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表态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八十章 表态

罗永志到了之后没有看到自己的妻子和闺女,也没有多问,也不客气,跟着张老五盘腿坐在炕桌上,两人正喝着张桂兰带回来的小烧酒,桌上是张桂兰炒好的菜,鸡肉用盆装着,满满的一大盆,从外面一推开门,满屋的香气就扑鼻而来。 这年头能吃上一顿鸡肉还真是难得,张桂兰用力的吸了吸,“真香。” 罗继军忍住想捏她脸的冲动,张桂兰扭头小声跟他邀宠,“我把四只鸡腿都留下了,晚上咱们四个一人一个。” 多活了一世,张桂兰知道女人要适当的表现一下可爱的一面,特别是这些小算计,直接说出来反而可爱。 果然,罗继军脸上的笑意越发的大了,临进屋前见没有人看到,偷偷的说,“我的也一起给你,好好补补,昨晚还有正事要办呢。” 张桂兰的脸一红,刚要呸他,到了里屋的门口,只能瞪他一眼,才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进了屋,屋里一片笑声,孙叔波紧挨着自家男人坐在炕边上,见两人回来了,张罗两人吃饭。 “继军脱鞋上炕挨着你爸,快吃吧,一会儿菜可凉了。”一边把罗继军手里的酒接过去。 罗继军也不客套,脱了鞋就坐到炕上去了,张桂兰挨着他坐到了炕边上,炕桌挨着炕沿边的地方放着饭盆,张桂兰的饭早就盛好了。 罗继军则倒了酒,陪着喝酒,罗永志一碗的酒已经喝了一半,脸也红红的,“以后你们只把继军当成你们的儿子,别在乎外人怎么说,我家那口子是个嘴快的,其实心不坏,有啥说的不好的地方,你们只当她在说胡话。” 这话说的敞亮。张老五更明事理,“永志,你说这话就外道了,咱们现在不就是一家人吗?弟妹那里她是个女人,女人都小心眼,我家的这口子也是,咱们别管她们。” “正是这个理,只要两孩子好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罗永志抿了口酒,又嘱咐身旁的儿子。“你可要好好对桂兰。不然我也不同意。” 罗继军见两老人喝的开心。说什么都应着,看着很和气,就是连平时一惯冰冷的脸看起来也温和了,你看着他是在听两个老人说话。可筷子不时的给张桂兰填一下子菜,每次都能跟据每样菜张桂兰吃了多少,而下次不在夹重样。 到底是侦察兵出来的,就是不一样。 孙淑波把两个人之间的小举动看在眼里,脸上的笑就没有停过,先前对罗继军有的火气也消了,把罗继军的碗里夹满了鸡肉,都装不下了还往里装。 张桂兰笑意的看罗继军,罗继军到是扬扬得意。大吃的把碗里的菜都吃了,不过不等见底又被放满了,等到最后还真有些犯愁了,频频对张桂兰使眼色,张桂兰只当没看到。自顾吃自己的。 饭后,罗永志喝多了,罗继军送人回去,张桂兰帮着母亲收拾桌子,炖了两只鸡,又放的土豆干一起炖的,足足剩下一大盆的菜,其它的菜一样一盘,到都吃干净了。 张老五也喝多了,直接就没有下炕,桌子一撤下去,就从被架里拿了个枕头睡下了,张桂兰洗到一半的碗被孙淑波抢了去。 “你也回去把屋里的炕铺上,我看继军也喝多了,让他躺一会儿。”孙淑波打知道女儿昨晚才洞房,就替闺女委屈。 张桂兰脸一红,“他自己弄去,又不是不会,叠的被子比我弄的还整齐呢。” 孙淑波可不管,“让你去就去,你这孩子咋又犯起倔来了。” 好在罗继军承认,不然女儿肚子一直没有动静,还不知道郭英那个老娘们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出来呢,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,孙淑波自然把下一代的事放在了第一位。 张桂兰隐隐猜出了母亲的想法,就更不可能听话了,“我不去,帮你收拾完的。” “这几个碗,用不着两人,你快去,直接把炕烧烧,虽然春天了,可也不能太凉了。”孙淑波知道不这么说闺女不能听话。 “知道了。”张桂兰知道她要是拒绝,那母亲就会去烧炕,拿过手巾擦了擦手,抱着一把苞米杆去了厢房。 刚把炕烧完,地扫干净了,就见罗继军推了门走进来,“喝多了吧?要不要洗洗再躺下?” “不用,我在家洗过了,海英正在在做饭,烧的热水。”罗继军脱了鞋往炕上一躺,虽然已经是春天了,可是躺在热炕上,还是很舒服。 最主要的是媳妇还在一旁,饱暖思淫欲,也不过如此。 