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奇葩婆婆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五章 奇葩婆婆

张老汉出去锁门时回来还奇怪,孙淑波到睡觉的时候才拉着他问,“你有啥心事?闺女想在家里住就让她在家,我可不管你那些道理,闺女以前听你的咋了?还不是被人家母女两个给打回来?要不是继军是个好的,换成那些个听妈话的,还不得欺负咱们家闺女。” “行了,我不是想这事,是刚刚去锁大门时,我好像看到亲家母了。”张老汉翻了个身,“我这不是怕别人说继军有了媳妇忘了娘吗?不然你以为我怕啥。” “看到她咋地了?就是她蹲到墙角下来听我也不怕,有能耐她把儿子弄回去,还是没有那个能耐,只能挺着。”今天闺女和姑爷第一天回来在自己家住,孙淑波是觉得长脸了。 打他家与罗家办了婚事之后,村里的人就处处为米家报不平,也不想想,不就是个定婚又毁婚了吗?弄的像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,那怎么不说他们还没了一个儿子呢?不过是让他们罗家的儿子娶自己的女儿,就是要他们儿子过门也不为过。 “行了行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你安份点,日子能往好了过就往好过,孩子夹在中间也为难。”张老汉睁上眼睛,“睡吧,明天早上给孩子杀只鸡,我去把亲家叫过来,一起吃个饭。” 孙淑波听到闺女在中间为难,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。 农村的夜晚歇下的都早,现在家家没有电视,就是电灯也省不得用,张桂兰和罗继军住的屋子是张家的厢房,以前张桂兰没有嫁人时就一直住在这里,等她嫁人后也一直没有动过,孙淑波每天都过来收拾一下,就想着哪一天女儿回家能住几天。 被子还是张桂兰是闺女时盖过的,棉花被弹了,轻轻的。炕也烧过了,坐了二天的火车,躺在热乎的炕上,还真是让人舒服的轻哼出声。 “媳妇,今天委屈你了。”罗继军刚躺下没十分钟就不安份呆在自己的被窝里了,被子一动,人就钻进了张桂兰的被子。 可是你听听他嘴上说什么,可说的全是正事,手上却做着不是啥正经的事。 张桂兰又好气又好笑,拦下他的手。“那你这是跟我道歉呢。还是想借机会动手动脚啊?” 罗继军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。“傻丫头,你是我媳妇,我想咋样还不是都行?” 张桂兰哪里是他的对手,轻轻一下挡在胸前的手就被按到了身旁。一只大手就从背心的下面钻了进来,浑身顺间像被电触了一般,张桂兰轻咬下唇,“你轻点,别让人听到了。” “怕啥,你不出声就行了。”罗继军的话一半被堵住,含糊的还是让张桂兰听懂了。 忍着身子被罗继军挑起来的悸动,一吻结束,张桂兰大口的喘着气。还没等缓过来,身上的衣服被罗继军几下就给脱了,四周的温度瞬间也升了起来。 可这种感觉又让张桂兰怕害,想躲开,矛盾的心里加上身体的燥热折磨着她。“继军,我、、、” 我怕。 张桂兰没有说出来,就感觉到两只腿被分开,而罗继军已置身与她的双腿间,声音沙哑,压抑着情动,“桂兰,相信我。” 身子用力的往前一挺,罗继军清楚的感受到他穿透了那层阻碍,被情欲迷乱的张桂兰被痛的有一刻的清楚,用力的推着身上的人,想将那突然闯进来的异物推出自己的身体。 “相信我。”罗继军也忍的极为辛苦。 比他想像中的还要紧,甚至在进来的那一刻,他就忍不住想喷出来的冲动,罗继军低下头吻住那张痛苦的脸颊,像在品尝着世间最美的东西,迷离的眸子像一旺潭水,搅乱了罗继军的心,却仍旧一动也不敢动,安抚着身下紧张的小女人,直到她低低的嘤咛声传来,他才轻轻的试探动了一下。 这一动,身下的小女人就呻吟出声,这是一个邀请的信号,罗继军宠溺的吻上她的吻,狂野的在她的身体里掠夺起来。 撞击声带着水迹,刺激着罗继军的私物变得越发的硕大,紧紧的将她的里面填满,张桂兰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只觉得要疯掉了,双手用力的抱紧身上的身子,她要更多,要让他贯穿她整个身子。 罗继军一身动作起身,架起她的双腿放在肩上,让她的花蕊露在眼前,能清楚的看到每一次他的进出,这样的动作让他进的更深更有力,张桂兰舒服的低喘出声,只记得唤着他的名子。 “媳妇。”