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她不是我嫂子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五十九章 她不是我嫂子

当着张桂兰的面就被兄长给训斥了,罗海英的脸红的能滴出血来,羞恼的咬着唇,眼里也含着泪,也不说话,就直勾勾的盯着罗继军,豆大的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。 “你看看好好的你说这些做啥。”张桂兰刚说到一半,话就被罗继军打断了。 “你看看她说的是啥话?这东西不便宜咋了?不便宜也是你嫂子自己挣钱买的,想要东西还理直气壮的,就是有也不给你。”罗继军把纸箱里的缝纫机拿出来摆好,挽起衣袖,解开衣领,气焰高涨,“你第一次到大哥这来,我本不该说你,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就像谁欠了你八百万似的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小心思,我告诉你,你嫂子只有一个,就站在你眼前呢。” 罗继军又不是傻子,打他回来后就没有听到妹妹叫媳妇一声嫂子,当自己的面还这样,那不当自己的面可想而之,一而再再而三的问米兰的事情,这还用直接说出来吗?怎么想的一眼就看穿了。 张桂兰原本就觉得罗海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她不该出声,刚刚出声也是出于自己现在是她嫂子的身份,现在被罗继军喝断了更好,她也不用说那些口是心非的话了,低着头在一旁看缝纫机的说明书,当哥哥的教育妹妹,她这个外人当然不好插手。 “她不是我嫂子,我可没有这样啥也不会干,只知道吃睡的嫂子。”罗海英也倔上了。 罗继军脸冷的像冰,“你跟我来。” 想给妹妹留份面子,显然她不要,越发说的难听,要不是怕媳妇伤心,罗继军还真想当场好好跟她掰扯一下。 罗海英跟过去时,路过张桂兰的身边还哼了哼,前面的罗继军猛的回过头来,吓得她身子微微一颤。再也不敢多说的跟进了屋。 张桂兰唇角一勾,这辈子她就是不说话,也能弄得罗海英里外不是人,这样的脑子真是、、、、、 门一关上,罗继军的话劈头盖脸的就甩了过去,“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?桂兰不是你嫂子谁是你嫂子?你要是还这样胡闹,抓紧明天就回家,我到时直接发电报给爸妈。” “哥,明明你该娶米兰,要不是为了报恩。她也能配得上你?”罗海英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好心好意大哥不领情还骂她。 “要是没有桂兰的哥。你现在还能看到我吗?就凭这一点桂兰就配得上我。”罗继军点了只烟。声音里带着无力感,“海英,结婚第二天我就走了,后来你来信说家里不行了。我没有看到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,不过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去问,我只希望从现在起你把桂兰当成你的嫂子去尊敬,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哥,就在你嫂子面前好好的。” 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,罗继军可不允许。 “那米兰就这样了?”罗海英不相信大哥真的把米兰忘记了,真的对米兰一点感情也没有。 以前大哥在部队里时,每次写信都不忘记给米兰写一封,就凭这一点她就相信米兰在大哥心里一定很重要。哪里是张桂兰能比得了的?要不是为了报恩,村里没有人娶的张桂兰怎么能赖上大哥? “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?米兰是米兰,你嫂子是你嫂子。你看刚刚你当着你嫂子面说那些话,你嫂子可说你一句不是了?桂兰是你嫂子,可也跟你同岁。你是我妹子,你还有我这个当哥哥的,桂兰的哥哥却为了救你的哥哥牺牲了,所以桂兰是我媳妇更是我妹子,现在她嫁给了我,我就要照顾她一辈子。”罗继军想到了为求自己而死去的好友,眼圈也微微红了。 从来不曾被兄长这样犀利言辞的训斥,罗海英一时也被吓到了,底气也不足了,嘴上还强辩道,“可是米兰就不可怜吗?她被退了婚,村里的人都笑话她。” “我拖人给她安排了工作,工作几年后单位还可以分房,况且这周日她就要相亲了,你要是真为她好,就不要再说那些话了,也省着被人误会,这里是部队。”罗继军见妹妹知道错了,语气也缓和了几分。 “相亲?”罗海英一脸的不相信,“米兰那么爱大哥,怎么可能跟别人相信?” 