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妇唱夫随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六十八章 妇唱夫随

罗海英看到罗继军和张桂兰一起回来的,显然是没有料到,脸上来不急退下的笑在脸上,触到兄长冰冷的目光,才惊觉过来,慌乱的敛起脸上的笑,甚至是有些做贼心虑的低下头。 “看到我和你嫂子没吵架不高兴了?”罗继军忍不住挖了她一句。 张桂兰扯了扯他的衣角,罗继军冷哼一声直接错过妹妹进了东屋,张桂兰跟了进去,罗海英站在客厅里,其实她没有料到两个人回来的这么快,不然怎么也不会让他们看到自己在笑。 这一幕,似曾相逢,当初米兰也有这样的一幕,最后却离罗继军越来越远。 人就是这样,是你的,别人抢不走,不是你的,你怎么抢也抢不来,最后伤的还是自己。 若是来这点自知知明都没有,那么也不见得会幸福,舍得舍得,有舍才有得,一直舍不得放手,苦苦折磨的也只有自己。 张桂兰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,“行了,我又不是去行军打战,就是回老家,家里也有我的衣服,我穿身上的这身就行,明天上车前在城里买点东西给他们带回去尝尝就行。” “我队里有件衣大军,反正旧的还挺新,你给岳父带回去吧。”家里的条件就这样,想拿也拿不出什么,还真没有什么可拿的。 “还是留着你穿吧,明天去城里我给他们一人买块布,回家做身衣服,也合身。”张桂兰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,现在罗继军开了口,就直接说了出来。 “这些事你们女人想的周到,你看着弄吧,别舍不得花钱,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。”罗继军说这话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。 别人不清楚,他可清楚,媳妇手里有点钱。男人养女人天经地义,偏自己做为男人来媳妇都养不起,这阵子在队里训练也加强了,去进修他也松了口气,总不能输给媳妇,要做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。 张桂兰心知男人在这方面敏感,也没有深往这里说,“今天闹成这样,你去挨家看看吧,别让人一直惦记着你。” “一起去吧。”留媳妇跟妹妹在家。罗继军实在是不放心。 张桂兰笑着看他。也不挑破。听话的跟着他出了屋,两人先去了楼上,在王百军家呆了一会儿,又去了对门的宋卫东家。最后才去的楼下杨宗国家,杨宗国没有在家,开门的是商红。 “宗国去营舍住了,要找他去队里吧。”商红神情淡淡的。 “嫂子那行,我们就先过去了。”张桂兰打过招呼,跟着罗继军下了楼。 夫妻二人边散步边往队里走,结婚近一年的时间了,难得有这样一起闲情的时候,外面的天也渐渐的暖了。现在只穿着一件毛衫和一件外套就行了,一点也不觉得冷,不知不觉春天已经来到了身边。 近处还看不到草发的芽,可远远的望去却能看到一层绿色。 队里的战士一见到罗继军带着媳妇,都嘻嘻哈哈的上前叫着嫂子。张桂兰笑着跟着打招呼,最后也经不住被叫的脸红了起来。 罗继军一脸的得意,趁人不注意还跟张桂兰咬耳朵,“害羞什么,他们敢不叫你嫂子,明天就让他们跑十公里去。” 张桂兰嗔他一眼,这男人到是挺霸道的。 罗继军看着媳妇民都直痒痒,“晚上咱们两到书房睡吧。” 两次好事都是在东屋被打断了,罗继军对东屋真没有好印象。 张桂兰见他这个时候还在想这个,直接想逃走,可手被他紧紧的拉着,跟本逃不开,只能任他打趣,边说边笑的进了营区的宿舍。 杨宗国将两个人迎进了屋,倒了热水才笑着开口,“哟,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这还是真的,连咱们罗大营长都过不了这美人关啊。” 罗继军大笑,“这可是媳妇。” 变向的承认了杨宗国的话,还不忘记丢给张桂兰一个眼神,张桂兰这回耳朵都烫了起来,她真是拿这个男人无语了。 说笑了一番后,罗继军才说了张桂兰明天要回老家的事情,杨宗国很赞同,“弟妹这样想也对,明天我帮你跟队里请假,你送弟妹去吧,再让队里给你们派个车,当初你结婚第二天就把你招了回来,这次就当队里补给你的婚假,你们两个好好的在城里玩一天。” 去老家的车是零里二点多的,杨宗国给罗继军一天的假,罗继军就可以一直到把张桂兰送上车,罗继军也正是这么打算的。 “行,那我后天归队。”罗继军也不客气。 况且自己娶的新媳妇都快一年还没有碰呢,要说委屈谁会有他委屈。 