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丢人也怪自己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八章 丢人也怪自己

“我咋了?我说错啥了?”郭英这可憋了一肚子的气,再也忍不下去了,“我有啥说错了?这都说有了媳妇忘了娘,可真不假,这夫妻两没啥事大晚上的躺在一个被锅里说婆婆的坏话,这是谁家的道理?咋地?敢做不敢承认了?” 张桂兰皱起眉来,“妈,你说的是啥我咋不懂?我啥时背后说你了?” 郭英扬扬得意,“骗谁呢?昨晚是谁说公公也是个好的,就我这个当婆婆的能闹腾?我可是在窗下听得清清的,这才白天就不记得了?” 郭英这一高兴好,把昨晚偷听墙根的事情也说出来了。 她自己不觉得什么,罗继军和张桂兰的脸却不由自主的轰的一声烧了起来,结婚也快一年了,两个人昨天晚上才同房,这就被婆婆听墙根了,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娘家里。 张桂兰气得浑身微微颤抖,可这事当着这满屋里人的面让她怎么说?她自己都觉得烫脸,这欺负人也该有个底线,就看罗继军娶的这是她张桂兰了,才敢这样不把人放在眼里,换成米兰怕是就不敢这样了吧?这还真是会看人下菜碟。 “妈,你昨晚过来偷听?你怎么能这么干?”罗继军当场就火了,“我是当儿子的我不能说你啥,一会儿跟我爸说吧。” 知情的都第道罗永志平日里虽然憨厚,可罗家真正当家做主的,还是罗永志,真发起脾气了,郭英也怕,眼下罗继军一开口,郭英却不怕,她有啥错,不过就偷听下墙根,有啥错的? 孙淑波原本一直听男人的话遇事忍一忍,可这回她是实在忍不下去了。“亲家母,你要是真看不上我家桂兰,那就离婚,现在是新中国,不是嫁了给钱们罗家,一辈子就赖上你们家了,还可以离婚。我家桂兰做啥了,让你半夜里跑到她娘家来听墙根,你满村里去打听打听,我还真没听说有婆婆跑到媳妇娘家偷听墙根的。说出来也不怕骚了你的老脸。桂兰刚嫁过去那会。你就找茬欺负她,这门婚事是我家主动求来的,我就忍了,随今继军也回来了。现在我也不跟你理论。” 孙淑波转头问向罗继军,“继军,你表个态吧,这日子总不能这样过,你说说这事咋办?” 罗继军紧抿着唇,浑身散着寒气,一个眼神冻得郭英缩了缩脖子,又怕丢人,强挺过去。“咋地?你就说昨晚你媳妇说没说我坏话?” “妈,我跟桂兰结婚也快一年了,几个月前她才随了军,我也实话告诉你,就是昨晚我两才真正在一起。我不想再委屈桂兰,以前是我没有注意到,让桂兰受了委屈,日后再也不能让她受委屈了。”罗继军觉得自己有些愚孝,才让母亲在自己面前这般没有忌惮的欺负张桂兰,“昨晚的事桂兰啥也没有说,再呆几天,我就跟桂兰回部队,以后都不来,妈啥时把桂兰当成儿媳妇了,我再啥时带她回来。” 张桂兰满腔的怒火在听到罗继军这翻话后,悄然退了下去,感动的看着他,这个男人的性子是倔强的,是烈的,可是能今日说出这翻话来,也实为难得了。 一个在军中说一不二,颜语间犀利的男人,如今被母亲逼得这样,张桂兰看着又是心疼。 孙淑波傻眼了,“你们昨晚才在一起?” 立马又心疼起女儿来,女儿竟然一句也没有说,孙淑波越想越委屈,低头抹起泪来,罗海英也尴尬坐在炕边上,竟可能忽视自己的存在。 以前她一直觉得张桂兰不好,配不上大哥,可是没有想到结婚快一年了,大哥才碰人家,换成哪个女的都会闹起来,可张桂兰不声不响,甚至没有一点怨言,再想想张桂兰嫁到自己家后,家里人的态度,罗海英的脸都抬起不来了。 随后起身站了起来,也不管一旁愣住的母亲,走到张桂兰的面前,一脸的诚恳,“嫂子,以前是我不懂事,对不起。” “没事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一家人还说啥两家话。”张桂兰先是一愣,随后笑了。 罗海英红着脸点点头,转身往外走,闹出这样的事,她哪里还有脸在人家吃饭,罗海英出了院子,望向远处的天,她真是被魔杖迷了眼,竟还为米兰报不平,还瞧不起张桂兰,可细想想,张桂兰做的每一件事,米兰哪里比得过,除了长的好看点,识点字,米兰跟人家跟本比不了。 女儿不打招呼的走了,留下郭英一个人面对一切,她也被亲家母和儿子的话羞的想找个地缝里钻进去,只是让她像闺女一样给张桂兰认错,打死她也不会做,可眼下看着要是不认错,日后儿子是真的记恨上自己了。 “桂兰,你去村头打点酒回来。”张老五冷着脸探进头来叫女儿。 