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:哑巴吃黄连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八章:哑巴吃黄连

张桂兰不受外面的流言影响,买回绿豆后,她就把里面不好的或者有虫眼的挑了出来,一边又想着生豆芽到底有局限性。 现在是冬天,去市里又没有商店让她在里面卖,豆芽放在外面一定会冻,况且也不知道能卖出去多少,到不如做些绿豆糕,好吃又好卖也好保存。 心里有了算计,只等着把豆子挑好后再去村里一趟,把绿豆磨成粉,而且做绿豆糕还要白砂糖和蜂蜜,这些家里都没有,也得去市里一趟。 张桂兰在家里忙着挑绿豆,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,以为是对门的江枝,起身就去开了门,看到是商红,到是有些意外。 伸手不打笑脸人,笑道,“嫂子来了,快进屋吧。” 还真是这个理,她这么一笑,商红还真不好意思当面发火了,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火气又咽了下去,脸色乍青乍红的进了屋。 只见大厅的正中间放了个大盆,旁边是个小盆,两个盆里都装着绿豆,本能的撇撇嘴,果真是乡下来的,在这楼房里还弄些农村的东西。 “弟妹这是在忙啊。”商红在靠窗的椅子处坐了下来。 张桂兰坐回到小矮凳前,“可不是,农村出来的,一天也闲不住,那天去农里买了点绿豆,回来时正好遇到你家大哥了,说我家老罗不在家,有什么事要跟他们这些兄弟打招呼,帮我抗了上来,我还想着等老罗回来了,叫杨大哥和嫂子过来吃顿饭呢。” 商红准备到嘴边的话被堵的就又咽了下去,干笑两声,“我家宗国就是热心,这院里哪家有事他都抢着上前帮忙,我可劝过他多少次了,帮忙到好,别到时被人看到传出些风言风语的话来,那就不好了。” “可不是,嫂子这话说的在理,不过咱们这里可不比平常的地方,这里是部队大院,住的都是军人家属,素质都高着呢,哪个会像市井泼妇一样的弄些扑风捉影的事来,真要嚼舌根,不用说别人,就是自己家的男人,一个大巴掌也挥上去了。” 张桂兰无视商红已经黑透的脸,仍旧笑盈盈的,“所以说觉悟,做为军人家属,咱们的觉悟可要跟上自己男人的步子。对了,嫂子一来,我这才想起件事来,那天看嫂子拉着我家老罗,不知道是啥事?” 商红的身子都僵硬起来。 张桂兰眼里闪过一抹阴鸷,脸上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变,反而越发的柔和,“好在我家老罗是个不善言辞的,不然那一幕被旁人看到,还指不定会怎么想呢,好在那天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,嫂子就放心吧,谁会多想我也不会多想,别人我不了解,我还是相信我家老罗的。” “弟妹说的在理,我那天正好找继军问我家宗国的事,一着急就忘记了分尺,我想反正也没有什么事,就没有和弟妹解释,好在弟妹大度。”商红的指甲狠狠的抠进了肉里。 张桂兰认同的点头,手里的活不停,“嫂子这就说的外道了,都是邻里住着,又都在一个大队,谁啥样谁不知道,要是还去多想那才不是人呢。” 加上上一世的怨恨,张桂兰话里话外点着商红,一个给小三搭桥,又对别人家男人起异样心思的,再是有教养家里出来的又如何?做法还不如乡下人。 “我也就是过来坐坐,弟妹忙着我就不多坐了。”商红起身。 张桂兰也站起来,手又似习惯的拍拍身上的衣服,就见灰飞了起来,离着商红很近,商红只差捂着鼻子了,强挺到门口,门一打开,才大口的呼吸起来。 “嫂子慢走啊。”张桂兰压下心底的讥笑,故意大声喊着。 商红重重的踩着台阶下了楼,张桂兰抿嘴一笑用力的甩上门,到了楼道门口的商红都能听到声音很大,气得七窍生烟,原以为是个蠢笨的,不想到长着一张厉害的嘴,到真是小看她的,另一方面又觉得心虚,到底商红没有硬气起来。 商红认识罗继军也是通过杨宗国,那时候她与杨宗国刚被家里介绍认识,可见到罗继军后,商红的一颗心就都被罗继军给吸引去了,偏偏又因为处的位置,深接触下去,知道罗继军跟本不会接受自己,商红却还是忍不住跟罗继军表白了,和料想中的一样,被罗继军拒绝了。 最后就是她嫁给了杨宗国,收了心,然后住进大院后,与罗继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那份埋在心底的感情就又被慢慢的勾了出来,才有了那日遇到罗继军后拉着他说话的场景,不想就被张桂兰给撞到了。 被撞到后,商红确实害怕过,甚至怕张桂兰像泼妇一样到自己家去闹,这事闹开了不管真假,总会让丈夫心里对她产生猜疑,不过担心了一天后,见张桂兰没有动静,商红的一颗心才落下来,一个农村妇女,以男人为天,哪敢违背男人的话,猜到是罗继军说了什么,商红就忍不住偷笑,心里隐隐透着幸福。 可直到今天见识到了张桂兰的厉害,她才知道错了,张桂兰这女人的心机太厉害,哪里像农村出来的,赶情就是一个被培训过的特务,蔫坏。 不声不响的骂自己和无知的村妇一样嚼舌根,偏还让人挑不出错来,果真是厉害。

上一篇   第七章:流言蜚语

下一篇   第九章:进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