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东西是罗家的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二章 东西是罗家的

罗父见张桂兰去了城里,回来也会说话了,满意的点点头,果然是见过世面了,在看一旁扭着脸闹别扭的女儿,心下摇了摇头,同样见过世面,咋就这个还像没有长脑子似的呢。 “过日子不容易,特别是还在城里,以后别买这些了,存点钱,要是有个啥大事的也不用紧手。”罗父嘴上这么说,心里对儿媳妇记着给他们老人买东西,心里很高兴。 “看爸说的,给你们买东西,那是我们做儿女该孝敬的,在存钱也不能落了给爸妈的东西。”张桂兰把包拉上,放到一旁。 她能感受到罗父对自己的满意,上辈子她嫁入罗家,婆婆和小姑子都不喜欢自己,整日里没有好脸色,她也不给他们好脸色,公公是个话少的,她就直接归到婆婆那里去了,所以一直跟公婆不对付,真正闹腾大了被申请随军,也是因为小姑子。 那时婆婆边做饭连摔打还嘴里骂着格楞的话,她毕竟年岁小,听不下去就站出来跟婆婆吵,婆婆就骂她没有家教,罗海英也站出来帮着骂,张桂兰就跟罗海英打了起来,婆婆就去自己的娘家闹,最后父母把她接回家,又给罗继军送了信,没有一个月她就随军了。 要是重生的时候是在被父母带回家那会,这次回来,张桂兰还真不会进罗家的门,但那毕竟是一辈子的事了,张桂兰一是不想让罗继军为难,再者她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,让别人也挑不出毛病来。 罗父听到张桂兰的话终是笑了,难得开口问了许多在城里平日里的琐事,好在罗继军端着两碗面进来了,不然张桂兰真不知道一个人还要应付多久。 郭英进屋见男人还笑呵呵的跟张桂兰说话,心中就有气,“你咋还不喂猪去,整日里就知道闲扯,能当饭吃咋地?饿了不动手还不是得挺着。” 原本郭英想在儿子面前拿张桂兰一把。支使她干活,就不信当着儿子的面张桂兰敢不听自己的,可还真是料错了,张桂兰没有干活,儿子不说一句不对,还自己把活给揽下来了。 这说明啥?还真是那句老话,有了媳妇忘了娘。 待看到儿子将自己手里的那碗面递给了媳妇,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又大了起来,睹气的将自己手里的这碗放炕上一放,扭身坐到了炕上也不说话。 至于她刚刚骂罗父的话。里面却变向的骂向张桂兰。张桂兰全当没有听到。欢喜的接过罗继军端过来的面,这样就能把婆婆气个半死。 见没有人理自己,郭英喊向女儿,“海英。傻坐着干啥,不饿了是不是?还不快趁着把面吃了,别到最后一点也捞不着。” 指桑骂槐,一次又一次的,张桂兰受得住,罗继军也受不住了,直接把火气撒到了罗海英的身上,“海英,还不快吃去。都给你留着呢。” 罗海英平白无故的受了牵连,红着眼睛看母亲。 郭英不高兴了,“你喊她做咋,她先吃了,你吃啥?” 眼睛却直接怪向张桂兰。“我可只做了你和海英两个人的份。” 这话已经说的够明显的了,是傻子都听得出来。 “我不吃,我不饿行了吧?”罗继军堵气的坐在炕上,“这才刚回来就不消停,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 罗继军看到媳妇把手里的碗放下那一刻,害怕了,他相信媳妇会直接就走,自己想留都留不住,这事就是换成自己也会受不了,打进屋就一句句的被刺,谁又不是天生受气的命,难怪媳妇会被岳父母给领回去,都是爹妈养的,自己的孩子谁不心疼。 “咋地?我说啥了?你这就发脾气?”郭英头一次被儿子吼,也委屈了,坐在炕沿边上拿着衣角抹泪,“咱家穷,生产队时发的粮吃不到下次发粮,我就背着你妹妹上山挖野菜,天太热你妹妹的脸都被晒掉一层的皮,我心疼心疼你妹妹不行吗?你小的时候生病,两分钱打一针退烧的针,家里穷的都拿不出来,在公社那里我被人损着,还苦苦求着人家先赊账。现在你翅膀硬了,有你不爱听的话马上发脾气了,好啊,这可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,以后我就全当没有你这个儿子。” 郭英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的好不委屈。 “妈,我就是说能不能消停的听顿饭,你看看你说的这都是啥?”在城里闹,这回了村里还是闹,罗继军只觉得头大。 罗海英也在一旁劝着母亲,“妈,你别哭了,大哥挺好的。” “他好有啥用?