸妈还好吧?咋没提前打封电报,也好让你哥去接你。” 罗海英接过话,也不着急,先喝了几口,那样子像多大的领导,张桂兰也知道自己怎么哄也没有用,都说儿媳妇与婆婆和小姑子是天生的敌人,她算是明白这个道理了,索性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,拿过昨晚放在桌子上的鞋面,鞋面粘过浆糊,就皱了起来,要捋平才行。 罗海英眼角打量着张桂兰,见她穿着的黑毛衣不悦的扭开脸,果然大哥偏心,让张桂兰到城里来享福了,都从来没有给自己这个妹妹买过一件毛衣。 罗海英的不高兴都表现在脸上,张桂兰尽收入眼底,只当不知道,她与罗海英同岁,两个人都十八,如果她不是重活了这辈子,从稳重上比,她还真不如罗海英,但面对现实,她到底重活一世,比罗海英要沉得住气多了。 “我哥啥时候回来?米兰不是来扑奔我哥了吗?咋没看到人?”罗海英答非所问。 这态度跟本就是没有张桂兰放在眼里,上辈子就是这样,在村里的时候,两家还家订婚时,张桂兰与罗海英就彼此看对方不顺眼,谁也看不上谁,在村里遇到也都扬着下巴走了,半个眼珠子看不上,待张桂兰嫁进罗家之后,罗继军第二天就走了。只留下张桂兰在罗家面对罗家的人,张桂兰心里因为米兰与罗继军谈过对像就看不上米兰,见到罗海英每天跟米兰搅在一起,更看不上罗海英了,要是没有罗父在眼前,只怕早就打到一起去了。 这辈子看到罗海英这样的态度,一点也勾不起张桂兰心中的不满,反正是不在乎的人,“你哥找人给米兰安排了工作,如今在妇联上班了。现在是试用期二十块钱一个月。一个后转正三十块钱一个月。工作单位中午供一顿饭,她和我说每周吃两顿红烧肉两顿鱼,伙食可好了。” 张桂兰收住笑声,“米兰的命可真好。找到这样的好工作。” 她就不相信罗海英听了之后不会嫉妒 ,与米兰比起来,罗海英是罗继军的亲妹妹,这么好的工作没有给亲妹妹,反而给了外人,换成谁听了心里都会犯嘀咕。 罗海英听了嫉妒,面上不肯让张桂兰看出来,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“真是好工作。不过米兰是初中毕业,咱们村里也就她一个有这么高的文化,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也在情理之中。” 张桂兰抿嘴一笑,附和道,“可不是。所以说这人不管男女,都要有文化才行啊。” 明知道罗海英在隐射自己没有文化,张桂兰也不恼,这本来就是事实,不过换成上一辈子她一定会跟罗海英大吵起来,最后的结果就是被羞辱的一点尊严也没有。 罗海英到是被张桂兰的态度弄得一愣,特意看了张桂兰一眼,心下不觉得来城里几个月张桂兰就变了个人,一定是有别的目地,心下也警惕起来。 可就这样看着张桂兰得意,罗海英心里又不舒服,最后看向地上拆开的纸箱子,“这缝纫机是新买的?得不少钱吧?我哥以前一个月开三十块钱时都给家里邮二十,难怪现在一分钱也不邮了呢,是在这里置办家产了。” 这话说得酸溜溜的,知道的她是罗继军的妹妹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罗继军的媳妇呢。 张桂兰眼皮都没有抬,手捋着鞋面,“你哥现在一个月开三十五块钱,队里每个月给发二十斤米,我没有过来时你哥也没有储备冬天吃的秋菜,现在家里吃的菜都是吃点买点,也存不下什么钱,哪里还有余钱置办家产。” 张桂兰就差直接说缝纫机是她买的了。 “哥以前可一直在信里说他都是在部队吃的,就是队里发的粮都吃不下存下了,家里当然不用储备冬天吃的菜了。”罗海英自是不相信张桂兰的话,她还不知道张桂兰半斤八两,就凭她还能挣来钱? 一边指责现在罗继军存不下钱,都是因为张桂兰。 “天色也不早了,你去做饭,你累了就到床上先躺会吧。”张桂兰拿着捋好的鞋面起身去了东屋,把东西放进柜子里。 从屋里出来时见罗海英人已经蹲在了缝纫机的旁边,一脸欢喜的摸着缝纫机,仿佛这是她的宝贝一般,张桂兰心中就不喜起来,转身进了厨房,反正东西是自己的,就让她摸几下,还能让她抢了去。 明天家里要聚会,又赶上张桂兰的生日,所以今天晚上她只想着简单做点吃的,没有料到罗海英来了,那就不能糊弄饭了,把买来的五斤肉切了大约一斤下来,又切了半棵白菜,家里原本还有不到五斤的面,今天又买回来四斤,张桂兰打算明天做面条,算了一下,拿出四碗来明天还够用,就和了四碗的面,晚上包白菜肉的饺子。 