罗继军快要控制不住了,他要进的更深。 “继军,快、、、快停下、、、”被情欲迷了神智,张桂兰双腿被高高的架着,下身也被抬得高高的,被一双大手扶着下面,狠狠的推向他,这样的刺激让她几欲疯掉。 “唔、、、”罗继军终于将两人齐齐推向了高端,将种子深深的埋进她的身体。 激情过后,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,张桂兰只觉得浑身都要散了,上辈子离婚之后,她也找过几个男人,可到最后都被抛弃了,也有过夫妻之间的生活,却没有一次像罗继军这样的勇猛,罗继军就像一只蓄意待发的豹子,浑身的力气像怎么也使不完,强而有力又带着野蛮的掠夺,带给了张桂兰说不出来的快感和满足。 “还疼不疼了?”过后,罗继军的声音带着一丝低哑。 张桂兰的脸微微一红,“哼,不听说过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吗?” 罗继军微微一惭,好半会才反应过来,当脸就阴下脸来,“你这都是跟谁学的?以后不许乱说。” 假正经。 张桂兰心里腹菲,面上也不生气,翻过身背对着他,也不出声,罗继军瞪着眼睛,这还倔强上了?难不成他说的有错?那样的话哪里是正经女人说的,让别人听了去怎么看她? “张桂兰同志,你要接受批评。”罗继军不喜欢被忽视,拉着人往自己这边来。 张桂兰甩开他的胳膊,“我接受批评了,正在反醒了,别打扰我。” 罗继军到嘴边的话就被堵了回去,对于一个刚刚吃肉的人来说,如果没有吃过还不会想,偏偏这是刚上瘾,眼下罗继军后悔了,人都说在反悔,他再过去想弄点傻,岂不是把自己给驳了? 张桂兰不用回头也能猜到罗继军此时纠结的脸,暗暗偷笑,正想着要是他还要自己怎么拒绝呢,现在好了,不用自己找借口,现成的了。 “桂兰,其实我想想这也不算什么事,又没有外人听到。”罗继军决定此刻不要面子,反正在炕头上的事也没有人知道,“所以也不用反醒了。” “那可不行,这个问题很严重。”张桂兰故意义正言辞的回答。 “不用了,你是我媳妇谁敢说你啥。”罗继军大手开始乱动。 张桂兰往前移了移身子,“你可是个军人,不能徇私枉法罪,更不能包庇,越是自己家人越要严厉才行。” “你这个小女人,心眼到是小。”罗继军看明白了,这跟本就是故意在为难自己,可又不得不认错,“我错了还 行,日后你说什么都行,只是别到外面说,说给我一个人听就行。” “好,”张桂兰翻过身来,“那你说我刚刚说的话对不对?” “对对对。” “那你承不承认你在小心眼?” “我哪里有小心眼?”罗继军不承认。 “还说不小心眼,我说了那话后,你是不是想我是跟别人学的,你怕我学坏,看上别的男人对不对?”张桂兰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。 心里却满满的甜意,两辈子了,她希望得他的眼里能有她,希望他在乎她,只要这样,用任何的东西交换她都愿意。 “好,我小心眼,别说话了。”罗继军翻上压了上去,“看来还是我不努力啊,让你精神这么饱满。” 张桂兰呸了他一口,“不要脸,也不怕被人听到。” “谁会听到?你爸妈听墙根还是我爸妈听墙根?放心吧。” 张桂兰打趣道,“我爸妈不可能,你爸也不可能,但是你妈一定能。” 说完就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,罗继军也被她给逗笑了,身子一挺就进入了她,屋里的春色再一次涌了起来。 窗根下,郭英咬着牙慢慢的爬到了栅栏处,翻身又跳了出去,这一次没有忍住,低低的骂出声音来,先前偷听回到家里后,郭英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,起来穿上衣服又折了回来,听到厢房里有说话声,一听是儿子在给张桂兰认错,儿子那样低贱的样子,郭英气得要吐血,更可恨的是两人竟然还提到了自己。 郭英想到张桂兰会在儿子面前说自己的坏话,可恨在炕上竟然真说了,还不要脸的勾引儿子一次又一次办事,郭英回到家的时候,脸气得铁青一片,罗家男人只在她进屋时抬头看了她一眼,随后继续躺在枕头上睡觉,跟本没有理她。 ps: 丫头们,今年的生日过的很开心,因为五月对八八来说太特别了,八八的文上架,还有丫头们的支持,总之是个好的开始,八八会努力的写,丫头们别急啊,这几天出门,明天到家,欠下的加更会补上,谢谢你们,今天过生日,晚上和女朋友们唱歌去,嘿嘿,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