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罗妈的小心思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一章 罗妈的小心思

医院里胡有国正照顾着米兰,就见两名军人和四名警察走了进来,有些奇怪,一名警察已经走到了胡有国的面前。 “请问是胡有国同志吗?” “我是,你们是?”胡有国眼睛往那两个军人的身上打量,不知道怎么会有警察找到自己的身上。 “我们这有件事情要你配合调查一下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警察直接出示了自己的证件,举到胡有国的面前。 胡有国蒙了,“警察同事,我能问一下是什么事情吗?我这几天可一直在医院,哪里也没有去过,你们是不是弄错了?” “找你只是做些调查,走吧。” 胡有国吓的脚都软了,好在他现在知道当着米兰的面不能吓倒,临走时强撑着跟米兰打了声招呼,脸上的惨白却掩饰不住。 米兰也吓坏了,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住着,又等不来罗海英,也跟着着急,叫了护士过来扶着自己下了床,到了楼下的公共电话拨了罗继军单位的,听到那边说罗继军停职了,再想到昨天胡有国说让朋友送罗海英回去,米兰的脸也白了。 若是平平常常的事情,跟本不可能停职,现在胡有国也被带走了,那自己会不会被牵扯进去?这是米兰的第一个想法。 摸着肚子的伤口,米兰回到病房时,身上折腾了一层的汗,也顾不得这些,叫了护士过来要求出病,护士一脸错愕的看着米兰,最后还是在米兰的要求下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,只拿着自己的小布兜,米兰就急冲冲的出了医院,打了一辆人力车去了自己租住的住处,在里面把门锁上后才松了口气。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,喜欢掩耳盗铃,若真有责任。逃得在远也逃不掉责任。 打出院后,米兰就一直在家里等消息,可是连着三天也没有见到胡有国,往部队里打电话说罗继军放假,罗海英又没有消息,米兰打听不出来一点消息,加上做手术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。 此时,罗继军三人已经下了火车,回到了家乡。不过还要坐四个多小时的客气。好在天气不是冷的时候。折腾一路,也没有遭太多的罪。 在城里的时候,张桂兰买了十个茶叶蛋,一毛钱一个。花了一块钱,又买了十个面包,一毛五一个,面包不是太大,跟张桂兰的巴掌差不多大,在火车上的第二天,张桂兰花五块钱买了只烧鸡,除了座位是硬座,到没有旁的不好的地方。 客车一进乡村的路就开始颠簸起来。罗海英晕车,人怏怏的打不起精神,张桂兰越到家了却越是精神,此时恨不得直接飞到家里。 这次回来,她买了不少的东西。给爸妈一人买了一块布准备做衣服,给罗继军的父母买的点心和罐头,以前有生产队时,那时想吃罐头跟本买不到,现在不算什么好东西了,可是对于他们这里的乡下来说,还是个难得的好东西。 张桂兰自然给自己的父母也买了一份,其他零零散散的,总之装了一大兜子,买东西时罗海英也跟着了,看到张桂兰买那么多的好东西,眼睛都直了,好在知道教训了,也学乖了,并没有多说什么,可在发现啥也没有给她买后,脸色还是阴了下来。 张桂兰只当没看到,不过是小姑子,结婚罗继军还要陪送个缝纫机,也用不着她显摆的去给买东西,再说那就是个白眼狼,你怎么对她好都没有用,随时可能反过来咬你一口。 不过最让张桂兰犯愁的是这次罗继军跟着一起回来了,她就不能先回自己的父母家,而只能跟着罗继军先回他家,一想到这个,张桂兰的头就疼了起来。 好在她藏了个心眼,买东西的时候就把给两家买的东西都分开装,到了罗家她也不打开包,里面有什么也没有人知道。 “我的事先别跟家里说,省着他们操心。”眼看着村子就在前面了,罗继军才低声嘱咐张桂兰。 这件事情出了之后,罗继军整个人像老了几岁一般,路上更沉默,张桂兰知道这事得他自己想开了,别人劝也没有用,只会让他心烦,索性就不跟他说那事,明显感受到罗继军也松了口气。 “我知道了,到时就说陪我回来探家的吧。”张桂兰给他找借口。 罗继军不愿媳妇受他父母的不待见,“不用,直接说我休假就行。” 不当不正的日子休假,说出来人相信才怪。 张桂兰笑笑也没有解释,心想着到时他这那样说,家里人也会想到是她捅咕的,以上辈子对罗家人的了解,张桂兰觉得眼下她都看到了罗母那阴着的脸了。 车在村口停下,罗继军一手提着一个大包裹,身旁是张桂兰,身后是低着头的罗海英,三个人一出现在村口,就引来村里人的注意,一些相熟悉的人都上前来打招呼。 “继军两口子回来了?” “放探亲假了?” “海英也跟着一起回来了?” 你一句我一句的,罗继军只叫着叔婶,一路问好,罗家住在村子里的中间,好在到家门口了,罗家父母听到动静也从屋里出来了,正好罗继军三人刚进院子。 “军,咋回来了?”郭英见儿子回来高兴,又惊呀,没进屋就开口问,眼睛却扫向了张桂兰,明显怪张桂兰。 罗继军沉声叫了一声‘妈’,才回道,“是我休假了,正好回来看看你们。” 郭英才拍拍胸口,“没出啥事就好,你这孩子,要回来也不提前打个电报,快进屋吧。” 一边叫着身旁的罗老头,“军他爹,还不快把孩子东西接过去。” 罗父是个老实憨厚的人,被支使干活也不生气,笑呵呵的上前接儿子手里的包裹,罗继军没给他,“爸,进屋吧,又不重,我拿着吧。” 郭英瞪了男人一眼,“行了,进屋吧。” 罗父凭白受了一眼,也不生气,笑呵呵的将儿子和儿媳妇迎进了屋,到是罗母跟本没有看张桂兰,一边跟儿子说话一边拉着女儿,直接把张桂兰无视了。 罗继军眉头紧皱,很不满母亲对张桂兰的态度,又刚回到家,也不想弄得大家都不高兴,安抚了看了张桂兰一眼,只等着晚上找机会跟母亲单独说说。 一家人坐到了坑上,郭英看着两大兜子,笑的合不拢嘴,“你一个月挣的那些钱,除了养两人也存不下啥,咋还买这些东西,你这孩子就是不会过日子。” 这话听着像是训儿子,可细品品都明白是亏儿子孝心,又指儿子养着张桂兰累,更说张桂兰不会过日子。 罗继军一脸的尴尬,“妈,这是桂兰买的东西,不是我买的。” 郭英瞪了儿子一眼,就要去打开包,“谁买的还不都是你的钱。” “妈,钱是桂兰挣的,她现在可比儿子挣的还多了。”罗继军按住包裹,没有让罗母扯过去,“妈,家里吃晚饭了吗?我们还没吃饭呢。” 郭英没有扯过包裹,瞪了儿子一眼,听儿子饿了还是下了坑,“家里吃两顿饭,早吃过了,我现在给你们做饭去,桂兰过来帮我搭把手。” 张桂兰早就料到婆婆不会放过自己,也不往心里去,跟着就下炕,没料到罗继军也下了炕,“我也帮忙吧。” “你是男人,怎么能进厨房,有桂兰就行了。”郭英不高兴了。 特别是打儿子进屋之后,处处维护媳妇,让郭英心里很不舒服,当初儿子与米兰订婚的时候,郭英也不喜欢米兰,只觉得米兰抢走了儿子,后来听说儿子要报恩娶张桂兰,郭英高兴了,娶一个不喜欢的媳妇,那儿子还是自己的,却不想这张桂兰进了城随军去了,如今才短短近半年的时候,竟将儿子给哄了过去,早知道就不该同意她随军。 还说这些东西是她挣钱买的,打死郭英也不相信。 “桂兰也坐了一天的车了,她不累,我累啥,再说男人咋不能干活了。”罗继军大步先出了屋,母亲一次又一次的针对张桂兰,让罗继军忍不住火大。 见儿子生气了,郭英骂了一句没出息,追了出去,张桂兰一看人都够了,也不出去,反正做与不做都是做,那她何苦挨那个累还受着气,转身坐以炕上,把其一个包打开,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。 “爸,给你买了两瓶酒,这是给妈买的点心和罐头。”张桂兰把东西推到罗父面前。 罗父没有开口,罗海英却用鼻子哼了哼,让罗父脸上刚升起来的笑就僵在了脸上,“海英,你哼啥?你大嫂给我和你妈买东西,你不高兴咋地?” 罗海英扭开头,闯了那么大的祸,她也不敢闹了,生怕张桂兰此时告状。 张桂兰到是笑道,“爸,没事,小姑子还是个孩子。” 这个家里,让张桂兰敬佩的也就是罗父了,别看着憨憨的,可最有正事,也是最本本分分的农村人,做事公正,以前她没有随军时,在这个家里也就有罗父压着,她的日子才不至于过的那么苦。 ps: 八八出门这几天,有时间就一直躲在宾馆里写东西,都没有去哪里走走,哇、、、伤心、、、晚上又要坐火车往家走了,又得折腾三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