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隐下的女人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二章 隐下的女人

马车上,郭英像只斗志昂然的公鸡,目视有方,无视掉同坐在马车上的米家三口人,高高在上距人之千里之外的样子,偏偏用在这里,怎么看怎么有些不沦不类的。 米家的人自然是没有人把她放在眼里,庄娟又是个会说话的,跟廖有霞一路聊的像亲姐妹,还说好了等有机会廖有霞进城时去看庄娟。 到是郭英自己把自己弄了一肚子的气,想到临走时家里男人交代的话,到底忍住了没有开口,一到镇里就甩着脸下了车。 廖有霞也只能跟着郭英走了,一路上受了气,郭英把气都撒到了买东西上,不但挑好的,而且是一样也不省,昨天廖有霞嘴上说今天来镇里,也想着到时怎么在罗海英的面前圆过去,哪里想到是上来的是郭英,心下就有些气不过,一路上才跟着庄娟一直说话,故意气郭英。 现在看到郭英大肆的买东西,廖有霞知道错了,她不是再不高兴,也不该在马车上联合庄娟气郭英,现在好了,庄娟拍拍屁*股走人了,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承受着郭英的怒火。 “嫂子,你看这衣服还得海英亲自过来,不然这大小也弄不好啊。”看着郭英手里拿着的呢子布,廖有霞只觉得肉疼。 “不用,来的时候我都量好尺寸了,按那尺寸算再多买半尺就足够用了。”郭英现在心里舒服了,特别是看到 廖有霞一脸心疼的时候。 郭英跟卖布的说了尺寸后,挑了几块布,一样各扯了一块,让人包了起来,廖有霞掏钱时直心疼,等从供销社出来的时候,脸都绿了。 到是周村长不以为意,这儿媳妇也算是他亲自挑的,家里虽然一般。可有个儿子在部队上当营长,算一算那可是比镇长还大呢,说出去他也有面子。 这也是为什么儿子在镇里上班,而他还执意让儿子在农村找媳妇的原因。 眼看着就中午了,周村长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,张罗道,“吃了饭再往村里赶吧,前面有一家小店,虽然是个人家,不过也对外卖东西。一人吃碗面条再回吧。” 廖有霞心疼钱。面上又不会说出来。还要笑着张罗,“可不是,嫂子,咱们去吃了面再回吧。” “行啊。我这可还真饿了。” 三个人坐上周家的马车,在镇子十字路口的第一家停了下来,周村长去栓马车,廖有霞带着郭英进了屋,显然廖有霞也来过这里。 这一进来好,到是遇到熟悉的人了,正是周成才,身边还坐着女的,两人正在吃面。不知道说了什么,正开心的笑着,然后被进来的郭英和廖有霞撞个正着。 郭英当场就大着嗓门喊起来,“成才,这女的是谁?你对得起我家海英吗?你们可是马上要结婚了。你在外面搞外遇,你还要不要脸?” 她这样一撒泼,被撞到的一幕惊到的廖有霞才回过神来,忙上前去劝慰,一边质问向儿子,“成才,这是你同事吗?” 心下却也没有底了,儿子在镇里上班,一周才回一次家,在镇里干啥他们也不知道,这万一真和别的女人弄出点啥来,他们也管不住啊。 周成才也吓了一跳,万没有料到会撞到罗海英的家人,特别是这一上来就劈头盖脸的骂起来,也惊到了,直到被母亲一问,才缓过神来,忙站起来解释。 “婶子来了,”先跟郭英打招呼,一边解释,“这是我同事的妹妹,我同事一会儿过来,我们先到了,这就说了几句话。” 周成才的工作说是工作,其实也就是一个临时工,在镇里看着变压器,不过也是个闲职,一个月也就五块钱,供吃供住到也能存下这五块钱。 廖有霞的脸色才缓过来,笑道,“嫂子你看这是误会了,是成才同事的妹妹,咱们也快坐吧,这赶巧在这里遇上了。” 拉着堵气的郭英,廖有霞又跟儿子道,“这不是你要结婚了吗?我和你婶子到镇里来给你们买东西。” “我说成才啊,虽然这是你同事妹子,可你也要保持距离,刚刚我们进来一看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偷情的小情人呢,你可不能对不起我家海英,要是你真看上别家女的了,也早点跟我们说一声,现在还没有结婚,反悔还来得急。” 刚刚扭转的场面,因为郭英拦过的话又陷入了尴尬。 周成才接到母亲的眼神,上前哄道,“婶子,我打小啥样你还不知道的,除了海英我可是谁也不娶,你就放心吧,要是我做了对不起海英的事,就让我断子绝孙。” 