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搅局的人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六十二章 搅局的人

浑身燥热起来,张桂兰忍不住扭了扭身子,却被身后一道力道给翻了过来,直接压在了下面,黑暗里看不清两个人脸上的神情,却能清楚的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 “媳妇,我赶回来,给啥奖励?”黑暗里,罗继军的声音低低的,有点嘶哑,带着诱惑。 这个男人、、、、 张桂兰羞红了脸,“我又没让你回来。” 明明是自己想,却、、、 还真是震道。 黑暗里传出罗继军低低的闷笑声,背心下的手却一直没有安份过,上下的游走,“媳妇,做人得诚实。” 这话骚得张桂兰呸他,嘴上又不肯服输,“罗营长,要以身做责才对。” 罗继军的笑声越发的低沉起来,这样一闹,张桂兰也没有先前的紧张了,僵硬的身子慢慢的软下来,像一滩汪水被化在罗继军的怀里,寂静的夜色、暧昧的气氛,张桂兰能听到身上那砰然而有力的心跳声。 不由得她再去想旁的,罗继军的吻扑天盖地而来,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,张桂兰忘记了一切,只想紧紧的拥住这个男人,这个重活一世才让她明白要好好珍惜的男人。 等张桂兰神智回来的时候,不知道身上的衣服何时被脱了下去,肌肤相对,让她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,心跳也越发的快了。 罗继军也喘着粗气,旭日待发只差一步,却不想这个时候门被人猛的敲了起来,还有商红歇斯底里的哭叫声,两人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。 “混蛋。”罗继军咒骂一声起身,动作麻利的穿上衣服。 不是他非要去,而是外面动静闹的就差把门给踢破闯进来了,还有商红不断传来的尖叫声,深夜里听得瘆的慌。 第二次仍旧一半就停下,张桂兰已经习惯了。况且外面的声音叫的那么凄惨,也怪吓人的,跟着罗继军后面穿上衣服就追出去了。 屋里灯打开的同时,门也被打开,就看见楼道里商红抱着头四处的躲,而追着她打的正是杨宗国,从举动上来看,杨宗国像疯了一样的下手,难怪商红叫的那么惨,下半夜闹这一出。全楼不被惊起来才怪呢。罗继军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容不得他多想,几个大步窜上前去从后面揽住杨宗国的脖子,呼吸一受阻,疯狂的杨宗国才停了下来。 趁着这个空。商红跑进了屋里,直接冲进了东屋将门从里面关上,看样子是吓坏了。 对门的李雪军也出来了,身上披着衣服,“怎么又闹起来了?” 跟着罗继军一起架着杨宗国进了屋,随后将门挡上,再不进屋还不知道要引来多少人围观呢,不过大深夜里突然闹成这样,明天整个军区大院的人不想知道都难。 “你给我老实点。”一半上门。罗继军就大声喝斥道,“大半夜的闹腾在这样,丢不丢人?你还是个营长呢,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,还打起女人来了。” 李雪军也劝着。“宗国,有啥话不能好好说,你先平静平静情绪,这实在不能过还能离婚呢,哪能动手呢,嫂子一个女人哪里能打得过你,你看把人都吓坏了。” 李雪军这样说是因为前上门之后,张桂兰去敲了敲东屋的门,显然商红在里面把门插上了,叫着不开,也不听劝,就是不开口。 可见是真的吓坏了。 杨宗国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,到也不像要杀人一样了。 罗继军正要再开口,抬头看到媳妇只穿了线衣线裤,身型一览无遗,脸当场就沉了下去,“你去西屋。” 张桂兰看了他一眼,不明白自己哪招惹到他了,难不成这男人欲求不满?虽然不明白,在外人面前还是给面子的去了西屋。 李雪军扫了罗继军一眼,看不出这家伙心眼这么小,看着冷冰冰的到是个醋坛子。 罗继军理直气壮的顶回去,自己的媳妇好看也要藏起来,哪能让别的男人看,“说说吧,这又是因为什么闹腾的。” “没事。”杨宗国一口回决了。 罗继军笑了,“你到是回答的干脆,没事你打什么人?大半夜的直喊求救,你说没事谁相信?” “宗国,你们这刚刚好,咋又闹起来了?”才消停一天,后半句李雪军没有说。 西屋的门虽然半着,张桂兰也贴着门偷听,也奇怪是什么事能让杨宗国像疯了一样要杀人的样子,毕竟他是一名军人,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发生。 “说没事就没事,你们就别问了。”杨宗国低下头,双手紧紧的抓着头皮,可见他此时很烦,“这日子不能过了,天一亮就离婚去,一天我也忍不下去了。” “杨宗国,离就离,我也不过了。”