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吐情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八十八章 吐情

别看朱蓝是农村人,可在镇里这些年做衣服,脑子也变通了,一听张桂兰的提议,就知道这事不但有门,而且是正在找人。 “啥合不合伙的,我和我家那口子打工就行,有地方住又能挣钱,这好地方也找不到。” 朱蓝看得明白,张桂兰就越发的喜欢,跟这样的人处事好,有一说一有二说二,也不必藏着掖着的,“嫂子,实话跟你说,我要一个卖女士内衣的店,我自己早就把样子都做出来了,只等着回去找店面租下来装一下就开店,你也知道继军现在在部队里,我也不好露面,所以我想着找个能信得过的人合伙开,今天遇到嫂子这也是缘,这个店一切由我出,嫂子和白哥只管经销,面上的事你们弄,我暗下里指点一下就行,挣了钱咱们四六开,你看怎么样?” “这可不行,我们啥也不出,吃你的住的你,还要拿四,既然你这么信得过嫂子,那就二八开吧,我们拿二就行。” “嫂子,你听我说,我给你四也是有我的想法,毕竟这店也算是你自己的,你和白哥得用心是不是?怎么也比我雇外人强,不是自己的买卖也不会用心,嫂子要真不把我当外人,就这么定了,四六开。”现在有了帮手,张桂兰的干劲也有了。 朱蓝笑了,“行,妹子办事敞亮,那就听妹子的。要是找好店面还要装修一下,等你找好了就给我们来电报,我和你白哥就过去。” “这也快,我回去就找,最多不过半个月,嫂子也把家里装置一下,到时接了我电报,跟白哥就过去。”张桂兰还有些担心,“白哥那里你用不用商量一下?” “不用,你看看我们这个家里还有啥?除了这空空的房子。就这一台缝纫机,到时直接把缝纫机一带,就行了。”朱蓝打趣道。 可也说的是事实,不过看她苦中做乐的样子,到没有因为这样的生活而整日里愁眉苦脸的。 “行,我家里也有台缝纫机,刚开始可能要苦点,东西就得咱们两个做,等慢慢上了轨道,就可以请几个女工了。”张桂兰也只是刚刚这样打算。而且现在的这个时代。毕竟认的人还很少。 朱蓝脚踩着缝纫机。手里的活不停,“咱们靠的不就是这个吃饭吗?有啥苦的,再苦还能苦过干地里的活?这辈子啊,我也没有别的盼头。存些钱跟你白哥要个孩子就行了。” 家里的条件一直不好,朱蓝也没有敢要孩子,养两个人都难,更不要说再多一个孩子了。 张桂兰保证道,“放心吧,一定能过上好日子。” 两人在屋里的话隐隐的传到了外屋,白松陷入了沉默,罗继军拍拍他的肩,白松才抬起头来。一脸的苦笑,“继军,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?连孩子都养不起。” “说什么呢,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。你还把我当兄弟,有困难了怎么不到城里找我?还是没有把我当成兄弟。”罗继军手里摘着大葱。一边往灶里添火。 白松挥着铲子在锅里炒肉,一边叹气道,“我这样哪里还有脸回去,当初要不是你,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。” “过去的事,就不要提了,我看桂兰的提议很好,等回城里我跟她一起找房子,找好了你跟嫂子就过来,到城里了离的近,有什么事还有个照应。”罗继军拦断他的话。 有些回忆不好,提起来只会让大家的心情越发的沉重。 当年在部队时,白松在训练战士投手雷的时候,分心跟旁的战友聊天,新战士手雷没有扔出去,白松发现时已经晚了,虽然自己扑过去将小战士护在身上,小战士受了伤,自己伤了腿,可也受到了上级的处分,人直接就退伍了。 当时要是没有罗继军和其他几个战友一直找上级,白松受的处分可能更大,好在小战士住了半个月的院没事了。 可惜军人的生涯就那么结束了,到底是白松一辈子的遗憾,又伤了一条腿。 “你的事也不用着急,你在部队里这么些年了,上级也是了解你,要真不看重你,这次也不会拦下你去北京进修的机会,还是想你日后的路能走的更平稳一些,才做了这样的处理。”白松把炒肉片盛出来,简单的刷了一下锅,又倒了油,油一开,就把白菜倒了进去,“我看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,你在家里没什么事就和弟妹回城里吧,省着被人传出去你是在闹情绪。” 部队有时跟国营单位一样,里面的人际关系也很复杂,而且要注意的地方特别多,一个不注意有时一句话也会成为阻拦你升职的机会,到了一定的年岁,还没有升到该坐的职位,那么就要考虑转业或退伍了。 “也就计划这几天走,这不才给她爸妈做衣服。”罗继军离开部队,也觉得做什么都不对劲,浑身透着不舒服。 