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自己找气受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六章 自己找气受

郭英憋着气一晚也没有睡,早上罗家男人起来的时候吓了一跳,“你咋不睡觉?你到底卓啥?好好的日子不过,非要闹腾点啥事是不是?” “哼,我要是再不说点啥,被欺负死还不知道呢。”想到自己男人也被抛开在外,郭英看着也不顺眼。 罗家男的被平白无故的瞪了一眼,“我也没有做错啥,你看我来啥气,一大早上就没有好气。” 到底是性子好,郭英已经开骂了,罗老汉也不出声,穿好衣服后把被子叠好就去厨房了,早上的饭菜都是粥和玉米面的馍馍,咸菜是以前酱缸里淹的咸菜口袋,里面有秋天园子里的做,各样切一些放在一起,直接装在布袋里泡进酱缸里面,一个月后就可以吃了,做面来切了当卤,或者用来炒肉都好吃,不过现在家里条件都不好,一天冬天和春天的菜都少,几乎就靠着这咸菜过,就着苞米茬子吃。 罗海英也一晚没有睡好,总是做恶梦,梦到在部队被审问的那一幕,其实她哪里知道那不过是问几句话,哪里是审问,要真是审问可比那个还要吓人。 “妈,早上煮两个鸡蛋吧,这几天坐车一直没有吃好。” “让你爸煮去。”郭英没好气的回了一句。 罗海英扭身就出去了,到了厨房又说了一遍,罗家男人到是好说话,一把抓了四个鸡蛋出来,洗了洗都扔进了锅里。 吃饭的时候自然又引得郭英又发了一顿的脾气,罗老汉不出声,吃了一个鸡蛋还要吃第二个时,被郭英给拍开了手,最后是罗海英吃了两个,郭英老口子一人一个。 吃完饭罗老汉就抗着锄头上地,在村里遇到了张桂兰的父亲,两人一直处的不错,听说中午都到张家去吃饭。也不客道,“五哥,听你的,那中午我们都过去。” 张家在村里也算是大家族,张桂兰的父亲在同辈子里排行老五,大他的都叫他一声老五,平时连名子也省了。 “永志,这可说好了,中午一定要来啊,早点过来。”张老五笑呵呵的走了。 罗永志想了想抗着锄头又转回了家。郭英正在家里纳鞋底。见男人回来。眼皮一搭,“你咋又回来了?今天的拢背不完,过几天可耽误播种了。” 罗家有十亩的旱田地,种的都是苞米。 “刚刚碰到五哥了。叫咱们中午都到他家去吃,他家杀鸡。”罗永昆不放心的又交代一句,“你没事就早点过去,帮着做做饭,打两家结亲后,还没有一起吃过饭。” “咱家又不是没有鸡,去他家吃做啥?”郭英直接回了一句。 “那行,你杀鸡,中午让他们到咱家来吃。”罗永志仍下句气话走了。 罗海英看了直皱眉头。“妈,你别总惹爸生气,再说现在张桂兰也嫁给大哥了,你不喜欢也改变不了,现在她还能挣钱。你哄着她来,她高兴了还不知道给你花多少呢。” “你个眼皮贱的,几个钱就把你收买了?你看看她挣钱了,给咱们买了啥?那点东西也好意思拿回来。”郭英说着假话也不脸红。 罗海英不给面子直接挑破了,“妈,我昨晚还听你说把那罐头拿给我姥姥呢,还说这里买不到。” “死丫头,你是不是非得跟我对着来?”郭英心虚的骂道,“你姥姥那么大岁数了,再吃也吃不了几年了,你小心眼这个还计较?” 罗海英撇撇嘴,“那你中午过不过去?” 说到吃鸡,罗海英想到了在火车上吃的烤鸡,可惜东西太少又三个人分,那时又惹了那么大的祸 ,哪里还敢多吃。 “干啥不去。”郭英把鞋底收了起来,“白吃谁不吃。” 罗海英笑了,抱过母亲的胳膊,“妈,就知道你最好了。” 郭英点点女儿的头,“死丫头,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?不就是想吃鸡吗?去,咱干啥不去,反正白吃,他们愿做,天天做咱们就天天吃。” 罗海英用力的点头,想着昨天一直担心的事,“妈,你说哥要是不当兵了怎么办?” 郭英跟本没有当回事,“不可能,你哥那么优秀要在部队里呆一辈子的。不然张家怎么可能让你哥娶张桂兰,还不是看上你哥的工作好。” 罗海英扯了扯嘴角没敢再多说。 郭英的话题却被带了起来,“你看看米兰,咱们村里唯一初中毕业的,长的又好,那么多家相中了,可你哥不在家,她也不多看别人一眼,还不是你哥优秀,工作好?不然你以为她真的爱你哥啊?你还得感谢你哥,要不然周家哪里会到咱家提亲,还不是你大哥有个好工作?哼,周家不过是当个村长,眼价可高着呢。” “行了行了,别说了。”罗海英不愿听这些,“走吧,还真等着吃饭过去啊?