张桂兰明知道身后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,也不回头,故意收拾已经收拾好的屋子,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,静的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张桂兰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,还有什么怕的,干脆扔下手里的抹布,回过头迎上罗继军。 “还是沉不住气。”罗继军笑眯眯的。 果然,张桂兰瞪他,“那罗营长还有什么想指示的?” 罗继军只躺在炕上笑。 他看着你,明明没有说什么,可就是让人很不爽,张桂兰几个大步到炕边,“还想耍酒疯?” “呀,别闹,大白天的。”张桂兰被扯到炕上,吓的一跳,拦住他乱动的大手,“听到了没有,好好的睡觉。今天在小卖店我把米兰工作的事跟田婶子说了,当时米兰的妈也在。” “嗯,按你想的做。”罗继军的手到底得承了,从衣服底下伸了进去,手一握以目标就睁上眼睛享受起来。 张桂兰哭笑不得的打他,见无用也就放弃了,任他胡作非为,“是也不能一直呆在家里,早点回去等通知吧,我想帮家里把地种好了在回去。” 感觉胸前的手微微一顿,随后又动了起来,就像错觉一般,低沉的声音才从头上传来,“队里有事会发电报,我还是留在来吧,回来一次也不容易。” 一个转身,将人压在了身下,“没有别的事了吧?” 张桂兰知道他要干什么,锤他的胸,“别闹了,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?” 晚上都能来听墙角,她可不相信白天会不闯进来,况且一想到昨晚两个人在办事被婆婆听墙角,张桂兰就觉得火气大,更觉得丢人,好在她活了两辈子,不然换成别的人,哪里会就这么算了? “怕什么,我把门锁上了。”罗继军跟本不再给张桂兰再说话的机会,直接堵上她的嘴。 张桂兰只觉得身上一凉,知道衣服被脱了,也只能任他胡作非为,一番亲热之后,罗继军知足的盖着被子睡了,张桂兰穿好衣服,才扯过被子躺在他身边,“你家都快累死了,到是你这舒服了。” 才闭上眼睛睡着。 身后的一双眼睛却慢慢的睁开,里面满是笑意。 伸手将怀里的人又搂紧了几分,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知足过。 罗家里,晚上罗永志醒酒之后,见家里的晚饭都做好了,扫了媳妇一眼也没有说话,拿过筷子看到桌上的菜,皱了皱眉,“家里除了咸菜,没有别的菜了吗?” 郭英在家里躺了一天,哪里有做饭,何况她看到桌子上只有咸菜也想问了,只是家里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菜,闺女出门又几天了,能做顿饭已经不错了。 “将就吃一顿吧。”郭英小心翼翼的打量了男人一眼。 见男人并没有说别的,暗下才松了口气,罗海英也提着心,生怕父亲发脾气,好在一顿饭消消厅厅的吃过去了,收拾完后罗海英回西屋了。 难得今天郭英没用罗永志提醒她铺被子,人就把被子铺好了,一直到半灯睡觉,罗永志也没有问妻子和女儿为啥不去张家吃饭的事。 直到郭英要睡着了,黑暗里罗永志才开了口,“明天让海英先搬咱们这屋睡来,把西屋收拾出来让继军两口子住,哪有一直在老丈人家睡的道理,他老丈人到是不在乎,可村里的人咋说桂兰?指不定还以为你容不下桂兰呢。” “行,明天海英要跟进镇里买结婚用的东西,我收拾西屋。”郭英连活也揽下了。 罗永志这才满意的睡了。 次日,周海英走的时候,听到母亲说要让她先搬到东屋住,没有一点不高兴,还问要不要一起帮着收拾,郭英让女儿进镇,推说自己收拾。 收拾屋时,见庄娟来了,想到在儿女面前的没有了地位,虽然没有被庄娟撞到,可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底气足了。 “昨天见到桂兰,我就说她是个命好的,你看看你这婆婆多好,还帮他们收拾屋子。”庄娟帮着郭英叠衣服,一边夸奖道。 郭英心下呕死了,面上假笑道,“现在的年轻人有福了,哪像咱们那个时候。” 旁的也不多说,更是一句张桂兰的不好也不说了。 庄娟挑挑眉,打昨天遇到张桂兰之后,事就一直不对,今天到罗家也是来探风的,见郭英一反常态,庄娟越发觉得事情不对。 ps: 对不起,更晚了,才写完,今天最后一更,现在写明天早上要更的去,然后这几天恢复过来再把欠下的加更补上啊,别急别急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