白松看出他的别扭,“谁的人生路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你的路还远着,你可不要沉不住气。行了,家里也没有啥好菜,把这白菜粉条炖好了,就可以开饭了。” 白松擦了擦手,从碗柜里掏出一瓶酒,“这可留了半年了,你今天可走运了。” 罗继军把最后一口木头架进灶坑里,才起身拿过酒,看了一眼,“六十度,可是好酒啊。” 两人在外屋研究酒,屋里朱蓝已经砸出了两条裤子,上衣不好做,其中一件才做出了一半,听到外屋喊开饭了,才停下来。 “走咱们吃饭去。”朱蓝拉着张桂兰,一边把炕桌放上。 菜很简单,一个炒肉片,一个白菜炖粉条,大白米饭,可对这个家来说,能拿出这样的饭菜也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。 一顿饭,罗继军和白松把一瓶酒都喝了,白家只有一铺大炕,张桂兰在炕头,朱蓝在炕梢,中间是两个大男的,就这样将就了一晚。 一大早朱蓝就起来做活,张桂兰过意不去,到厨房去做饭,很简单,把昨天剩下的饭菜热了热,白松到也没有过来帮忙,到少了张桂兰的尴尬。 早饭时,朱蓝把衣服都赶了出来,用过了早饭,又坐了一会儿,算着车快来了,两人才被白松两口子送出了门,趁人不注意时,张桂兰塞给罗继军十块钱,罗继军犹豫了一下收了起来,张桂兰先上了车,等车快开时,才见罗继军上来。 “钱给了,老白一直不收,我说是当他们去城里的路费钱,他这才收下。”罗继军犹豫了一下,“我把自己兜里的十块钱也给他了。” 张桂兰到没有生气,“你们之间的战友情哪里是钱能买来的,你看着办就行。” 给罗继军钱的时候,张桂兰就想到了,罗继军手里没有多少钱,太少了他又拿不出手,可以他的性子跟本不会主动和自己开口要,最后就直接主动塞给他了。 “媳妇,能娶到你是我罗继军这辈子最大的福气。”罗继军握住媳妇的手,心里也暖暖的。 什么也不用说,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回想起与米兰在一起的日子,虽然两个人常年也不见面,可对罗继军说两个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在罗继军的记忆里,米兰一直是娇弱,任何时候都需要别人的照顾,却从来没有去想过他需要的是什么。 与媳妇越接触下去,他越迷茫,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?可却知道与媳妇在一起时,他可以安心的什么也不去想,甚至露出自己都不知道的一面来。 张桂兰嗔了他一眼,“原来给你钱就是最大的幸福啊?” “不是,你懂得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罗继军生怕媳妇再生气,慌乱的解释。 可越是着急越解释不明白,自己弄得一头的汗。 张桂兰抿嘴笑,“好了,逗你呢,谁让你昨天惹我哭了,不过看你表现这么好,这衣服都做出来了,就原谅你。” 怀里抱着衣服,张桂兰一颗心也飞到了家里。 两辈子了,这是她头一次给父母做衣服,回头想想,她真是不孝啊。 “媳妇,米兰的事是我糊涂了。”罗继军头一次主动提起这个,特别是前天米兰来闹过之后,“现在想想,我很庆幸还没有错到不可收拾的场面,当初娶你是为了报恩,我以为只要娶了你就是很好的照顾你了,却从来没有去想过你还是我的妻,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。如果不是你能相信我而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咱们两个也不会走到今天,你这么优秀,可以有更好的男人配得上你。” 张桂兰静静的看着他,不知不觉的眼圈湿了,若是上辈子自己能学会珍惜,而他知道去体谅,就不会有那样的结局。 上辈子的事也不能总记挂在心里,重活一世,张桂兰想好好的活,好好的珍惜这场婚姻,不想让自己再后悔,可所有的一切都要让自己来抗,她觉得好累,这一刻,听到罗继军这掏心窝子的话,她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值了。 ps: 首先,八八先自我批评,中午家里来客人,做饭了,没有来得急写,就没有更,客人走了之后,八八看朋友穿的那么性感,自己像个农妇,就去淘宝买了条裙子,然后再过来写时,写的很慢,就拖到了现在,对不起,这几天一定存稿,不让丫头们一直等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八十七章 旧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