大哥又该不高兴了。再说真的到吃饭的时候才过去,我也没那么厚的脸皮。” 看着闺女一扭身的走了,郭英一头的雾水,心想也没有说错啥啊,怎么这就又生气了。 不过到底是听了进去,收拾了一下把门锁好,往张家走。 张家里,一大早上起来后,罗继军就不让张桂兰起来,张桂兰气得直瞪眼,要是不起来不用说也能让人猜到是怎么回事,到时还让她怎么见人啊。 “你多躺一会儿,我跟爸妈解释就说你还没醒睡,这闺女睡懒觉也正常,他们不会多想啥。”罗继军吃饱了,神情愉快。 张桂兰不理他,起来自顾的穿衣服,最后又觉得不甘心,嘴上回道,“算算你可比我大十岁呢,在村里结婚早的,孩子可不是都十一二了,你不会也把我当孩子养吧。” 张桂兰原本是想埋汰一下罗继军,让他也有些危机感,哪里知道罗继军不生气,反而理所当然的承认道,“你说的对。以后我就把你当成我闺女养,多给你吃好的穿好的,对你好点,省着你跟人跑了。” 噗、、、 张桂兰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到,经历昨晚一事,这男人明显把他真正厚脸皮的一面露出来了,这副耍赖的样子,哪里还像一点军人。 所以说她就知道这个男人腹黑,面上冷冰冰的,暗下闷骚。 “偷笑啥?不信一会儿问问爸妈。看我说的对不对。”罗继军穿好下炕。手还不忘记在张桂兰的腰上抓了一把。 张桂兰欲拍他的手。人家早就收回去了,只能落个空,“白天注意点,别让人看了说三道四的。” “我摸自己媳妇。怕人 说啥。”嘴上不服,罗继军却也听了进去。 张桂兰叠好被子,这才下了炕穿鞋去了正屋,一进屋香喷喷的饭菜香就传进了鼻子里,昨晚只吃了四个鸡蛋,晚上又折腾那么多久,张桂兰早就饿了,进了屋里,看到炕桌早就摆上了。上面是两盘菜,一盘炒腊肉土豆片,一片是炒鸡蛋,玉米糊糊粥和三合面的饼子。 “桂兰,快去洗洗脸吃饭。”张老五招待着女婿吃饭。一边嘱咐女儿,听他的声音,就知道此时很高兴。 张桂兰抿嘴笑着去了外屋,洗了把脸,听到院里有杀鸡声,忙走了出去,“妈,这鸡还下蛋呢,你杀了干啥?” 现在农村人都攒鸡蛋卖钱,哪舍得杀鸡啊。 孙淑波手上的刀一落,鸡扑腾两下就不动了,接了一碗的鸡血,孙淑波才把鸡仍到地上,“你们回来了,杀只鸡啥的,这鸡不就是吃的吗?快进屋吃饭去。” 一边又瞪了女儿一眼,生怕屋里的女婿听到了会多想。 张桂兰无力,“妈,他是你姑爷,又不是客,你也不能这么惯着他。” “我就惯着他,你还吃醋咋地,快进屋,别弄了一身。”孙淑波越看女婿越满意,就是把家里的鸡都杀了给女婿吃,她也不心疼。 张桂兰看着地上被杀的鸡,知道再劝也晚了,跟着母亲进了屋,坐到炕上后,还不忘记跟罗继军翻小肠,“我家就四只鸡,我妈还给你杀了一只。” 罗继军心里美啊,当着老丈人的面就回道,“妈那是对我好,就是都杀了也不心疼。” “是啊是啊,刚刚妈也这么说了。”把碗里罗继军夹来的炒蛋,张桂兰狠狠的咬了一口,那样子像吃醋的孩子。 罗继军心情越发的好,不时的把菜夹到张桂兰的碗里,自己还不忘记吃,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动作,在看张家父母眼里,却很安慰,先前的担心也少了,起码继军是真心对女儿的。 四口人高高兴兴的吃完早饭,张桂兰跟母亲一起收拾桌子,罗继军则帮着张父打下手把鸡给处理出来,郭英带着女人赶到的时候,就看到儿子坐在炕桌旁正在摘鸡身上的毛根,心里就火大。 罗海英虽然比母亲早走了一步,可到了张家后也没赶进来,等着母亲到了,两人才一起进来,一进院就看到秃噜鸡弄的一盆鸡毛,心下就高兴,只等着吃鸡。 与女儿不同,郭英生气的是自己的儿子还没省得让他干过活呢,到这张家到是被使呼上了,再想到昨晚听墙根偷听到的话,越发的不高兴。 ps: 丫头们说的对,一路就是坐车了,得到机会就一直码字,别提了,像自己是个大忙人似地,哈哈,丫头们留的手机言好像能看到,错字八八回家了一定查,这几天出屋,实在不是不想改,是得了功夫写,找有网的地方更上去,对不起啊,现在早上六点多,八八五点多不起来在宾馆写了,因为晚上要赶车,八号晚上到家,也不能写了,还要和朋友出去过生日,所以提前写出来,不然路上坐火车更没有机会写了。丫头们的留言也没有时间回,对不起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