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:流言蜚语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章:流言蜚语

张桂兰身上抗着半袋子的绿豆,白天从罗继军那里得到钱之后,她包裹严实的就出了大院往不远处的村子去,这个时候的农村,家家都会种些豆子,有人用钱买可是天下掉来的好事,一方面价钱也不会高,张桂兰想着发些绿豆芽到市里去卖,总能挣些钱。 哪成想到村里一忙乎就到这个时候,大冬天又摸着黑走路,这个时候能走回来,张桂兰还庆幸呢,不成想在楼下遇到了杨宗国。 杨宗国给张桂兰的印象一直很好,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形象,配上一身的军装,异样的帅气,加上他一身超乎年岁的稳重,走到哪里都会吸引女人的目光。 又出身好,部队里的职位也高,可真是王子类型的男人。 张桂兰在心底也曾喜欢过杨宗国,甚至向往过,不过她自知自己这副猪一样的尊容跟本就不入杨宗国的眼,所以一直都是在远处看着杨宗国,像这一世这般如此近的打招呼到是头一次。 不过正因为重活一世,张桂兰的心态也变了,没有了上一世的轻浮,面对杨宗国时,也不在拘谨,客套的打呼,“是杨营长啊,这么晚才回来啊。” 杨宗国心底苦笑,他哪里是回来,跟本是才从家里出来,眼睛却落到张桂兰的肩膀上,“嫂子背的这是什么?给我吧。” “不过,把你衣服该弄脏了,再说这点东西也不重。” “衣服脏了再活,嫂子还跟我客气什么,继军带着部队出去操练,家里有什么事我们帮着搭把手也正常,嫂子就客气了。”说着,杨宗国已抢过张桂兰肩上的袋子,直接就往楼道里走。 这半袋子的绿豆得有五十斤,这前去城里剩下的钱加上罗继军走的时候留下的,一下子就花了二十。张桂兰要不是靠着这副身板,哪里能抗得回来,现在看着杨宗国像拎小鸡一样轻松的将袋子拿过去,心想着再是高干家出来的,也终究是个男人,比女人有力气。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,快到三楼时,张桂兰快几步走到前面去,拿钥匙开了门,身子让到一旁,让杨宗国先进了屋,这才跟进去。 “杨营长,就放在门口吧。”张桂兰一边脱了鞋,麻烦了人家又好意思直接将人赶走,“进屋喝口水吧”。 “嫂子以后就叫棕国吧。” 张桂兰听了就忍不住噗哧的笑了,“你家爱人叫我弟妹,你又叫我嫂子,咱们这辈子可沦乱了。” 杨宗国听了也忍不住笑出声来,偏巧他这时候低下头脱鞋,张桂兰又抬鞋穿着脱鞋,穿着白袜子的脚就在杨宗国的鼻子前划过。 张桂兰没有擦觉,穿上脱鞋转身进屋了,杨宗国却造了个大红脸,又极力的掩饰,可那脚在鼻子前划过的时候,闪过的一抹香皂的香味,在他的脑子里怎么也挥不掉。 为了掩饰尴尬,杨宗国打量着客厅,跟自己家跟本没有得比,除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,客厅空空的什么也没有,不过每一处细看过之后,都是精心弄过的,就像桌子中间摆了一盆月季花,含苞欲放,让整个客厅也变得温馨起来。 杨宗国坐下,“嫂子这花养得真好。” 张桂兰从厨房里端出一杯热水,放到他身前,“是老罗以前弄的,我来了之后只洨洨水。” 其实是打重生后,张桂兰这二十多天精心照顾的,上一世只知道吃玩,重活了,日子穷但是生活质量也要保持,特别是上一世一个人孤老年岁越来越大后,她就喜欢侍弄这些花草,也就有了一些自己总结出来的心德。 “嫂子这是去村里了?怎么不叫个战士跟过去,大晚上的太危险了。”杨宗国细打量一眼,虽然很胖,不过皮肤却很嫩,似能滴出水来。 只一眼,杨宗国就将目光调开了。 张桂兰正给月季花翻土,笑道,“也不远,还要找个战士背着,我可不能居这么大的功,再说我也就是过去看看,没有想到真有豆子卖,我又想去也不能白去,就买了自己背回来了,好在也不多。” “继军不在,嫂子以后有什么事就打声招呼,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呢。”杨宗国想到先前张桂兰的话,脸上闪过一丝的窘迫,“我和继军同岁,只是比继军大两个月,以后我就叫你弟妹吧。” 张桂兰早就知道这些,再说也不是什么事,“行。” 杨宗国也知道不能在呆下去了,到底让人看到了会说什么,这才起身,“那我就回去了。” 张桂兰不能留人,嘴上却客气道,“改天老罗回来了,再请你们两口子过来坐。”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杨宗国也知道是客气话,应了一声,穿上鞋就走了,偏赶巧了,王丽到杨家去要辣椒,一出门就与杨宗国走了个碰头,杨宗国没有多想,打了声招呼就下楼了,张桂兰却暗叫不好,心想明天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,也没有心思迎对王丽的好奇心,打了声招呼就关上了门。 果不其然,第二天杨宗国晚上被张桂兰送出门的事就在大院里传开了,商红一听,再想到那日抓着罗继军的手被张桂兰撞到,又是心虚又是气恼,立马就找上门去了。 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上一篇   第六章:冷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