这得媳妇才是福,我这都有了儿媳妇的人了,自己享不到福,还要伺候媳妇,这是哪家的道理?” 张桂兰冷笑,这次不管罗继军按不按自己的手,直接接过话,“妈,你这是在怪我没有跟你下厨是不是?我这不是看着你和罗继军两个人够了吗?要是罗继这不去我就去了,要不我去了也是在一旁站着,到是碍事。” “军我可告诉你,这媳妇就不能惯,一惯就全是毛病,越呆越懒。”郭英也不看儿媳妇,只跟儿子说道。 罗继军额上青筋直蹦,“妈,你说的这是啥话?” 也不等母亲再开口,转身让张桂兰先走,“你回来了,爸妈那边一定也知道了,你先回去看看他们,晚些我去接你,把东西也带上。” “不用,今天晚上我就在家住了,我爸妈就他们两也怪独单的。”要不是看在罗继军的面子,张桂兰还真不想忍这口气。 手拉着两个包就下了炕,郭英一看不同意了,“咋,你人都嫁到我们家来了,还往外边拿东西呢。” 炕上放的东西郭英进屋里时就看到了,心里也在想着那么大的两个包就拿这么点东西出来,还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好东西呢,现在看着要把东西拿能,人就急了。 “妈,那是桂兰自己挣的钱买的。”罗继军真不知道啥时母亲变这个样子了。 郭英拦在门前,“她上哪挣钱去?我还不知道她,好吃懒做的。” “妈、、、”罗继军一脸的无奈。 张桂兰扯开罗继军,冷笑道,“妈要是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问米兰,继军的钱都给谁花了。至于我挣的钱,整个军区大院里也知道,妈要是不相,可以打电话过去证明。” “那、、、那又咋的?你不是嫁给我儿子了吗?”郭英见张桂兰理直气壮的,到有几分信了,可想着东西就拿给张家去,又是一阵的心疼。 “那妈挣的钱给我花吗?”张桂兰不理会在身后扯自己的罗继军反问道。 郭英本能的直接回道,“我挣的钱干啥要给你花?” 张桂兰甜甜一笑,“那我挣的钱都买东西了,也给妈你花了,妈还有啥不满意的?做为儿媳妇该做的我也都做了,就是妈拿这事出去说啥也我是不怕的。” “你、、、你也别绕我,反正你嫁进了罗家,挣的钱也是罗家的。”郭英找不到理了,开始胡搅蛮缠。 张桂兰也不跟她多说,身子一让,把剩下的让罗继军来解决,要是先前让罗继军跟他妈说,还不知道要弄多久,现在好了,让他直接看看他妈有多不讲理和胡搅蛮缠,想来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 “桂兰,你拿着东西先回去。”罗继军上前就拉母亲,一边道,“妈,你是不是让让满村的人都骂儿子吃软,咱们罗家欺负儿媳妇?海英还没有嫁过去呢,万一周家退婚怎么办?即使不退婚,人嫁过去受婆婆的气怎么办?你帮着出头,人家反问你呢?” 张桂兰提着包走了,将罗继军下面的话也隐隐的抛在了身后,以前罗家人蛮横,她又是个蠢的,最才才闹得恶名都让她背了,这辈子她是再也不会像个蠢货了。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大黑了,张桂兰沿着记忆里的路往前走着,熟悉又陌生,上辈子她连死都再也没有回过这个村,更没有见过父母,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老人是怎么孤苦下半生的。 有悔恨有心疼,张桂兰的心酸酸的,她真是个不孝女啊,让父母为她操碎了心,上辈子她明知道离婚后,会被村里人的唾沫腥子淹死,所以一个人躲在外面,死也没有回来,让父母为她承受着一些,虽然看不到,可能想像得到父母在村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。 近乡情怯,看着家里土房子微弱的灯光,张桂兰一直期盼着见父母的心却有些怕了,她能想到母亲眼里的心疼,父亲眼里的无奈,怕是父亲也后悔利用报恩,而让她嫁到罗家了吧? 张桂兰提着包呆呆的站在门口,直到一道惊喜声,才让她看清黑暗里站着的身影,“闺女,是闺女吗?” 与记忆里熟悉的声音一样,却多了份微微的颤抖,虽然看不清,张桂兰却知道母亲哭了,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,“妈。” 明明只是一个字,叫出来之后,却像抽空了张桂兰身上所有的力气,存了两辈子的思念也在这一刻涌了出来。 ps: 很累,女人活的太累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