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旧友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八十七章 旧友

当天晚上,张桂兰让罗继军回家里去吃,自己留在了娘家,饭后给父母量了尺寸,贪黑把衣服剪了出来,晚上原以为罗继军会留在家里睡,哪成想张桂兰刚躺下,就听到外面有扯门的声音。 张桂兰披上衣服打开门,让他进来,一边插门,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 这样一来,还不知道婆婆在背后会怎么说他呢。 罗继军身上带着冷气,脱了鞋就上了炕,“不是说晚上我回来住吗?” 听这语气到像受了委屈。 张桂兰上炕给他铺被子,“我也说让你别过来了,太晚了,来回折腾也不嫌累。” 罗继军脱衣服,一脸的坏笑,“累不累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 “又不正经了。”张桂兰嗔了他一眼,“明天去镇里,早点休息吧。” 说着就一边钻进了被子里,罗继军到也听话进了自己的被子,随手把灯一拉,屋里就暗了下来,黑暗里张桂兰虽然闭着眼睛,还能感受到罗继军那灼热的视线,最后干脆背过身子,打两人同房之后,每在晚上都没闲着,甚至有的时候白天也要弄一回,上辈子张桂兰也听过一些这方面的东西,要想要孩子,在这方面也不能太频了。 感觉到身后的被子被掀起,人钻了进来,张桂兰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老实,“今晚真不行,这几天太累了。” 一只大手横在腰上,张桂兰的话一落,到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,“睡吧。” 黑暗里,罗继军的嘴角勾得高高的,看得出来心情很好。 次日,一大早两个人用过早饭,就坐着村里的马车去镇里,镇里很小,跟村里没有什么区别。有一家镇医院,也只是个平房,里面两个医生,还没有医生证,然后是供销社,至于缝纫铺子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,张桂兰才想起罗海英说的话,整个乡里怕是也没有一台缝纫机。 这可是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,罗继军还打趣她。“昨晚想提醒你的。你说太累。就没有说,今天又早上起来急着走,也没有来得急跟你说。” 张桂兰咬着牙,“你是故意的?” 看着小媳妇孩子气的一面。罗继军心情大好,“张桂兰同志,你这样就不讲理了。” 张桂兰狠狠的瞪他一眼,这个时候了,这个男人竟然还开得出来玩笑,自己可忙乎了一早上,又走了一上午,两条腿都快断了,他竟然一直在旁边看热闹。不容得原谅。 “好了好了,我有个办法,你要不要听听?”罗继军示好的靠过去,见媳妇不理自己,自顾的说道。“我有个战友,家里住在临县,坐一个小时的车就能到,我记得当年他退伍的时候回家就买了一台缝纫机,现在坐车时间还赶得上,你是要在这里继续生气,还是跟我一起去?” “你、、、”张桂兰真被他气得无语了,“你明明就想好了中午要坐车过去,就是不告诉我,看我出丑是不是?” 明明不是什么事,可张桂兰也不知道怎么了,越想越委屈,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,罗继军看呆了,在他的印象里,还是头一次看到媳妇哭,或者是在他本能的记忆里,媳妇就是一个不会哭的人。 “桂兰,别哭,我就想逗逗你。”罗继军慌了,两只手伸出去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,瞬间就急出一头的汗来。 “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看得起过我,当初娶我是因为报恩,现在跟我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负责任。”张桂兰知道罗继军此时并不是那样想的。 可是想起上一辈子的那些事,张桂兰就是觉得委屈,若是上辈子身边有个人指点她,或者罗继军对两个人的婚姻细心一点,自己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,两个人上辈子各不会形同陌路。 重生回来,要说不怨是假的,可同时更多的是她想珍惜能重新呆在罗继军身边的日子,她用上辈子自己犯过的错来警惕自己,改变自己,不让自己在犯上一辈子的错,可她也发现了问题并不在自己的身上。 罗继军是个出色的军人,却不是一个很好的丈夫,不是他不去好好做,而是他不懂,不懂得男女之间该怎么相处,想到这一点她又庆幸,这样可以猜到他与米兰以前相处时,都是米兰在主动。 可即使是这样,张桂兰只要一起到自己悲惨的一生就觉得委屈,又很迷茫自己这样的坚持到底对不对,甚至有时候会动摇。 