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自己跳进来的圈套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七十九章 自己跳进来的圈套

张桂兰提着瓶子一路往村头走,村头姓田的人家开了个小卖店,张家住的这村子叫廖家屯,是三组,前面的村子叫杨家屯,小学就在那里,田家的男人是那个小学的校长,女人在村里开了个小卖店,家里条件算是不错的了。 村里总共就百十来户的人家,前后两排的格局,张家住在村子中间,小卖点在村西头,也就隔了十多家,张桂兰出来的这个时候,正赶上家家从地里干活回家吃饭,三五个一群的走着说话,远远看着张桂兰,话题也多围在了她的身上。 张桂兰记得上辈子没有随军的那段日子,在村里就是这种情况,她走到哪里,大家就指向哪里,自己就跟那过街的老鼠似的,没有人人喊打,可是名声也坏了,又因为与婆婆小姑子交恶,反正走到哪里都让人避之不及。 那时就因为这样,她与婆婆小姑子之间闹得越僵,最后才又被家里领回去,直到罗继军申请随军,她才离开村子,一离就是一辈子,再回来时竟已是二辈子了。 面对村子里人的指点,张桂兰再也没有上辈子那样的愤怒,心安理得坦然的面对四下里的指点,一路到了小卖店,里面正好有几个人在买东西,这个时候大家的条件都不好,家里有人来了,也只是买点花生回家炒一炒,当个菜。 “桂兰来啦,给你爸打酒啊?”田婶子是个笑眯眯的女人,跟村里的谁都和得来。 张桂兰把瓶子递过去,“婶子,给我装一斤酒。” 回来的时候已经买了酒,张桂兰知道这是父亲把她支出来了,也没有打算多买,这瓶子也就能装一斤的酒。 田婶子接过瓶子,一边跟张桂兰说话,“可算是你回来了,不然你爸这阵子连酒都忌了。看你比以前可瘦了。在城里上班了吗?” “没,自己瞎着磨呢。”张桂兰把钱递过去,回身见有人把瓶子也递过去,竟是米兰的妈妈。 庄娟看到张桂兰也一副惊呀的样子,随后和气的笑道,“看我都没认出来,昨天去罗家没有看到你,听说你回你妈家了,今儿这就遇到了。桂兰可变漂亮了。” 虽然庄娟笑呵呵的,可张桂兰心里就是对她喜欢不起来。她不相信村里人会无缘无故的针对父母。要是没有米家在暗下里推波助澜。那是假的。 “是婶子啊,婶子找我可是要打听米兰的事?”庄娟就要打断,张桂兰一边接酒,一边跟田家婶子嘴快的说了起来。“米兰现在好了,我家继军托关系给她找了一个工作,现在一个月开三十,一年后转正可是一个月三十五呢,单位里供两顿饭,一周吃两顿肉两顿鱼,听说如果工龄过了五年,还给分房子呢。” “呀,这可真是好工作啊。继军托人找的工作可不能差了。在什么厂子啊?”田婶子一脸的好奇。 庄娟在一旁的脸色可就不怎么好看了,又不好表现出来,强扯着一抹的笑。 刚要开口说不是什么好工作,张桂兰不让她开口,就快言快语的把话接过去了。“在妇联工作,每天坐在办公室里看看书报啥的,也没有什么事可做,可不是继军托战友给找的,这单位就是城里大学生想进去都难。” “呀,这不就是领导吗?”农村人哪里见过世面,田婶子觉是自己男人是校长,懂的已经够多的了,可听听米兰这工作,比自己男人的还要好,“那桂兰你也有工作了吧?” 张桂兰正等着这句话了,抿嘴一笑,“我哪有啥工作,继军向来不爱求人,这次给米兰找工作他可是舍了脸了。” 庄娟的脸彻底的黑了,特别是听完张桂兰说后,田婶子别有意味扫过来的那一眼,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,心里又堵又恶心。 “看我,都耽误婶子打酒了。”张桂兰让出身来,对田婶子点点头,一边跟庄娟道,“婶子,中午我家炖鸡,叔在家就让他到我家来喝一口,我公公也来。” “行,”庄娟僵笑的应了一声。 张桂兰笑着出来了,还能听到屋里田婶子的夸奖声,“这去了一趟城里,人果然不一样了,到是你家米兰,可真是命好,找了那么好的工作,你们老两口以后就等着享福吧。” “享什么福啊,她不让人操心就行了、、、” 走出了院,再听不到下面庄娟说的话,张桂兰也知道庄娟的精明,不会让自己留话柄给别人,自然不会说不好的话,就像以前一样,哪怕自己抢了米兰的婚事,米家在外人面前一直说这是没有缘分,可偏偏他们越那样做越让村里的人同情,如今可情况不同了,只要村里人知道了米兰现在的情况,罗继军连自己的媳妇工作都不管,到是到处求人给米兰找一个,想来同情的目光会转回到自己的身上,若是米家还知趣的话就份一些,如若不然再弄出点什么事来,到是连累了米兰的名声,毕竟她与罗继军是过去的事,罗继军已经结婚了,米兰还一直纠缠,勾引有妇之夫,在农村是会被骂祖宗的。 