罗继军拿着钥匙打开门时,就听到切馅子的声音,一天压抑的心情也没了,勾起唇角,“怎么今天饱饺子?”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客厅里的罗海英,有那么一刻的惊愕,随后恢复一惯的冷漠,“海英来了。” 可从他的眼神里还是能看得出来他是高兴的。 打从他当兵之后就很少回家,每年休假的时候也少,只结婚那次回去的日子算是多点,也就那次能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多点。 “哥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罗海英欢喜的扑到罗继军的怀里,“我不来你也不知道回去,都快把我这个妹妹忘记了。” “竟胡说。”罗继军怒喝道,眼里满是宠溺,“你从小到大没有出过门,爸妈怎么放心你自己过来?也不提前给我打个报告。万一出了事怎么办?真是胡闹。” 话一说完,罗继军就后悔了,眼角往厨房里扫了一眼,当初他办好随军后,媳妇就自己一个人坐车来了,他在外面训练都没有时间去接人,媳妇与妹妹同岁,对妹妹关心,却没有想到媳妇,罗继军也觉得刚刚的话不对了。 罗海英可没想这些。只扯着兄长说话。“大哥。我都十八了,哪里不能走,有啥不放心的,爸妈还放心呢。就你事多。” 被罗继军瞪了一眼,罗海英吐了吐舌头换了话题,“哥,米兰真找你了?我就知道她是来找你的,当初她是偷偷走的,家里发现后可着急了,还是我去安慰的叔和婶,让他们先别着急,后来接到你的信我告诉他们。他们才放心。她现在在城里工作,那住哪里啊?有电话吗?告诉她我来了,她一定高兴。” 罗海英每说一句,罗继军的心就往下沉一分,咯噔直响。生怕厨房里的媳妇听到生气,当初米兰是偷偷跑来的,他问过之后,就给家里去了电报,这事一直没有和媳妇说过,结果现在好全被妹妹给吐了出来。 看到兄长心不在焉,罗海英生气的扯了扯对方的衣角,“大哥,我跟你说你听没听到啊?你是不是不高兴我来啊?你要是不高兴我就回去,原本就碍别人的眼,连你也不欢迎我,我就回去。” “怎么说着说着就生气了?我刚刚在想事。”罗继军支口不提米兰的事,打起来后衣服和帽子一直没有挂了起来,拉开妹妹的手,“过阵子我就要去北京培训,你在这里呆多久?” “培训?去多久?”罗海英跟着人进了书房,见除了书柜,只有床,就收回了目光,“我刚来你就走,那我咋办啊?” 罗继军随手把门带上,才开口问,“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 这些年在外,罗继军早就改成普通话了。 罗海英也在床边坐下,“没有什么事,就是我要订婚了,想着等嫁人了也不能出来了,就趁着现在出来见见世面。” “和村里的成才?”罗继军到是知道一些,上次回去就听父母说要跟村长家定亲,如今妹妹也十八了,到也不早。 罗海英难得露出羞涩的一面,颔首道,“定在今年六月,爸妈让我跟你说一声,让你提前请个假。” 不等罗继军开口,罗海英就又道,“大哥,我看你家新买了缝纫机,给我当嫁妆吧,你几年你寄回家里的钱,盖了房子也没有存下什么。” “缝纫机?”罗继军看到妹妹,跟本没有注意别的,自然也就没有看到缝纫机。 “嗯,只拆了箱子,缝纫机还没有安上呢,哥,你直接装起来,等我走的时候带走吧。”罗海英是真的喜欢这缝纫机,她要是带回去就是乡里第一家用上缝纫机的,况且她也不想让张桂兰高兴。 那种女人种本配上不大哥,要不是为了报她家的恩,大哥才不会娶她呢,到是让米兰受委屈了,凭什么现在好东西都让她张桂兰占了去,自己没来的时候到没有办法,可是现在自己来了,就偏不让她如意。 自己是嫁人,就不信大哥舍不得一台缝纫机,罗海英真想看到张桂兰知道后那气得疯一样的嘴脸,刚刚一进屋看到张桂兰装腔作势的样子,她心里就不舒服。 ps: 新的一天开始了,丫头们,八八给你们安排的更新时间还算合理吧?让你们上学上班工作前,中午吃完饭后,晚上睡觉前,都能与八八的文相聚,嘿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