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被停职了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章 被停职了

罗继军面色不变的大手一挥,两名军人架着罗海英走了,直到门被带上,剩下自己一个人,罗继军双手抱头的拼命抓头,难得露出失态的一面。 这次出事,事关重大,外面的人员能随意的进来,还是他妹妹带进来的,更严重的是人还闯进了资料室正在偷取文件,罗继军自己也难逃其就,上级领导在赶来的路上,不用想他也知道处理的结果是怎么样,这进修的事情不敢在想了,就是现在职位能不能保住都两难了。 再抬起头时,罗继军的脸上已恢复一惯的冷漠,眼前重要的是怎么能把妹妹的责任摘出来,容不得他在这里乱想。 原来罗继军跟商红到了杨宗国的宿舍,解释了一番后,一直到现在,才往家走,不想竟看到档案室的门开着,而且还有外人在里面偷东西,要不是他发现急时,档案真被偷走了,责任要更大。 这件事情罗继军不敢隐瞒下来,直接让人去通知了上级,杨宗国现在已经在打电话了,罗继军到他办公室的时候,见他仍旧在打电话,身边还有干事在帮忙找电话。 杨宗国从电话里抬起头来,指着前面的椅子示意罗继军坐,嘴上仍旧跟电话里的人重复晚上发生的事,“对,和家属是朋友,想参观部队,没有想到半路就偷偷的潜了进来,对,是罗继军的妹妹,好好好,我知道了,那好的再见。” 挂了电话,杨宗国让干事出去,喝了口水阴了阴嗓子,才开口,“放心吧,这事我让人往下压压,毕竟是咱们区的事,上级也会往小的来。” “我的事上级怎么处理都行,到是海英那里。”到底是自己的妹妹。罗海军不可能不管。 “放心吧。”杨宗国起身叫他,“走吧,中午没吃好,咱两到食堂点两个菜喝一口。” “这个点能有啥了,烧个土豆吧。”罗继军跟着出了屋。 原本想叫杨宗国到家里,可想到家里的碗筷都被摔了,况且他也不想让媳妇跟着自己担心,这事能压就压着吧,如果真压不住了再说也不迟。 家里,张桂兰看着天色都黑了下来。罗继军还没有回来。到也没有多想。中午还有些菜放在盆里没有往桌子上添而剩了下来,张桂兰煮了一碗的米,明天要进城,今天做的正好够吃就行。 饭做好了。迟迟没有等罗继军回来,到是有个小战士来了,“嫂子,营长 让我告诉你他不回来吃了,让你自己弄点吃的。” “行,谢谢你了。”张桂兰送走了人,自己开饭。 中午就没有吃好,张桂兰真的饿了,一口气吃了一米饭。又盛了一碗米饭慢慢的吃了起来,饭后又要带走的东西收拾一下,张桂兰才拿了本书靠在床上等罗继军。 时间一点点过去,时钟上都十点多了,见人还没有回来。张桂兰才放下手里的书,下床要去找人,却发现罗海英拿着钥匙打开门回来了。 “我哥说晚上不回来了,让你先睡。”罗海英丢下话,直接去了西屋的书房,将门着。 张桂兰心下奇怪罗海英怎么回来了,而且身上那些刺似乎一下午就都被拔光了,像这样心平气和的跟张桂兰说话,还真像变了一个人。 既然罗继军留了话,张桂兰又不好去部队多问,再说以前罗继军也有因为队里在的事情突然间不回来的时候,心里虽然好奇怎么回事,却也没有多想。 躺在床上,睡着前还想着第二天回家的事情,罗海英却是一晚没有睡,呆呆的坐在床上,她这辈子也忘记不了被装着军装的人审问的情形,浑浑浊浊的,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,直到被放回来,而大哥被叫去,她却只觉得天踏下来了一般。 可大哥却在这时还惦记着张桂兰,罗海英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她不敢再闹了,今天闯下这么大的祸,可能大哥的事业都要完了,此时此刻,她只等待着明天的结果,如果大哥还能安然无样,她啥也不做了,只带着东西回老家,若是大哥被免职了,她连家也回不去了。 把大哥给祸害成这样,回家还不得被爸妈打死?被屯子里的人的唾沫给埋汰死? 这一晚上,罗海英在纠结和挣扎中过了一晚,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,第一个跑了出去,兄妹两个都是一脸的憔悴,目光一对上,罗海英先哭了。 “大哥。” “嗯。”罗继军只淡淡的恩了一声,换了拖鞋一身疲惫的往东屋走。 罗海英知道大哥会生气,可是当亲眼看到的这一刻,心还是忍不住拧了起来,“大哥、、、、没事了吧?” 罗继军的身子微微一顿,“没事了。” 头也没回的进了东屋。 