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:形动起来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三章:形动起来

这个时候家里没有什么菜,张桂兰把摘回来的小白菜洗干净,又洗了些毛葱,用鸡蛋炸了个熟酱,炒条炖腊肉,腊肉也都是自己家抹的,留着来人的时候吃,白菜豆腐汤,主食是玉米白面的二合面的大饼子,张桂兰最后又把酱缸里的咸菜拿出来放了点油炒了一下。 罗海英打下手,很快就做好了,两个人刚把饭菜摆好,罗继军和张家夫妻也回来了,看到罗海英在张老五还笑着打趣今天得多吃点,给罗海英造了个大红脸。 罗继军看到媳妇跟妹妹处的好,也高兴,晚上还和老丈人多喝了几杯,回到屋里时脸还犯着红,张桂兰给他拧了条毛巾擦脸,一边叫罗海英把事情说一下。 罗继军脸上的笑意慢慢退了下去,“这事你别急,许是你多想了,明天咱家的地忙完了,我就进镇里去打听打听,我们回城里也不差这几天的功夫,你先别露出马脚来,万一是你多想了,让那边知道也不好。” 罗海英听到大哥帮自己出头,也放心了,“那行,天晚了,我就回去了。” 张桂兰拉过罗继军,“大黑天的,你去送送。” “嫂子,不用,我敢。”罗海英感激的谢道。 “让你哥送你,又不是旁人。”张桂兰将罗继军推了出门。 原本张桂兰也没有想让罗继军送,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也记不得太清了,上辈子隐隐听说村里有个男人就爱黑道里堵女的,村里有小姑娘正好来月经,吓坏了绝了经,嫁人也一直没有生育,看了医生吃了药来月经了,却一直不停,再吃药停下来,便又一直不来。 不记得大体时间了。张桂兰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稳妥一些好。 罗继军回来时,张桂兰把被子都铺好了,罗继军往炕上一躺,“海英的事多亏你了。” 当着妹妹的面,罗继军轻描谈写的说没什么事,可他是侦察兵出身的,一听就闻到了不同意义的味道,知道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。 “我也是多想一下,谁知道就真这样。不过可能也是咱们多想了。后天你去的时候好好查一查吧。”张桂兰当然不会承认。寻了个适当的理由。 “明天我看看让人给白松带个信去,让白松打听,这样也方便。”罗继军起身脱衣服,还不忘记打趣。“今天白天当了一天的牛,晚上可不能再耕地了。” 张桂兰的脸一红,呸他一口,“不知羞,你想耕我还不用呢。” 两口子打趣了一翻,这才拉了灯睡觉。 次日一大早,罗继军用过饭就回家了,张老五也收拾东西,“咱家弄完了。今天我去帮罗家,反正要不也是呆着。” 孙淑波不愿意,但是也没有多说,张桂兰也要回去帮着做饭,就跟着父亲一起回去了。 罗家。罗继军一回来,就拉着罗海英到西屋说话,看着兄妹两个说悄悄话,郭英还是高兴的,见女儿一出来就说要进镇里,郭英问了见不说,也只能让人去了。 这时张桂兰和父亲又走进来,郭英更顾不上多寻思这事。 罗永志看到张老五过来帮忙,也高兴,“海英他妈,你也一起上地吧,让桂兰在家做饭,中午做什么,你把菜都拿出来,孩子也不总在家呆,找不到地方。” 面上是为了张桂兰好找,可都听得出来罗永志这是在告诉妻子虽耍小心眼,该拿的拿,没有的就拿钱买,被当着众人的面这样点,郭英脸色不好看。 “桂兰一个人能做好吗?我留在家里一起弄吧。”郭英更不愿意上地。 “就四口人的饭,有啥做不好的,傻愣的。”罗永志眼睛一竖,跟张老五先出屋了。 罗继军不想媳妇受气,“妈,中午做啥?东西都在哪呢?” 为了不让母亲为难媳妇,罗继军把事情拦了过来。 郭英气得直翻眼,“家里就这条件,能有啥菜,一会儿去村头买块豆腐,有豆角丝,我早上切了块腊肉,别都放里了,晚上还有一顿呢,主食就大米饭吧。” “妈,有没有面,中午吃饼,下午也有力气。”罗继军想到在老丈人家吃的二合面的饼,“咱家有也面吧?拿出点来,中午让桂兰烙饼吧。” “那得多少油?再说了面还是过年时省下来的,咱们可都没舍得吃,留着过节包饺子啥的,现在吃了过节吃啥?”郭英一听还要吃饼就炸了,“大米饭可也不是家家都能吃上的,现在大米多贵?有大米的也都拿去卖了,留在自己家吃那就是不会过日子。” 郭英这哪里是诉苦,跟本就是变向的在数道张桂兰。 