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示好的小姑子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七章 示好的小姑子

郭英带着女人一进屋就直接窜进了里屋,孙淑波想找招呼都没来得急,纵然心里不喜,还是拿着围裙擦手从外屋跟了进来。 “亲家母来了,快坐吧。”屋里的张老五也从炕边下了地,把位置让了出来。 郭英也不客气,直接坐了下去,面色庄重,这哪里是来做客,到像是审犯人,罗海英跟着站在一旁都觉得尴尬,特别是对面大哥扫过来的眼神,让她本能的缩了缩脖子,又偷偷扯了一下母亲的衣袖。 “这么早就把鸡杀了?一只够吃吗?”郭英不满闺女扯自己,怂了她一下。 屋里的人都看着呢,罗海英好不尴尬。 “妈,要是不够,我回家里再抓一只去。”罗继军也觉得母亲太能闹,也太不给自己留面子,更不把张家的人放在眼里。 张桂兰也不高兴了,这一来就找茬,这饭也不用吃了,指不定下面还怎么闹呢。 孙淑波性子急,不等自己家男人开口,已经出声了,“不够吃就再杀一只鸡,反正这也开村了,等老母鸡抱窝了,今年再多抚些鸡仔。” “对,就宁产,桂兰他妈,你去再杀一只鸡。”张老五也看出郭英是带着气来的,不想闹的不快,难得两家在一起吃饭,把媳妇给推出去了。 “我去帮忙。”看到父母为自己着想如此隐忍,张桂兰心里不舒服。 看也不看郭英,直接出了屋。 张老五推媳妇出去,张桂兰又追出去,这回屋里也就剩下罗家母子三人了,没有了外人在场,罗继军也开了口,“妈,你要是不高兴来这,就回吧,在自己家还闹不够。又来这里闹,你是不是想看到儿子与桂兰整日里打架你才高兴?” “咋?我就问一句都不行了?八张嘴一只鸡能够谁吃的,我又没有说假话。”郭英不敢迎视儿子的目光,心里也虚了。 罗海英也在一旁劝,“妈,你就别闹了,不然爸知道又生气了。” “行行行,就我不好,行了吧?”郭英一脸不耐烦的开口。 了解的人都知道她这算是变向的同意了。 罗海英松了口气。 罗继军知道也不能再深说,不然以母亲这样的脾气。直闹起来了。大家都不好看。把手里的鸡放桌子上一放,“海英,你过来把鸡摘了。” “你不能干,支使她干啥?”郭英又来了一句。 罗继军的眼睛一厉。平日里罗营长的气势也拿了出来,郭英本能的改了嘴,“海英,快去摘鸡。” 不多看母亲一眼,罗继军大步出了屋。 气压一没,郭英就要反反小肠,罗海英忙先一步打断了她的话,“妈,当我求你了。你今天让人家又多杀只鸡,回家爸知道了,还不知道怎么说你呢。” 在农村,就是过年有些人家都省不得杀只鸡,就是有杀鸡的。也是把一只跺了之后分成四份,过年只做一顿,剩下的留着来客人的时候吃。 这下好,妈一下就让人又杀了一只,跟本就是拿捏人家呢,好在张家不跟着计较,也难怪大哥会生气。 罗海英可不管,经历了在城里这一事,她也明白了,自己跟不合适在城里,至于大哥与张桂兰的事,两个人都结婚了,她又是当小姑子,更没有必要去管,好了坏了也是人家自己的日子,况且等自己以后有孩子了,真要是上学啥的,到时求到大哥,起码跟张桂兰处好了,也会对自己家孩子好些。 些透了这些,罗海英也就不再针对张桂兰。 郭英见女儿在一旁认真的摘鸡毛,院里还有不时传来的说笑声,只有自己被凉在这里,心口只觉得憋着一口气,想到刚刚女儿劝的话,又知道不能闹,在自己家怎么闹都行,在外面闹,郭英也担心着自己的名声。 院子里,张桂兰偷偷的扯过罗继军,“你妈不会再闹了吧?” 罗继军脸一红,“放心吧。” 说了这句话,罗继军自己都觉得没底。 张桂兰抿嘴笑,对付婆婆那样的人,像罗继军这样端正的人还真是没有办法,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泼治泼。 张桂兰当然不能说出来,只要等待时机,相信不用自己出手,罗继军也会受不了了。 农村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菜可能的,张老五从菜窖里拿了棵白菜出来,这都是去年秋天储存起来的,一般家家都会弄一些,只是到了这个时节一般人家都没有了,张家能拿出几棵白菜来,也实属难得了。 张桂兰把摘鸡的事又交给了罗继军,自己跟着父母去了外屋做饭,张父帮着烧火,孙淑波正在切白菜,张桂兰洗了洗手上去帮忙。 “妈,我来弄吧,把木耳泡点,做个白菜炒木耳,干豆腐和白菜做个凉菜,土豆干炖小鸡,在弄个炒鸡蛋四个菜吧。”张桂兰打开碗架子抓了把木耳用水泡上,又在碗架子下面抓了半盆的土豆干出来,用水洗干净装在盘子里等着用。 土豆干东北人秋天晒的菜,把土豆糊了,糊好后把土豆外面的皮拔了,等土豆凉了之后,用刀切成片,摆在盖帘上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就行了,炖肉都可以抓一把放在里面一起炖,味道很好,又能当菜吃。 “在做个豆角切吧,家里还有腊肉,大豆腐也炖一个。”毕竟是头一次吃饭,孙淑波觉得四个菜太少了。 “那也行,我来弄。”张桂兰说干就干,在碗架子下面抓了半盆的豆角丝,正好锅里有烧好的热水,直接把豆角丝倒了里去,“爸,你再添把火。” 豆角丝也是秋天时候准备的,把还没有鼓豆的豆解用汊子弄成丝,放在太阳下晒下成丝,吃的时候先用热水炒出来,然后炒或炖都行,用腊肉吵味道最好。 孙淑波和男人交换了个眼神,都偷偷的乐了,闺女长大了,这一趟出门回来,干活都傻愣了,干脆夫妻两就给闺女打起下手来。 凉菜只有白菜和干豆腐,张桂兰多放了些腊,又放了把糖,味道马上就变了,孙淑波尝了一口都忍不住夸好,明明一样的东西,闺女弄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。 张桂兰炒菜的时候,罗继军把两只鸡提了出来,接过孙淑波手里的刀把鸡跺了,张桂兰正好把炖的豆腐从锅里盛出来,涮锅放油放葱花,直接把洗好的鸡块倒了进去,炒出香味来,鸡块变黄,才填水,把土豆干倒了进去,上面架着用泡好的大米,直接蒸饭。 罗继军跟着张父把桌子放好了,罗海英过来拿碗筷,张桂兰自然不会给她脸色看,毕竟她要跟罗继军过一辈子,就不可能不见罗海英,两个人能心平气和的交往再好不过。 罗海英也不是个傻的,看出张桂兰给自己面子,态度也越发的好有,还叫了声嫂子,罗继军看了高兴,张桂兰也不打罗海英的脸,跟她说唠着家常,到是郭英自己被凉在那里。 到底是来自己家里,张老五把媳妇推屋里,自己烧火,孙淑波再不愿意也只能坐过来跟郭英说话,“你家的地也要弄完了吧?我家今年打算种黄豆,听说你家要种苞米,做大酱时没有豆子就到我家来拿,反正也不是外人。” 换成正常人,一定会先道谢,人家主动说给豆子做酱这样的好事,哪里会说难听的话。 偏这人是郭英,早上从家里出来时就憋着一肚子的火气,“那可不行,哪能要你家的豆子,我都跟米兰妈说好了,他家今年种豆子,直接给我家留出来了。” 这明显是在刺人。 孙淑波心里就是一堵,脸上的笑也少了,还是客套道,“是这样啊,那好,米家的男人可是种地的一把好手,他家种出来的豆子一定颗粒饱满。” 要不是为了自己家的闺女,孙淑波真想刺她几句。 罗继军坐在一旁看样子不行,就给自己妹妹送了个眼色,罗海英心领神会,马上凑上前去,“妈,这天成才回来过吗?” 直接把话给带走了。 郭英还能看不出自己女儿那点小心思,就知道帮着外人,瞪了她一眼,“没回来,不过让他妈捎话给你,说你回来了让人去镇里找他,两人把结婚的东西买一下。” “那你咋不早说,要知道我今天就进城了。”罗海英一听急了。 “他又不能跑了,你急啥,离结婚早着呢,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生的,人家嫁出去的女儿能带个儿子回来,你到好,人还没有嫁过去呢,心早就偏向人家了,这差距可真够大的了。” 两句话又折腾回到张桂兰和罗继军的身上,这郭英也算是够厉害的了。 “妈,你又瞎说啥。”罗海英担心的往张桂兰那边看了一眼,生怕牵扯到自己身上。 这才刚刚缓和关系,再因为母亲而与嫂子闹的不快,岂不是白费力了?罗海英干着急,罗继军却是一脸的尴尬,当着人家父母的面就这样欺负人家闺女,这得让人家怎么想? 罗继军就要开口,张桂兰坐在他身边按住他,对他摇摇头,她总觉得今天婆婆似乎是有话要说,要不让她说出来,还不知道闹腾多久,到不如就让她说,然后解决了,大家也安静了, ps: 亲们,明天可能更新的晚一点,也是上午更啊,因为没有存稿,晚上到家时半夜了还要吃饭,早上六点前起不来啊,实在对不起,然后就可以正常更新了。祝八八自己生日快乐吧,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