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生日过的也不安稳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六十四章 生日过的也不安稳

商红边哭边说,可打昨晚听到罗继军说那些话之后,再看到她这副样子,杨宗国只觉得恶心,结婚三年了,从来没有见她哭过,甚至这样亲切的叫自己老公,现在叫了,却是为了解释那件事,多讽刺啊。 “宗国,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好,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失去后才知道对方重要了。”商红越说越慌,因为对方一点回应也没有。 商红还是说谎了,原本与杨宗国吵架之后,她心里就一直有点隔膜,可知道那天也是她闹的,纵然她先低头认错了,心里还是不舒服。 昨上杨宗国想要夫发生活,她推脱了几次见他并没有明白,只能随了他,自己的脑子却飞到了罗继军与张桂兰的身上,她想不明白张桂兰有哪里好,看罗继军为了张桂兰都不多看米兰一眼,商红心里就嫉妒,自己和米兰哪一点不如张桂兰好,罗继军的眼晨竟只有张桂兰。 她想问问罗继军到底张桂兰哪里好?嫉妒冲晕了头脑,她忘记了还在‘办事’,就把人的名子给叫出来的,可发觉时已经晚了,来不及收场了。 杨宗国一句话也不说,就看着商红哭,心平静的让他自己都吃惊,才惊觉原来在不知不觉间,那份他一直以为的感情早变烟消云散了。 “你起来吧。”直到商红跪下的那一刻,杨宗国才开口,“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才让我重新面对了你我夫妻之间的感情,是我把一切想的太过美好。你说了这么多,我知道你也是在乎这段婚姻的,只是事情发生的太多了,我一时之间很难让自己能接受,这段日子我先搬到营房去住,咱们两个人也都静一静,彼此好好考虑一下到底需不需要珍惜这场婚姻,也或许分开对彼此都好。” “老公、、、” “今天中午到楼上去吃吧。桂兰过生日。”杨宗国绕开她,“我到时也过去。” “杨宗国,你到底要我怎么样?一定要让所有人笑话我你才甘心吗?”商红撕吼起来,“你不让我有脸活下去,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人。” 人冲出屋就往阳台跑去,杨宗国几个大步窜出去一把抓住她,将人摔到地上,“你还要闹是不是?还没有闹够是不是?好,你死,你等我出了这个屋你再死。” 杨宗国扯过外衣和外裤都不穿了。直接拿着就出冲了家。直接就冲到了楼下。在楼道口见左右没有人才把衣服穿上,深吸一口气去了队里。 商红狼狈的坐在地上,现在这最后招也不好使了,那她要怎么办?她还能怎么办?真的去死。她跟本就没有那个勇气,最后捂着脸大声哭了起来。 楼下张桂兰这时才被罗继军给叫了起来,一碗热汤面条还有两个荷包蛋,“你在哪里弄的面条?一大早上自己做的?” “我昨天从城里回来时路上买的。”罗继军腰间还打着围裙,坐在对面盯着张桂兰看。 “怎么没有多煮点?我也吃不了,拨你一半吧。”张桂兰要起来被她拦下。 “这是长寿面,你先吃,先剩下我再吃。” 看他仍旧坐在对面看着自己,张桂兰浑身有些拘泥。又不得不听他的,拿起筷子先吃了口面,又咬了口蛋,对面的罗继军马上像孩子一样。 “怎么样?好吃吗?” 张桂兰点点头,“好吃。” “好吃吧。”罗继军扬扬自得。那样子很相信自己的手艺。 可看在张桂兰的眼里,却觉得罗继军是一个在等着被夸奖的孩子,每做一件事,总是希望得到大人的表扬,一大海碗的面,还被盯着,张桂兰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。 把碗往他面前一推,“你吃吧。” “怎么吃这么点?”罗继军马上就急了。 “我不饿,昨晚那么晚睡,又折腾起来,现在还有些困呢。”张桂兰说的也是实话。 这日子过的,她还想着把眼前的男人抓住呢,如里想到还没有什么行动,这日子就被外人搅得乱七八糟的,张桂兰没有料到自己脸上闪过的愁容被罗继军捉到,却想歪了。 “再不会有下次了。”罗继军突然开口,张桂兰却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,他就又解释道,“下次天踏下来咱们也办完了。” 轰的一声。 张桂兰的脸红了起来,唾了他一口,“抓紧吃面,一会儿就凉了。” 起身逃一样的回了东屋,边叠被子边想着刚刚罗继军一脸的坚定,可说的事却是、、、这男人、、、果然是表里不一,假正经。 