张桂兰也不出声,反正罗继军挑的话,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,有什么她就做什么,到时看饭不好不用问,也知道毛病出在哪里。 “行,我看干脆不吃更省事。”罗继军听了火气就大,“我去村里看看,哪家有卖面的。” 扭身就私外走。 儿子要出去买面,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? 郭英气极,想叫住儿子,又觉得没有面子,喊向张桂兰,“还不快去把人拉回来,为了吃口面出去丢人,也不怕骚得慌,我现在就去拿面,吃,都吃了,一点也别剩。” 张桂兰佯装没听懂,眨了眨眼睛还站在原地。 “你是为了看起来高才长脑袋的吗?”郭英怒气冲冲的丢下句话,一把推开张桂兰,自己追出去了。 咦? 张桂兰稳住身子,细细品刚刚婆婆丢下的那句话‘为了看起来高才长脑袋的’,这可是句高难道的话啊,想不到婆婆竟能说出这样有内涵的话来,果然有两下了。 不出两分钟,母子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,罗继军趁母亲不注意,还对张桂兰眨了眨眼睛,似在说你看我这招好使吧? “家里就剩下不到二斤的油了,你看着弄,还有半年到过年呢。”郭英脸色别提多难看了,“面在碗架子下面米袋子的后面、、、、你看着做吧。” 郭英想说别弄太多,可看到儿子在一旁,到底没说出来,堵气的一甩胳膊走了。 张桂兰抿嘴偷偷的笑。 罗继军邀功的上前,“我现在可连我妈都得罪了,晚上你得好好补偿我。” “你妈说我是为了看起来高才长脑袋的,可不会做买卖,是你自己爱得罪人的,我可没有让人去得罪。”张桂兰转身去了厨房,低身把面袋子给翻了出来,藏的可真够隐蔽的。 敢情这不是防贼,到像是防日本鬼子的。 面还有大半袋子,起码得有四十斤。 张桂兰撇撇嘴,婆婆还真是抠门,看不上自己这个儿媳妇,儿子大老远的回来了,吃顿饼都舍不得,也真是够奇葩的了。 弄了半盆的面端出来,见罗继军还傻站在那里,笑道,“干什么?不上地了?” “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我妈说的?”罗继军还是一脸的不敢置信,见媳妇点头,惊愕不已。 张桂兰也笑了,“可不是,骂我没长脑子呢。” 罗继军哭笑不得。 “行了,快上地吧,不然又该说不好听的了。”张桂兰是跟本没有把婆婆的话放在心里,自然不会生气。 罗继军见了松了口气,“媳妇,你真好。” 傻笑两声,转身大步的走了。 中午饭要自己做,张桂兰送走了罗继军也没有闲着,先把面揉出来放在一旁醒着,烧水把豆角丝炒了出来,切好腊肉留着备用,把白菜切出来洗好,才拿着盆去村头捡豆腐。 婆婆没有留买豆腐的钱,张桂兰也懒得和她计较,不过最后犹豫了一下,还是让卖豆腐的人家记账,端了四块豆腐回了家。 老人说的好,你帮人十分,当有一天你只肯帮八分了,他便会清空你所有的恩,宁愿选择只帮他七分的人做朋友,一粒米养恩人,一石米养仇人,老人说的话没有错,不要动不动就倾其所有,不然交不到人,反而让人恨上了。 张桂兰也藏了私心,这次买豆腐的事虽小,可是她只要花钱了,就开了一条这样的路,日后不管做什么事,婆婆都不会掏钱,甚至觉得让她花钱理所当然,她要是不掏,就会被婆婆背后指责,到不如不开这样的先河,没有这习惯,日后这样的事也就省着麻烦了。 端着豆腐回家,张桂兰先把饼烙了出来,白面的油饼,油放的不多,却每张都软软的又泛着黄色,看着就让人有胃口,烙出的饼放在盆里用盘子扣住,上面又盖了块蒸布,才把腊肉和豆角丝炒了,最后做的白菜豆腐汤。 摆好桌子碗筷,没歇上半个小时,下地的人就都回来了,张桂兰打了水给大家洗脸,又往灶炕里添了把火,把汤勾了个芡,才出锅,把饭菜都摆上去。 满满的半锅白菜豆腐汤,几个人敞开了吃,菜做的都足量,饼烙的又好,罗永志连连夸了几句说张桂兰的手艺好,郭英看着一桌子的菜和饼,满心的心疼,到底吃的时候也觉得好吃,没有说什么。 饭后,罗继军帮着张桂兰收拾桌子,才刚拿起碗筷,郭英就叫住他,“你快去上地吧,这里我帮着收拾。” ps: 是不是八八每天更的太多了,然后就不好要票票了啊?俺看到那些一天一更的,丫头们为了加更,使劲的投票,然后才加更一章、、、、同人不同命,哭着跑开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