当初米兰偷偷人村里走的时候就跟罗海英说了,还说这辈子除了罗继军谁也不嫁,罗海英很支持她,还把自己存下的五块钱拿给了她,让她到城里去找大哥,此时听到米兰要相亲了,罗海英只觉得被骗了,更有种被背叛的感觉。 既然要相亲了,那自己在这里帮她出头又算是什么?跟本就是个小丑,难怪张桂兰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高高在上的样子,想必一定在心里嘲笑自己呢。 “还说胡话。”罗继军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,好话坏话说了一堆,愣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又绕回来了,烦燥的在屋里来回的走,“总之以前的事不许再提。” 另人可以不在乎媳妇的感受,罗继军可在乎,想到当初结婚第二天就走了,仍下媳妇一个人面对一切,想来一定很不好受吧? 当初答应张家的父母娶张桂兰就是想着报恩,更是替好友照顾他的家人,却没有想到没有做到,到是将人陷入流言蜚语中。 罗继军看着门一个人发呆,屋里说话的声音这么大,媳妇在客厅里一定都听到了,这让他惭愧极了,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跟媳妇解释。 罗海英也被米兰要相亲的事给震住了,一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,看得出来是被打击到了,罗继军回头看了妹妹一眼,开门走了出去。 装缝纫机的箱子已经收了起来,客厅也被张桂兰归拢好,人却不在客厅里,罗继军走到了东屋,看到她拿着说明书坐在床上看,坐到她身边,“海英的话你别往心里去。” 张桂兰自然不会往心里去,抬头笑着看他,“到是因为我让你们兄妹闹得不和,心里怪过意不去的。” 罗继军虎着脸,“你是我媳妇,只有我能欺负,别人谁欺负你都不行。” 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张桂兰微微一愣,脸也慢慢的红了起来,换成上辈子她一定听不出来这是在对自己表面,可是活了两世,她了解他,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,明明表白,听着都让人生气,像在吵架一样。 罗继军一惯冰冷的脸上也闪一抹窘迫,坐立不安的干咳了两声,“要不晚上让海英在书房睡吧?” “这样不好吧?”张桂兰耳朵也烫了起来。 见媳妇没有拒绝自己,罗继军胆子越发的大了,将人搂进怀里,靠近张桂兰的耳朵道,“有什么不好的,因为她来还让咱们夫妻分居。” 老不正经。 张桂兰就差说出来了,“那你去跟她说吧。” 就是罗继军去说,张桂兰也能想到罗海英会把一切怪到她身上来,有些时候,哪怕什么你什么也不做也是错,人就是这样。 至于罗海英与周成才结婚的事,张桂兰打看到罗海英之后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她要是说出口,罗海英一定是觉得自己在诅咒她,可长远来说,她与罗继军要好好过日子,罗海英过不好了,对他们的生活也会有所影响。 最后纠结了一下,张桂兰还是决定和罗继军谈谈这事,“小姑子与周成才要不要在处一段时间?虽然一个村住着,可周成才一直在外面上班,他在外面怎么样咱们也不了解。” 上辈子张桂兰只知道罗海英与周成才离婚是因为周成才外面有了人,而且还是结婚前就认识的,听说那女的给周成才生了个女儿,后来抱着孩子找上门来了,这事才闹开,当时的年代哪里容得这样的事情,周家在村里的名声坏了,可到底罗海英也是受伤的那个。 周成才与罗海英离婚之后就全家搬走了,听说也搬到了城里,与那个女人结了婚,日子过的不错,至于罗海英后来怎么样,张桂兰因为与罗继军离婚了到不是太清楚,只从米兰的嘴里渐接的知道罗海英嫁了个军人,是罗继军给介绍的。 罗继军刚要起身,听到媳妇的话又坐了回来,细细想了一下,“你考虑的也对,不过结婚的日子都定下来了,他们两从小就一起长大,也不会出什么事,明天我安排一下,让人去打听打听也行。” 听到罗继军这样说,张桂兰也放心了,反正她该做的也做了,至于能不能打听出来就要看罗海英的命了,要不是为了与罗继军好好过下去,张桂兰还真不想管罗海英的事。 坐在床上,虽然西屋的声音很小,可张桂兰还是隐隐的听到罗海英满嘴怨言,还隐隐提到自己的名子,撇撇嘴,就知道会是这样。 到是在西屋里没有劝动妹妹的罗继军,正想着继续做工作,就被队里突来的电话给叫走了,显然事情很急,小战士一路跑过来的。 ps: 猜猜是啥事呢?哈哈,感谢:yuyuyubob、东方风云、碧水蓝天927、想飞的爱哭的鱼、风情默认、霏筠青卿、小园子coke投的平安符,感谢那些投了粉红票票的丫头们,八八在这里鞠躬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