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遇到对手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章 遇到对手

孙淑波见女儿回来了,还带着罗海英过来,也没有多问,给三人倒了糖水,便去做饭了,张桂兰这才问起罗海英与周成才结婚的事。 “你去镇里买结婚的东西,都买啥了?”不用问张桂兰也知道,除了供销社,镇里哪里有卖东西的地方,供销社里都没有啥东西。 “买了盆和香皂,还有小镜子和手帕,被子他家做了,其他的也没有什么要添置的。”现在结婚也多买这些东西,特别是现在心态放平了,罗海英更不会觉得有不妥的地方。 罗继军在一旁听着,却没有什么反应,他一个大男人不懂这些,况且他结婚的时候连这些东西都没有买给媳妇,现在听妹妹结婚买这个,到觉得已经不错了。 张桂兰却皱起眉头,“按理说周家就这么一个儿子,条件又不差,周成才又是镇里上班,挣着工资,买这点东西总让人觉得不像在结婚,到像对付一下就行是的。你去镇里见周成才时,他说什么了?” 换做以前这话张桂兰不会说,可是现在不同,罗海英拿她当嫂子,信得过她,这话她就不能不说了,况且她还明知道前面是火炕,就更不能不说了。 罗海英现在知道张桂兰说这些是为了她好,不然换成以前早听到这话早就炸了,现在还能跟坐下来跟着一起探讨这事,“成才妈说结婚只是一天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,省些钱留着过日子才是正八经的,我去镇里时,成才也是这么说的,我也就没说啥,再说别人结婚时也差不多,我更不好说啥。嫂子,听你的意思,他家还有别的想法?” 罗海英回想起周家的事。眉头也慢慢的皱了起来。 “按理说周家是村长,在这事上再省也该顾及村长的面子,要比别人家弄的更好一些才对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张桂兰一点点引导罗海英,不可能一下子挑破了,“对了,你去镇里时,看到成才过的啥样?” 罗海英的脸一红,“跟他一比,我就是个村妮。他像城里人。不过成才说他就喜欢这样的我。” 张桂兰暗下摇头。“海英,成才穿的不错吧?你们结婚了,也没有说给你做两身衣服,这点可说不过去了。只动动嘴皮就把你哄住了,你也别怪嫂子事多,就是我和你哥结婚,你哥还给我做了两身衣服呢,他家咋地?就这样把人娶过去了?咱们也不差那点东西,可这样一来,总让人觉得他们家看不起咱们家似的。” 罗海英默声不语。 她想到了去镇里时,成才一身的西装,一点皱子都没有。一双皮鞋光的都能光镜子用,说话也是普通话,站在一起就让她有自悲感。 张桂兰知道罗海英听进去了,也不再深说,“这结婚一辈子就一次。可不能当儿戏,咱们是本本份份的姑娘,嫁过去是要好好过日子的,他们家拿多大的诚意娶咱们,就代表着嫁过去后在他家的地位如何,一开始都不在乎你,嫁过去日子更不好过。” 自始至终,坐在一旁的罗继军都没有开口,不过看着他后来慢慢皱起来的眉头也知道他听进去了,甚至想到了一些的事情。 “嫂子,我知道了,谢谢你告诉我这些。”罗海英再抬起头时,脸上带着一抹的笑,“我现在回家跟妈说说这事去,嫂子,你们就在这吃吧,我跟妈说一声。” “行,好好跟妈说,能谈的事别闹得像打架一样。”张桂兰送了罗海英出去。 罗海英又跟孙淑波道别,“婶子,我先家去了,改天再来。” 孙淑波探出头,“海英在这吃吧。” “不了,我回家做饭,改天再来。”罗海英笑着回道,到了院门口,让张桂兰回去,“嫂子进去吧,就这几步道。” 张桂兰点点头,还是看着她走出十多步了,才转身回了屋。 屋里,罗继军一见她进来,就开口问,“你说周家是不是有别的打算?” “不是让你找人打听了吗?现在还没有消息?”张桂兰坐到炕上,把包打开,将里面做好的衣服拿出来。 “这事我后来也没有问。”罗继军心虚。 又没有底气,他一心只在工作上,后来又被家里的事搅得乱七八糟的头晕脑胀的,哪里还记得这事。 