一直一个人承受着这些,整个人就像被扯开的皮条一般,总有一天承受不了这份压力而断开,今天明知道罗继军是在跟自己开玩笑,可不知道为什么就忍不住哭了起来。 “媳妇,我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,你实在生气,打我两下也行。”就是别哭了。 罗继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看到媳妇哭,自己的心里更难受。 张桂兰扭开身子不理他,不过也慢慢收了泪,心知自己有点娇情了,可即使不哭了,也没有搭理罗继军,罗继军知道此时做什么都不对,也不敢我说。 小心翼翼的提醒道,“车快到点了,咱们到镇口去等吧。” 说完,罗继军在前面小步的走,走几步就偷偷侧头往后面看一样,看到媳妇跟了上来,才松了口气,心底却记住了,日后再也不敢开这种玩知了。 两人默默的上了车,车上几乎是空的,罗继军在前排找了个位置,张桂兰在他后面寻了个位置坐下,一路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过话,直到下车跟着罗继军一路打听到了他战友家,才发现原来这县里唯一的一家衣服铺子正是他战友家开的。 “你小子还算有良心,回来知道来看看我。”罗继军一进屋,就被一男子对着胸给了一拳,可见两个人很熟,罗继军也回了他一拳,显然是两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。 “这是弟妹吧?快进来,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去了,只是没有机会跟弟妹打招呼。”白松爽朗的跟张桂兰打招呼,一边回头往屋里叫人。“媳妇,继军两口子来了,还不快点出来。” “知道了。”张桂兰只听到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,然后一女子就从里面走了出来。 个子不高,圆脸,长的比较黑,可看着就是农村人憨厚的样,张桂兰心生喜感,主叫叫了一声,“嫂子。” “是继军媳妇吧?长的可真俊。快进来吧。”朱蓝热情的拉着张桂兰往屋里走。还解释道。“接的活多,家里有点乱,你们别嫌弃就行。” “哪的话,忙点才好。”张桂兰笑着回道。眼角扫到身旁白松的腿,才发现他有一条腿竟然是瘸的,不过没有机会让她再多想,已经进了屋。 屋里除了一铺炕,就是窗口对面放着的缝纫机,旁边的一个自己打的案子上面,摆着很多的布或者零布头,看样子铺子里很忙。 可屋里除了这些又没有旁的东西,除了一口柜子。一面镜子,就只剩下被褥套了,能看得出来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。 “就不给你们倒水了,咱们也不弄那些虚的,”白松性子爽朗。“你这小子怎么突然回来了,这时候可不是休假的时候,说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 到底是在部队里呆过的,马上就看出不对来了。 “我的事好说,先把我媳妇的事办了,这不是我们县里没有缝纫机,给老丈人做的衣服也做不上,想着你家有缝纫机,就过来了,今天还要赶回去,就麻烦一下嫂子,把这两身衣服给做出来。” 朱蓝笑道,“要真把我当嫂子,就不要说麻烦这两个字,还是把自己当外人了。当年在部队里,你可没少照顾我家老白,特别是老白出事后,福利还是你帮着挣回来的,我们可是一直拿你当自家兄弟呢。弟妹,你说今天继军这话说没说错?” 张桂兰抿嘴一笑,“可不是,该罚。” 一句话让众人都笑了。 白松在一旁落井下石,“继军,看到了吧?弟妹都说你有错,今儿个就别走了,留下来好好的別一口,明天在走,咱们两也好好聊聊。” 罗继军耸耸肩,“我到是没意见,可这不也得问问我家领导啊。” 一副弱小的撇了眼坐着的张桂兰。 白松两口子交换了一下眼神,抿嘴笑了起来。 张桂兰狠狠的挖了罗继军一眼,脸也被羞红了,惹来白松两口子越发大的笑声,白松边笑边开口,“行了,有我这个当哥哥的在,弟妹不会不同意,就这么定了,弟妹和你嫂子弄衣服去,我和继军下厨,今天让你们两个尝尝我们的手艺。” 白松跟罗继军哥两好的走了,张桂兰跟朱蓝在一起也不觉得拘束,朱蓝是个健谈的人,又不会去扒问别人的事情,让人喜欢与她接触。 张桂兰拿起她的做活,看得出来手艺很好,“嫂子,你有没有想过去城里?” “咋没有想过,可是你也看到了,如今就我们两口子生活还成问题呢,到城里咋活。”朱蓝坐在缝纫机前,也不用张桂兰指点,拿过剪好的布料就动手砸了起来。 “嫂子,我想自己做个小生意,正缺做活的人,要是我在城里安排妥了,你和大哥就过去,到时也不用租房子,直接住在店里不行,算咱们两合伙开的行不行?”生意一个人做不起来,张桂兰正想找个人合伙。 朱蓝无疑是最合适的人,两口子一起,晚上正好可以看店。 ps: 八八被一个作者开导过了,不能因为丫头们的留言而乱了心,要按着自己的想法写下去,可能是八八不会表达,把男主给弄渣了,八八慢慢往回收吧,在这里给大家认错了。

下一篇   第八十八章 吐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