罗继军看着媳妇害羞,心里美了,一大碗面几口就下了肚子,才觉得垫了个底,却越发的高兴,只等着今天晚上存足了力气,一定要把媳妇拿下。 厨房里罗继军刚洗完碗,门就被敲响了,是对门的李雪军两口子抱着孩子来了,张桂兰从东屋探出头,笑着叫江枝抱孩子进屋,罗继军和李雪军则去了西屋的书房。 “嫂子,楼下昨晚又闹起来了?把我家军儿吓的都哭了半宿,你说好好的日子,咋就不好好的地过呢。” 张桂兰铺好床,“坐吧,今天起来晚了。” 却不接江枝的话。 打上次事之后,张桂兰也慢慢的远着江枝,面上过得就行了,人心难测,既然自己是个笨的,又怕受伤,那以后不再深交往就行了。 江枝也看出张桂兰的疏远,笑了笑也不再多说,好在这时外面的门又响了,也没有让气氛太尴尬,这次来的是王丽和赵春梅两口子,都带着孩子,特别是赵春梅家孩子,都七岁了还流着鼻涕,也没有说擦擦。 这样一来,也就差下楼的杨宗国两口子了,昨晚那得那么大动静,大院里哪家不知道的,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去问这事,到越发的凸显出江枝让人看不起的那些小心思了。 女人多了,话也就多,特别是王丽,仿佛像中了奖一样,“咦,嫂子,昨儿听说罗营长的妹妹来了,咋没有见到人呢?” 大院里的事还真没有能逃得过王丽的眼的,张桂兰有时都会想,是不是每家有几个耗子,王丽也一清二楚,只怕这哪天多了一阵风她也清楚吧? 想归想,张桂兰还是笑着回道,“米兰昨儿个住院了,昨晚老罗和小姑子就都过去了,她们是好朋友又是一起长大的,感情像亲姐妹,就留在那里照顾了。” “呀,是啥病啊?”赵春梅问时还特意看了一眼身旁的王丽。 王丽与米兰打架的事,早就传得满大院沸沸扬扬了,赵春梅在见到王丽对张桂兰一副巴结的嘴里,就一脸的看不起,闹成那样还能出来见人,一点也没有羞耻之心,脸皮也够厚的了。 赵春梅看着是个说话爽利的,心眼也最多,她看出来王丽跟下楼的商红闹拜了,所以现在才转过身来巴结张桂兰,也不想想当初张桂兰一到大院时,暗下里笑话张桂兰最多的也就是她了。 “阑尾炎。”张桂兰全当没看出赵春梅在针对王丽,“急性的。” 王丽才不把赵春梅放在眼里,那是没能耐嫉妒自己呢,“哟,这事弄的,手术费又是你们家出的吧?打米兰一来,你们家可没少花钱啊。” 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一个跟自己抢老公的男人,王丽觉得她就是押对了,所以才能今天到罗家一起聚餐。 “这个我还真不有问老罗,好像不是他,他手里也没有多少钱,手术费加医药费少说也得五百,这么大的数目,他拿不出来。”张桂兰听王丽这么一说,才想起这事来。 昨天晚上罗继军是大半夜回来的,然后就猴急的想办事,结果又被杨宗国两口子给闹腾到下半夜,哪里有机会问这个,早上刚起来屋子还没有收拾好,这人就都来了。 “呀,可是我听说医院是要先交押金才能住院的。”王丽一脸的暧昧,“米兰不会这么快就交男朋友了吧?哎呀,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,家里条件一定很好。再说你小姑子来的也是巧,正赶上米兰做手术,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交量好的呢。” 反正王丽认为,只要说米兰不好,怎么说都不会得罪张桂兰。 张桂兰听着她说也不开口,只淡淡的笑了笑,算是回应,心里自然明白王丽为什么一直捧着自己,还不是觉得自己有利用的价值,不然王丽这种唯利是图的人哪里会帮无用的功。 赵春梅只在一旁抿嘴笑,“别说嫂子的这小姑子和米兰像亲姐妹,就我看现在,王丽也像嫂子的亲妹妹, 是一心一意的关心嫂子啊。” 这哪里是在夸人,刺的也太明显了。 王丽把辫子拿到身前,冷哼道,“有些人就是这样,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。” “是乌鸦落到猪身上看到别人黑,看不到自己黑吧?”赵春梅也不是吃素的。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了,大眼瞪小眼的,张桂兰打断两个人的话,“打我到大院来这么久了,一直也不有跟大家好好聚一回,今儿正赶上我生日,才借着这个机会大家聚一聚,要不然米兰做手术,我咋也得过去看看,哪能还在家里聚会,所以你们可都给我点面子,平时有什么过往,今天就都不要提了,只要高高兴兴的,来这吃好喝好,就行了。” ps: 晚上二点多的火车,现在还没有睡,在赶稿子,还是硬座,救命啊,要座两晚一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