周成才说完,还假装给自己一个巴掌,“以后见到小姑娘我也离得远远的,今天的事你可别跟海英说,看她她伤心,我这更难受。” 他这样,到让郭英气不起来了,得意的同意,还不忘记挑衅的看向那低着头坐着的姑娘,“行了,今儿就原谅你一回,再有下次我可不饶你。” 廖有霞松了口气,暗下瞪了儿子一眼,这才往那边低着头坐着的姑娘身上打量去,没等问什么周家男人进来了,看到儿子在也是一愣,旁边还有一位姑娘,他是跟本没有看到。 直接点了三碗面,周成才又哄着说今天丈母娘来了,又加了个炒鸡蛋,面条上来的时候,周成才的同事来了,果真见那女孩叫对方大哥,这事才算是过去了。 回到家后,郭英拉着罗海英说都买了些什么,一脸的笑意,“成才到是个有心的,他那个妈小心眼,他看我去了,特意点了盘炒鸡蛋,你嫁过去可不会吃亏。” “一盘炒鸡蛋就把你收买了?”罗海英不喜欢母亲这副势力眼的样子,一点小恩小慧就能收买她。 郭英瞪了她一眼,“你懂什么?他现在重视我这个丈母娘,就说明他很在乎你。今天撞到他跟一个女的吃饭,被我误会当场发脾气了,解释清后,他也没有一句怨言,你说这样的好姑爷到哪里找去?” “他和一个女的吃饭?”罗海英打起了精神,“什么样?多大了?哪的人?” “你别多想了,是他同事的妹妹,正巧遇到了。”郭英不以为意,“天色也不早了,晚上吃啥?去把你大哥叫回来,这眼看着要回家了,还一直在人家住着这叫怎么回事。” “大哥帮张家播种子去了,晚上得在那边吃,今天就播完了,明天咱家播,不用叫他也回来了,你现在这样去叫,到显得生气大哥帮人家干活似的。”罗海英没动地方。 郭英的脸一沉,“咋不先帮咱家播?” “咱家的地还没有弄完呢,你要是跟着上地,咱们家弄完了。” “没弄完咋了?那你大哥就不会先帮咱家弄去?” “你有火别冲着我发,要发对着大哥发去。”罗海英起身生气的甩身走了,“人家说是同事的妹妹你们就信,我看指不定是他处的对像呢。” 听到外面女儿的嘀咕声,郭英喊道,“啥处的对像,就你爱瞎寻思,成才我看着挺好,一心里都是你,你嫁过去好好过日子。” 喊完也不管听没听到,郭英心里舒服了,脱了鞋往炕里一躺,离做晚饭前还有段时间,正好能眯一会儿,这折腾一天也把她累坏了。 罗海英听了那事之后心里就不踏实,不知不觉走到了张家,看到张桂兰在菜园子里种菜,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,“嫂子,我帮你一起弄吧。” “不用,种完了。”张桂兰正好从园子里出来,手里还拿着一把小白菜。 张家用稻草弄了个帘子,下面种了些蘸酱吃的小青菜,现在长的还不大,一颗也就四个叶,不过也能吃了,张桂兰摘了一把,留着晚上弄着吃。 把菜用水泡上,又洗了手,张桂兰进屋才问道,“一副无精打采的,这是咋了?” “嫂子,妈今天去镇里了,遇到成才和一个女的一起吃饭,说那个女的是成才同事的妹妹。”罗海英觉得能给她出主意的只有嫂子了。 张桂兰原本跟罗海英提彩礼的事,就是想让婆婆跟周家去闹,最好周家会因此而不要这门亲事,没有料到周家这么满意罗海英,竟同意重买彩礼,这样一来她做的事到也没有用了,不想竟能撞到周成才与那个女的,这也算是一步好棋。 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 “嫂子,我总觉得他们不是普通的关系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。”罗海英苦恼不已,“我该怎么办呢?” “这个就看你想怎么办了,如果你要是相信他,就可以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,如果你放不下,就自己暗下去打听,把事情的真相打听出来,若真的只是普通朋友,那以后你与成才在一起,心里也不会有隔膜。”张桂兰也只能点到这里。 罗海英点点头,“嫂子,我想去打听打听,不然心里总像有个事是的。” “行,这事你哥在行,等你哥回来,你找你哥商量一下,跟我一起做饭吧,晚上在这吃。”张桂兰松了口气,总算是有所行动了。 ps: 总算今天赶出来了,我做饭,然后存明天的稿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