罗海英却松了口气,这一晚上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,虽然大哥生了自己的气,可是这么大的事不怪自己才怪呢,只要过段日子就一定会没事了,自己可是他亲妹妹。 回到书房,罗海英的身子一粘到床上,整个人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 东屋里,张桂兰隐隐听到了罗家兄妹的对话,“出了什么事吗?” “没事。”罗继军衣服也没有脱就躺到了床上。 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副没有精神的样子,翻过身侧身看着他,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 良久,张桂兰以为他不会说时,才听到他开口,“你说我要是退伍了跟你回家种地好不好?” “好啊。”张桂兰开口就应了一声,心却是一沉,她不相信罗继军会无缘无故的说这句话,面上不动声色的笑问道,“怎么了?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?” “我被停职了,处理结果要等通知,今天我陪你一起回家吧。”罗继军随后又把罗海英惹出来的事学了一遍,“看她这次知道错了,也没有多说她。” “行了,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,原来是这样,那正好你跟我一起回家,我看把海英也一起带走吧,这才来二天就交了这样的朋友,再多呆下去实在不让人放心。”张桂兰听得出来罗继军是怕她再去责怪罗海英,也支口不提那事,“既然今天走,咱们现在就进城吧,我想给我爸妈买点东西回去,况且咱们要坐一天两晚的火车,也得准备点吃的。” 罗继军心中松了口气,媳妇没有多问,毕竟可这能关系到他们下半生的生活,换成任何一个做妻子的都会问一句,偏偏、、、、心里说不了是什么样的滋味,有酸、有甜、有苦,更多的是涩涩的感觉,让他越发觉得对不起妻子。 特别是每每妻子问也不问就理解自己的时候,罗继军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妻子。 张桂兰怕罗继军多想,不敢再多问,打开柜子简单的收拾了几件罗继军穿的衣服,才发觉除了军装,他普通的衣服几乎可以说没有,而她竟然才注意到。 心里有了计较,张桂兰也不多说,“早饭就到城里吃碗混沌吧。便宜肉 馅还大,在一人加个蛋。” “行。”罗继军接过张桂兰递过的便装,几下就换好,“我去叫海英,咱们现在就走吧。” 张桂兰自己对着镜子扎了个马尾,才提着包出了屋,罗继军带着罗海英已经从西屋里走了出来,兄妹两个没有话,一个走一个跟,张桂兰暗下撇嘴,早知道会这样,当初怎么不给自己留条路,闹腾成这样,到底闹出事安分了。 至于罗海英的婚事,张桂兰也不打算再多过问了,有些事情冥冥中自有定数,就像上辈子罗继军没有被停职,可这辈子因为她而发生了蝴蝶效应,却被停职了。 三个人下楼的时候,到没有遇到什么人,可是走到大院门口岗哨的时候,明显注意到罗继军的身子僵了僵,对于把陪队当成家的罗继军,这件事情其实对他的打击最大,更可能让他离开部队或者加速度开部队的日子。 去进修的事情张桂兰没有问也知道是不可能了,现在也有些能体会到杨宗国会跟商红闹成那样的心情了,对于他们这些想一辈子呆在部队的人来说,任何一件与部队有关的事情,就像生命一样对他们一样的重要。 在小桥头等客车的时候,有些大院里的家属,张桂兰不认识,罗继军却认识,看到罗继军没有穿军装又提着东西,没有多想,都笑着打趣他疼媳妇。 张桂兰只附和着笑也不解释,直到上车坐下之后,罗继军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罗海英一直低着头,即使罗继军对她说谎说没事,可眼下却是提着东西回家,罗海英也隐隐知道事情没那以简单了,是真的知道怕了。 打被罗继军叫起来说回老家,就一直没有开过口,甚至面对张桂兰时,人也显得有些心虑,目光躲闪着,张桂兰看到她这副样子,心中只觉得解气,不用自己多说,等回到老家自己有罗家父母收拾她,自己只管等着看热闹就行。 ps: 哎,明明是出来散心的,结果天天担心着更新,我的命啊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