商红在东屋隔着门大喊,不用再问杨宗国,她就把事情都吐了出来,“我把你从床上踢下来怎么了?那你就要杀我?你个无情无义的,我是瞎了眼才嫁给你。” 听到内情的人都抽了抽嘴角,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打成这样吧? 罗继军也皱着眉,“就因为这点小事?” 原本好事被打断就让他很不爽,现在听到事情的真相,心情就更不爽了。 杨宗国抬起头,脸胀得通红,想辩解却又难以启耻的样子,明显商红没有说实情,或者还有些没有说,这就更让人奇怪了,到底是什么事能这样。 李雪军和罗继军交换了一个眼神,李雪军清了清嗓子,“宗国,其实在一些事情上男人不一定非要面子,要让一让女人。” 被从床上踢下来,又难以启耻,两人也隐隐猜到是什么事让杨宗国恼羞成怒了。 杨宗国呕的要吐血,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” 李雪军奇怪了,“那是哪样?” 罗继军也奇好,盯着他看,被两人盯的杨宗国浑身不舒服,扭开头,“你叫别人的名子。” “什么?”不但李雪军没听懂,罗继军在一旁也没有听懂。 而西屋里的张桂兰却明白了。两口子‘办事’时,女的叫的名子却是另一个男的,换成哪个当丈夫的都会心里不舒服吧? 客厅里一时之间静的落针可闻,后知后觉,李雪军和罗继军也反应过来了,两个人虽然没至于惊的冷吸一口气,可也是惊呀不已。 这种事情谁也想不到,难怪杨宗国会气成这样,甚至说一刻也过不下去了。 事情不用再问也给猜到了,两人‘办事’时。商红突然叫别的男人的名子。两人就吵了起来。气愤之下商红还将杨宗国踢下了床,然后杨宗国才疯一样的追着商红打。 这是什么事啊。 张桂兰直摇头,随后笑不出来了,脑子里闪过商红与罗继军在楼道口的画面。暗惊不会商红当时叫的名子是罗继军吧? 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大,不然杨宗国也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,毕竟杨宗国与罗继军两人的感情很好,而与媳妇在‘办事’时,突然听到媳妇叫好友的名子,除了羞恼,更多的是气愤吧? 张桂兰被自己的猜想惊出一身汗来,只希望是她多想了,不然日后杨宗国与罗继军怕是要生间隙了。偏偏还没有什么事,结果因为一个女人闹成仇人,可就不好了。 这事毕竟谁也没有遇到过,李雪军是指导员,平时就是做心理工作的。第一个反应过来,“嫂子也许是跟你开玩笑呢,这事你也别多想,不代表着什么。” “这事你们就不用管了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”刚刚商红把事喊出来,杨宗国只觉得脸都丢光了,“周一上班我就打离婚报告上去。” “宗国,做为战友,我得劝劝你,上次因为家里的事你就失去了进修的机会,这马上夏天了,年底就要考核了,你还想不想好了?”罗继军想的深远一些。 他们做为军人,到一定的年岁,不能任职,到最后只能转业,他了解杨宗国,知道他是喜欢部队的,甚至做了打算在部队里呆一辈子,所以就不能不想这个问题。 杨宗国一脸的悲苦,“继军,你说我想在部队里呆一辈子,我能不考虚到这些吗?可是你看看、、、、这哪里还是个家啊。” 若还想继续在部队呆下去,家就不能再乱了,婚更不能离,岔路口就摆在眼前,要做出选择真的很难。 三个大男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不语,东屋里的商红到是越发的嚣张了,“杨宗国,这次你不离婚还不行呢,我一天也不跟你过了。” 今天丢这么大的人,商红哪里咽下这口气,在家里时她边穿衣服边躲着杨宗国的追打,想起那时的狼狈,商红就越发的火大。 杨宗国原来还有些犹豫,听她一叫嚣,笑了,人也平静,“好,咱们就离。” 斩钉折铁的话一抛出来,东屋的商红到有些没底了,等了一会儿,没有听到罗继军他们的劝声,越发的沉不住气,打开门站在门口。 “那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,周一在民政局等你。”商红有些抛砖引欲的想法。 “你周一不用去。”商红刚要高兴,觉得杨宗国怕了,却在听到杨宗国下一句话的时候心沉入了死底,“打报告离婚要上级批下来,上级还要找你核实事情的真相,从现在起我搬到营房去住,等离婚报告下来你再搬走也不迟。” ps: 别骂八八狗血啊,八八在努力更新中,推荐小说《嫡女闹翻天》,虽然八八还是新人,不过还是也要尽微博微薄之力。八八更新的还算给力吧?这几天粉红票可能就要到五十八张了,八八出门在外,若没有加更就回家后再补有,行吗?抱头,怕被你们骂、、、各种票票打赏飘来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