虽然在外屋烧火,可屋里的一切张老五都听到了,想到好好养大的女儿自己没舍得骂一句,就让他们人给欺负了,心里就一阵的火大。 罗继军忙道,“爸,我去吧。” “不用,你坐着吧。”张老五明显更生这个姑爷的气。 张桂兰给了罗继军一个安慰的眼神,听话的去了外屋,拿了瓶子就去打酒了,屋里孙淑波一甩胳膊也去了外屋,都不愿跟郭英呆在一起。 孙淑波原本还想多说几句,可看女儿的样子,为了罗继军受这些委屈,一句也没有跟家里说,说明还是想跟罗继军过下去的,眼下罗继军又表态了,为了女儿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 外屋里张老五见妻子出来,多一句也没有说,只蹲在灶坑的门口抽烟,烟雾吞了他的脸,看上去一片的愁去。 屋里郭英也坐不住了,儿子刚刚的话无疑是打了她一巴掌,养出的闺女一道歉,把她置在中间的位置,无地自容,他们同不同房又不是她不让的,弄的现在好像自己是个恶婆婆似的。 罗继军坐在炕边上,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郭英假咳了两声,见儿子也不看自己,坐在炕上的身子扭了扭,“继军,妈也不知道你们的事,再说昨晚我是想叫你们回家睡觉,这才无意见听到的。” 郭英压低了声音,外屋张老五夫妻两还是听到了,也不出声。 “妈,啥也别说了,这事就当过去了,国庆是为了救我死的,可你看看我是咋照顾他的家人的?妹妹嫁给我,我却让桂兰受委屈,更没有照顾一下国庆的父母。妈,你说国庆在地下能闭上眼睛吗?”罗继军想到国庆一脸的血,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,“妈,你还要这样闹下去,以后你就当你儿子死在了战场上吧,现在在张家的这个是张家的儿子。” “继军,妈知道错了,妈以后再也不这样了,你看行不?妈这不是也心疼你吗?你说你跟、、、现在只要你不觉得委屈,妈再也不挑她的毛病了还不行吗?”儿子不是自己的了,那以后谁给自己养老送终? 郭英这回是真的怕了,要是为家里的男人知道了,还不得拔了她的皮。 “妈,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,桂兰真的很好,会过日子,也是个好军嫂,家里交给她我很放心,至于米家那边,我该做的都做了,没有啥对不起他家的了,甚至做的比对桂兰的还要多。”罗继军知道此时在是老丈人家,不该说这些,但是母亲把事情闹成这样,他要让老丈人放心,更要让母亲死心,只能选择在这里把事说开了,“国庆已经没有了,我再让桂兰受委屈,我就不是人了。” “儿子,你别说了,妈知道了。”郭英头都抬不起来了,别的不怕,越听越觉得要失去儿子了。 罗继军见了也没有再深说,下了炕,“我去接桂兰。” 人大步的出了屋。 郭英自己哪里还做得住,紧跟着出屋,张老五到底是男人,“亲家母,这是干啥去,吃了饭在走吧。” 人家的闺女走了,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留,现在是亲家母,开口到也没啥了。 郭英骚的脸都抬不起来了,“海英一个人回去了,我给她做点饭,改天再来。” 逃一样的走了。 孙淑波对着她背影呸了一口,“给脸不要脸,非得自己弄的抬不起头来。” “行了行了,继军不是也表态了吗?再说闺女也不觉得委屈,就这样吧。”张老五也有自己的想法,“这门婚事是咱们利用恩情得来的,能有这些事早就该想到了,也怨不得人家,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吧,苦尽甘来,你看看现在不是也熬出头了吗?” 听自家男人这么说,孙淑波也觉得有道理,又忍不住怪起男人来,“都是你,当初我就不同意你结这门亲事,现在害得闺女受这么多的委屈。” 张老五不出声,心里也苦啊,那时闺女被他们宠坏了,好吃懒做,附近几个村跟本没有来提亲的,就是有也是远些村里的懒汉,虽然自己的闺女不好,可真嫁给那样的人他也不放心啊。不然他一辈子做人光明磊落,哪里会挟恩图报的事让人戳脊梁骨来。 ps: 对不起,实在对不起,昨晚吃了饭唱歌,回来太晚了,早上睡到十二点,八八受了教训,一定要存稿,好能稳时更新,还有粉红票欠下的更,这几天八八补上来,实在对不起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