张桂兰早知道这两个男人这么不正经,她是怎么也不会跟着过来,直到离开了营舍脸还红红的,罗继军却难得裂着嘴大笑,让路过的战士们看了都错愕不已,活阎王的罗营长竟然也会笑。 到楼下的时候遇到了下楼的罗海英,罗继军看着她也不问去哪里,张桂兰做为嫂子却不得不问,可心里又不想问,正纠结的时候,罗海英开口了,到省事了。 “大哥,我去城里看米兰,明天回来。”罗海英到底还有些顾忌。 “你等等。”罗继军叫住她,从腰上的钥匙扣上拿下一把门钥匙,“明天你嫂子回老家,我去送她,你拿着钥匙,回来自己开门吧。” “啊?啊、、、”罗海英听到张桂兰要回家一惊,随后马上就收住了心底的疑惑。 等进屋时,张桂兰才问罗继军,“这个时候也没有车了,她怎么进城啊?不会是走着吧?” “不用管她,才一天就学野了。”罗继军揽着人就往西屋书房去。 张桂兰挣脱他,“大白天的胡闹什么,一会儿万一有人来,看你怎么办。” 罗继军理直气壮的回道,“我在自己家怕什么。有人来也不开门,他们也就走了。” 看着他猴急的样子,张桂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要不这样吧,等一会儿。十分钟,真不有人来,你想怎么就就怎么样,随你还不行?” 说到最后,张桂兰头都抬不起来了。 大白天的要说两口子办事也不丢人,可是毕竟两人还真没有在一起过,活了两辈子,张桂兰也一直在盼着这一天,可把洞房挪到白天来,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。 罗继军一见媳妇不反队。脸上的笑越发的深。“行。听你的,那咱们先到书房里坐着说会话。” 手却仍旧不离开张桂兰的腰,那样子像一松手到嘴里的肥肉就要被叼走了一般,从到营区宿舍到现在。张桂兰也被弄的死猪不怕开水烫了。 却不想偏偏怕什么来什么,两人刚到书房就听到有人叩门,竟然是商红,罗继军的脸可想而知,心情就更不要说了,张桂兰看了闷笑, 憋的胸口生疼。 商红一进来就哭了,也不怕丢人,直接求向罗继军。“继军,我不想离婚,我想和宗国好好过下去,你帮我劝劝宗国吧,宗国因为我喜欢过你的事。现在心里一直记挂着,只要你跟他解释,他一定会原谅我的。” 罗继军没料到是为了这事,只觉得头疼,“嫂子,你一定是误会了,宗国没有因为这件事情怨你。” “不,你不知道,是因为这件事情,你帮我去劝劝他吧。”商红捂脸哭了起来。 罗继军站在她面前,张桂兰站在书房门口,夫妻二人交换了个眼神,罗继军眉头紧皱紧深,却仍旧不出声,张桂兰才开口,“老罗,不管是不是,总不能让嫂子误会了,你跟嫂子走一趟吧。” “行,那走吧。”罗继军丢给张桂兰一个‘晚上再跟你算帐’的眼神,跟着商红出了屋。 张桂兰摇了摇头,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,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你越不想什么事发生,偏偏什么事情就发生了,像在跟命运开玩笑一样。 另一边,罗海英一个人顺着白天坐公车的路往前走,她也听米兰说这个时间没有公车了,可城里和军区离的也不远,她想着先走着,路上要是遇到了正好就坐着顺程的车。 却不想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,还是她来时坐的那辆,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小跑几步走过去,却不敢敲车窗,直到车窗落下来,看到有过一面之缘的脸,才惊喜的笑着开口。 “真的是你?你怎么还在这里?没有走?” “正好有事要办,你怎么出来了?”男人正是胡有国的朋友,这次被胡有国求着送罗海英的郝立峰。 郝立峰是个体的,因为做的时间早,所以早早的就成了万元户,这个时候的万地户可不多见,特别是像郝立峰这么年轻的。 “嗯,我想去城里看看米兰,能搭你的车吗?”想着坐过了一次,罗海英开口也就不觉得为难了。 郝立峰皱了皱眉头,反问她,“你家有亲戚住大院?” “我大哥是营长,我是过来看我大哥的。”罗海英显摆道。 郝立峰的眼睛一亮,裂开嘴露出一口的白牙,“原来是这样,我正好也要回城里,上车吧。” 罗海英没有发觉郝立峰的态度有什么变化,笑着道了谢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,一路上郝立峰到是比来时建谈,而且逗得罗海英很开口,还说好了罗海英有时间约他到大院玩。 到了医院之后,米兰见罗海英又来了,也是一惊,“你咋来了?” ps: 三更是每天一定能保证的更新了,只是更新时间可能会有的时间不准时,不过大家放心,八八尽可能按时更新

上一篇   第六十七章 决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