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真的是他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六十三章 真的是他

西屋里张桂兰听到商红出来了,撇撇嘴,明显是害怕了,这点脑子还想跟当营长和指导员的人斗,让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呢。 隔着门声音还这么大,张桂兰干脆躺到床上去听,客厅里李雪军和罗继军交换了个眼神,看来还是不想人,不过是在让杨宗国低头。 杨宗国却是来真的,“离婚的报告里我会把晚上的事情真相写进去,到时组织会来人找你谈话,你就按实说就行,这样离婚报告下来的也快。” “我把你踢下床怎么了?你还追着我打呢,组织还能偏向着你说话?”商红越发的心虚,眼神都不敢往罗继军那里看。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,那时脑子短路似的突然叫了一声继军,好在杨宗国没有把事情说出来,不然她真没脸在大院呆了。 但是组织一来问,杨宗国在报告里说她叫别的男人,一定会问是谁?即使她不说,这回离婚的责任也在她的身上,对杨宗国跟本没有影响。 商红有些后悔刚刚逞强了,“打报告就打报告,写的那么细做什么,弄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,也不觉得丢人。” 她话刚落,杨宗国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。 身旁的李雪军第一个反应过来,马上站起来拉住他,罗继军也身子一动,若是杨宗国窜出去,他第一个跳出去拉住他。 好在杨宗国控制住了,不过站在门口的商红还是被吓了一跳,声音也尖锐起来,“咋地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想动手咋地?我说的难道不对?” 杨宗国冷笑,“丢人?咱们两到真有个怕丢人的,商红,你也别逼我,把我逼急了,我就把事都挑出来,现在我还给你留一分面子。是看在咱们两夫妻一场的份上,你也别在我面前嚣张。” 杨宗国也是高干子弟,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,双眼气得通红,牙齿咬得咯咯直响。 “嫂子,都在气头上,你也少说一句吧。”李雪军插进话来,以往真是看走眼了,以为商红是个聪明的女人,毕竟人家是教师。现在看看这素质。还真怕把人家孩子给教坏了。“两口子要真离了心,在一起过也没有啥劲了,即使你们真打算离了,那也别吵别闹了。就按宗国说的,没离婚前嫂子可以继续住在家里,等着组织的人来约你谈话,宗国先去营区里跟战士们一起住。” 闹吵吵的折腾的都快天亮了,李雪军听到吵闹声就穿了线衣线裤披了件外衣出来,现在虽然四月底了,可北方的气温不高,还冷着呢。 罗继军也的情绪也不好,好好的事被打断了。现在看样子还没完没了,打结婚到现在也快一年了,连媳妇还没有碰呢,这哪里是结婚啊。 两人的态度明显是赶人了。 “也快亮了,宗国就在我这将就一下吧。一会儿天亮了收拾点东西去营区。”白天安排妥当了,就不信晚上还能闹腾。 李雪军也站起来,拍拍杨宗国的肩,对商红道,“我送嫂子下楼吧。” 商红呆愣的站在原地,被李雪军一叫,才回过神来,不敢置信事情就真的这样解决了。 “嫂子,走吧。”李雪军只当没有看到她后悔的样子,又叫了她一声。 商红慌乱的跟了上去,直到被李雪军送回家,关上门独自己一人时,才惊醒过来,婚真的就这样要离了,却又慌了,真要是因为这事离婚,她的名声也完了,就是工作怕是都保不住了,一时之间又后悔先前的不甘心,忍几句也就过去了,偏偏把自己给逼到了绝路上,现在想回头都不行了。 楼上,罗继军原想让李宗国去东屋住,可想到先前与媳妇盖过的被子,转身去了西屋,叫张桂兰起来,“你回东屋住去。” 张桂兰点点头,刚脱好拖鞋,身上就被罗继军给搭了件外套,正是他的军装,有些疑惑的看他,“就几步,不用了。” “穿着。”罗继军不让脱,反而直接帮着张桂兰把衣服穿好,扣上扣子,“走吧。” 又大又肥的军装穿在张桂兰身上像大衣一样,张桂兰自己低头看着都觉得搞笑,有些明白这男人在小心眼了,刚刚为啥生气现在也懂了。 路过客厅时跟杨宗国点点头打招呼,直接进了东屋,门被罗继军在外面给带上了,张桂兰知道他是不会回来睡了,脱了衣服挂到墙上的衣架,就自己先行上床歇了。 罗继军关了客厅的灯,跟杨宗国到了西屋的书房,顺手带上门,拉了椅子坐下,“你真想好了?” 