张桂兰也理解他,“我看周家是没把这门婚事当真,即使小姑子嫁过去了,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,周成才在镇里呆着早就眼花缭乱了,小姑子又常年呆在村里,两个人在一起跟本没有共同话题,慢慢两人就会像陌生人一样,你觉得他们真的合适?” “周家本本份份,儿子也会吧。”罗继军自己都骗不了自己了。 这个问题他也想过,不过从来没有深想,现在看周家的做事态度,才细细的品出来有些不对味了。 张桂兰知道罗继军是聪明人,有些事情只要点一点,他就会明白,也不在深说,拿了衣服去了外屋,孙淑波一直侧耳偷听屋里的动静,见被女儿抓到了,不由得烫耳。 “妈,衣服做出来了,你试试。”张桂兰抿嘴一笑,忽视母亲脸上的尴尬,“没有烫,先试试合不合试,不行我在改改,里面留出余地来了,大小都能收放一些。” “这得我少钱,我们在村里又不用出门,做这些干啥。”嘴上说着,可孙淑波还是笑的合不拢嘴,帮女儿的帮助下把衣服换上,“正合适,我家桂兰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 孙淑波摸着衣服,不由感叹道。 “合适就行,还有条裤子,呆会儿你也试试,还有爸的,我就放在一起了。”张桂兰蹲下身子帮着烧火,“又是白米饭,家里大米也没有多少了吧?留着点你们吃吧,我们在城里天天能吃到。” 现在家里都穷,虽然吃得饱,可多数的时候都是苞米茬子,水稻也是前年才开始试种的,家家产量不高,还要往上交。 “家里还有一袋子呢,我和你爸也不爱吃。”孙淑波说着谎话。 张桂兰听了也不挑破,心下却涩涩的,暗下决定,这次回城里一定把生意做起来,好把父母接到身边去,上辈子不能尽的孝,这辈子一起补回来。 罗家里,罗海英一回家就拉着正在做饭的母亲往屋里进,郭英忙把柴添进灶坑里,一边骂道,“这要是赶着投胎去,啥事不能在这说。” 到底还是跟着女儿进了屋。 “妈,你说周家是啥意思?”罗海英也顾不得跟母亲闹脾气,直接就问。 郭英被问得一头的雾水,扯着腰上的围裙擦手,“咋了?周家咋了?欺负你了?” “妈,你看周家是村长,成才又在镇里有工作,结婚一身新衣服也不给我做,东西买的也不多,还不如普通人家呢,他家是不是看不上我?”罗海英一路往家走,最后总结出这个理由来。 郭英一惊一乍的,此时也不出声了,细细的品着这事,良久才开口,“你不说我还真不想到这事,就是婚后要好好过日子,结婚也没有这么寒酸的,难不成他家还有别的打算?” 罗海英扭身坐到炕上,脸色不佳。 “行,等吃了晚饭,我去周家问问,这婚不能这么结,要是他家不拿出个像样的彩礼来,咱就不嫁了,到时大不了让你哥在城里也给你找个工作。”郭英打看到米兰的好工作后,底气也足了。 罗海英不语,现在这事只能让母亲去问问,探探周家到底是什么意思,要真是不行、、、、也总比嫁过去之后后悔来不及强。 罗家的晚饭很简单,苞米茬子就着土豆酱,还有几头毛葱就算是菜了,罗永志在地里干了一天的活,连吃了四碗苞米茬子才撩了筷,罗海英和郭英吃的都不多。 饭后郭英把事跟罗永志说了一下,罗永志想了一下,也同意她去,却嘱咐道,“你到周家好好说,别几句就跟人家吵起来,到底周家是村长,况且这事也许是咱们想多了。” 到底,骨子里罗永志是本份的,把所有人都想的很善良。 郭英一得到自家男人的支持,可谓干劲十足,风风火火的就直奔周家而去,周家离米家很近,只隔了两家,到周家时还能看到米家里很多人,说话声很吵。 周树民在弄菜园子,一见到郭英来了,忙喊了屋里的媳妇出来,“亲家来了,快进屋吧。” “嫂子来了,快进来坐。”廖有霞从屋里迎了出来。 郭英也不客套,几个大步进了屋,身子往炕上一盘,就直接开口,“我说亲家,两个孩子的婚事订在了六月,这眼看着目子就要到了,结婚的东西也该置办了吧?” 看着来者不善,廖有霞也不着急,笑着坐到炕上,“前几天海英不是去镇里了吗?回来买那点东西我还说她了,这是要结婚了,也不能在这里省,今儿个还跟成才他爸说明天带着海英去镇里做几身衣服呢,再把东西置办一下,赶情也不用我去了,嫂子就过来了。” ps: 八八继续写去,写完了直接更上来啊,把今天的三更更完了,还要存明天的稿去,撒泪的飘走,还没有吃早饭的苦命人、、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