一个女人背上不正经的名声,这辈子也就完了。 张桂兰抬头看到罗继军大步的迎面走来,嘴角又翘了翘,还没等走近,身后出来的庄娟也看到了罗继军,甚至大声的先叫人,“继军,婶子正有事要问你。” 远远的庄娟这么大声一叫,弄的附近的人都看过来,看在别人眼里像罗继军在躲着庄娟一样,罗继军脸色也微微一变,两眉直接就拧了起来。 换作罗继军也没有想到,刚摆脱了母亲,就在这里又遇到了庄娟吧? 张桂兰到想看看庄娟想做什么,就跟庄娟一起站在原地等着罗继军,庄娟到是不以为意,待罗继军一到跟前就拉着他问,“继军啊,听说米兰住院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她不给家里送个信,你咋也让她胡闹呢,听海英说是做了手术,昨晚一跟我家你叔说,你叔就急了,还骂米兰胡闹呢,这不我还想问问你到底是咋回事呢?” “婶子,海英没跟你说米兰是啥病?”罗继军皱了皱眉。 庄娟微愣,没料到罗继军会反问过来,按她对罗继军的了解,罗继军会直接认错之类的,然后又劝自己放心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句话。 “这海英也是的,说话咋就说半句。”张桂兰抿嘴一笑,已猜到怎么回事了,刻意大声让四周的人都听得明白,“婶子,米兰得的是急性的阑尾炎,现在的医疗技术,阑尾炎是小手术了,当天继军得到信赶过去时,米兰的手术都做完了。” 回来的路上,张桂兰也听罗继军说起这个,胡有国的母亲可不是简单的角色,米兰花了人家的钱,还想把人家当成普通朋友怎么可能。 “虽然现在不算是什么大手术,可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,又没有人照顾,咋能让人放心。”庄娟一脸的担心,腰也弯了几分,整个人沧桑了起来,跟刚刚可完全不一样。 罗继军不会安慰人,直白道,“米兰身边有人照顾,婶子不用担心。” “可不是,连住院的钱都是人家花的,对米兰更是无微不至。”张桂兰也不多说,说到一半就抿嘴笑了起来,剩下的是什么,让听的人去想吧,至于怎么想就不是她的事了。 庄娟的脸僵了僵,笑道,“毕竟是朋友,也不能总麻烦人家。” 张桂兰眉角一挑,笑意,“可不是。” 笑里有一抹得逞的味道。 庄娟微愣,随后才发觉说错话了,麻烦别人是麻烦,难道对罗继军说就不是麻烦了?让人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看庄娟的眼神也怪了起来。 “哎,算了,米兰一个人在外面,还得朋友多照顾一下,好在跟你们是一个村的,跟朋友相比,更让人放心一些。”庄娟把话捥了回来。 罗继军刚好接过张桂兰手里的酒,听到庄娟的话又看过去,“婶子放心吧,我告诉过米兰有事来找我。” 庄娟哪里还敢再说下去,“可不是,要不然我还真不放心,就麻烦继军和桂兰了,快家去吧,这功夫家里人都等你们吃饭呢。” 两人跟庄娟道别,这才一齐往家里走,以往村里人都只知道米兰跟罗继军定婚,可是现在看张桂兰与罗继军走在一起,也竟觉得般配。 相对于米兰的娇小,张桂兰的个子近一米七,与罗继军站在一起也般配,米兰与罗继军站在一起,到有些像罗继军带着个孩子。 张桂兰独自偷着乐,直到快要到家了,罗继军才开口问,“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?” 张桂兰耸耸肩,也不回答,相信明天庄娟就会引起村里人的争议,还想当婊*子又立贞洁牌坊,天下可没有这样的好事。 罗继军故意张桂兰的身上撞了一下,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,“晚上再收拾你。” 张桂兰哼了哼鼻子,先进了院,罗继军唇角一勾,看来昨天晚上他表现的不好啊,对这小女人都没有威慑力。 ps: 今天更新的晚啊,继续码字去,还欠你们两更呢,以后一定要存稿啊,不然太纠结了。丫头们还有票票吗?多多支持八八啊

下一篇   第八十章 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