杨宗国躺在床上,双眼顶着天棚,“继军,她叫的是你的名子。” 微微一顿,罗继军才开口,“当初你们谈对像时,接触过几次,有一次她私下拦住我说喜欢我,被我拒绝了。” “难怪。”杨宗国只觉得自己是个笑话,这场婚姻都是个笑话,这三年来他一直尽力的做个好丈夫,在商红的眼里跟本什么也不是,只是个替补。 “你也别多想,结婚毕竟不是儿戏,她嫁给你证明心里还是有你,再说你们结婚三年了,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也明白,如果真是一厢情愿,也走不到今天。”罗继军抬手看了下表,“零晨二点了,睡一会儿吧。” 这才起身出了屋。 回到东屋上床后,罗继军只能搂着媳妇睡觉,西屋还住着人,也不好再做什么,再睁眼睛,外面的军号已经响了,一个挺身坐了起来,张桂兰却坚持不住,扯了被子继续睡。 罗继军没有叫她,穿戴好出屋正好对面杨宗国也出来,一双眼睛里满是血丝,看就知道一晚没有睡,“早在这吃吧,我煮热烫面。” 杨宗国摇摇头,“我回去收拾东西。” 打昨晚听了罗继军的话,他就失眠了,哪里还吃得下,说离婚了,可真正知道真相时,还是受不住被打击到。 可这事也不能怪罗继军,人家跟本没有招惹过对方,怪只能怪自己不争气。 “你弟妹今天过生日,中午过来一起吃饭吧。”罗继军嘱咐他一句。 杨宗国强扯出笑,“难怪上周你就说周六一起聚聚,原来是弟妹过生日,放心吧,我一定来。不过到是明天米兰相亲的事情、、、” “米兰昨晚做阑尾炎手术,相亲这事就算了,昨晚我去看到胡有国了,对她不错。”罗继军隐晦的说了一句。 杨宗国没有料到还有这事。他此时还穿着秋衣秋裤,“行,中午我过来。” 人就大步下了楼,因为没有带钥匙,只能敲门,敲了半响也没有动静,到是对门出来了,杨宗国对门住的是政委,女人很少在家,听说在外省上班,男人也就都住在营区里,搬过来近一年了,也没有见过几次面,看到对面探头出来的陌生女人,杨宗国想了一会儿,才叫了声嫂子。 女人看着跟商红年岁相当,到腰的直发散着,见杨宗国跟自己打招呼,淡淡的应了一声就关上了门,杨宗国哪里敢挑理,昨晚那成那样,他现在在大院见人都抬不起头来了,也后悔昨晚太冲动了。 杨宗国这次敲门的力道又重了几分,这才听到里面有脚步声,门一开,他就推门走了进去,也不看商红,直接去拿自己的衣服。 现在弄成这副狼狈的样子,杨宗国这辈子也没有过。 “你要去哪?”商红声音没有昨晚的尖锐了,带着一抹撕哑。 “你昨晚说的不是气话?” 见丈夫仍旧不理自己,商红低声哭了起来,走过去从身后抱杨宗国,杨宗国甩开她的手,躲开她,商红委屈的看着他,“你已经嫌弃我了?” 就又上前去搂杨宗国,“我不离婚,我错了,我再也不闹了。” “我昨晚想了一晚,你对我那么好,是我自己不知道知足,老公,你别不要我,我以后一定好好的,再也不和你吵架了,以后家里的活都我干,我也听你的,明天就去把头发弄回来。” “你别不理我,别不要我。”商红被甩开,又扑上去。 杨宗国都躲到了窗台旁,最后没地方可躲了,干脆任她搂着,就是不开口,背对着商红的脸上满是厌恶。 “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以前和你处对像时我看到罗继军,就觉得他很稳重,”商红也算有几分聪明,知道这个时候了,说实话还能有一丝丝的余地,“后来我找过他和他说过喜欢他,被他拒绝了,但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就把他忘记了,直到与你相处中,才发现你很好,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你。我知道我做这样的事不是个好女人,直到嫁给你后,我也后悔自己做那件事,可是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我只想跟你好好的过日子。昨晚我叫他的名子,是因为想到了张桂兰,并不是把你当成他。” “可是见你发火,又骂我不要脸,我心里觉得委屈 ,才踢你下床的,可马上我就后悔了,你过来打我,我怕,就一直的躲,后来听你当着他们的面说要离婚,觉得没有面子,才跟你吵的,我真的没有想过离婚,老公,你相信我。” ps: 别骂八八写的狗血啊,反正八八也出门了,骂我我也装看不到,看不到啊看不到,呜、、、爬走。至于商红到底怎么想的,会在下一章解释出来,别急着骂俺啊。还有那个就是八八更新的很给力吧,一天三更呢,乖不乖啊,嘿嘿,那就不用八八要票票,丫头们也会投给八八吧?嘿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