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婆媳斗法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四章 婆媳斗法

罗继军原本不想听母亲的,衣角被扯了一下,见到媳妇给自己使眼色,交换了个眼神后,这才放下碗筷走了。 干了一上午的活,郭英累得腰酸背疼,人都一走,她马上就躺到炕上,哪里还帮着收拾桌子,不但如此,还记着问豆腐的事,“炖了半锅的豆腐,得好几块吧?钱给了吗?” 张桂兰就知道会问这个,手麻利的收拾桌子,一边无辜的问道,“妈走时给我留钱了?放哪了?我没看到,就跟他家佘了四块豆腐,说改天再送过去。” 郭英气的快吐血了,“你自己不是有钱吗?还用我留钱?吃你几块豆腐就舍不得了?还没有让你养老呢。” 连掩饰都懒得做了,直接就把实话说出来了。 “妈,你当时也没有说啊,你要是说了,我能舍不得这几块豆腐钱吗?再说爸走的时候还告诉你把菜都弄好了,我也没有多寻思啊。”张桂兰也不是不认错,偏就不提出钱的事,“再说妈发这么大的火干啥?知道的是你怪我没办好事,不知道的还以为妈在算计儿媳妇的钱没算计来,弄一肚子的火气呢,还是因为这几块豆腐,传出去都磕碜。” 这话呕得郭英胸口都要炸了,浑身也不累了,从炕上坐起来,“去,你一会儿就去把豆腐钱给结了,我们罗家可是从来都不赊账,几块豆腐还是吃得起的。” “行,我一会儿就去。”张桂兰端了盘子去了外屋,又探头进来,“妈,那钱你放在哪了?我的钱放在我妈那里了,要是你不急着,一会儿我收拾完了回家去拿也行,不过这功夫我妈怕是上地了,家里锁着门呢,我这也没有钥匙。要不你先拿钱垫上?” “你就在这等着我呢是不是?”到了一定的程度,人就气不起来了。 郭英的火烧的不能再烧了,到最后却突然灭了下来,一个转身背对着门躺回了炕上。 厨房里,张桂兰心情愉快的勾着唇角收拾碗筷,收拾妥后,直接去了西屋,往炕上一躺,这可是他们结婚的新婚,虽然没住几天。可也是有感情的。 春困秋乏。又干了一小天的活。张桂兰躺在炕上不多时就睡了,东屋里郭英半响听不以动静,翻了个身叫了一声,见没有人应。以为是去给豆腐钱了,这才满意的闭上眼睛。 罗海英到了镇里就去公社借了电话,按照大哥的交代跟白松说完后,连脚都没有歇就往回赶,到家的时候又饿又渴,自己到厨房里翻吃的,一大碗的豆腐汤,两个饼子,下了肚子之后。整个人才活了过来。 她先到了西屋,见嫂子在睡觉,就转身去了东屋,郭英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动静,以为是张桂兰。回头看了一眼是女儿,这才清醒过来。 “回来了?在镇里吃的?咋回来的?成才找车送你回来的?”一开口就是一堆的问题。 罗海英脸一沉,躺到炕上才开口,“我自己走回来的,你能不能别开口闭口的就是成才,我还没有嫁过去呢。” 今天为了成才的事奔波一天,又累又渴,听到母亲提起这个,罗海英不火大才怪。 “好好的,哪来这么大的火气,人家成才又没有惹到你。”这时郭英也猜到女儿是走回来的了,也不跟她计较,“你大哥叫你进镇里干什么啊?弄得神神密密的,是不是跟张桂兰有关?” “好好的,你又把嫂子扯进来干什么?”罗海英不愿听这话。 “你是不知道,她还想跟我藏心眼呢,哼,真以为能耍得过我,还不是乖乖的送钱去了。”郭英一脸的得意,“让她买几块豆腐都舍不得花钱,你大哥挣钱可都养她了,让她花点钱还心疼上了,就是你大哥把她给惯的。” 罗海英越听这话越不对,“妈,你又闹腾什么,就是几块豆腐,又没有几个钱,你拿了就是了,干啥非得让大嫂拿啊?大哥的钱你也不要说都给嫂子花了,嫂子才去城里几个月啊,再说米兰后来又去了,我听说大哥还给米兰钱了呢,大哥一个月就三十多块钱,除了给米兰的,家里都不够用,还不是要花嫂子挣的钱,要我说你别总看不上嫂子,嫂子挺好的,比米兰好。” “别给你点小恩小慧就把你收买了,她哪里配得上你大哥。” “妈,你小点声。”罗海英急了,生怕被听到了,这是啥事啊。 “怕啥,她去还豆腐钱了,没在家。” 罗海英困惑道,“妈,嫂子在西屋睡觉呢。” “睡觉?”郭英声音提了起来,“她没去送钱?” 当场脸色就不好看了。 “妈,你小点声,”罗海英也躺不住了,坐了起来,“不就是几块豆腐吗?你要是闹你就闹,反正丢人全家跟着你丢人。” “钱是小事,关健是她的态度问题,我现在拿捏不住她,将来到城里让她养老了,她还不得给我和你爸气受?”郭英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地。 “你和爸才多大岁数?就整日里想着那些事,还远着呢,在说嫂子也不是那样的人,你就别闹腾了。”罗海英也烦了,“我看大哥和大嫂还是早点回去吧,这样你也不用闹了。” “你这死丫头,说啥呢。”郭英见女儿不高兴,也不敢再多说了。 罗海英躺回到炕上,一会儿就睡了。 郭英却睡不着了,只觉得骨头里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,闹心的想骂人,偏偏这事又不在理,骂也骂不出来,只能自己憋着这口气。 西屋里,张桂兰睡的香,跟本不知道婆婆被气成什么样。 另一边,白松接到罗海英的电话后,也不耽误,直接就坐车往这边赶,到镇子时正好是下午,找了个地方借住,才在镇里遛起圈来。 他是外镇的人,眼生也没有人认识,跟人打听事又让人察觉不出来,只觉得像在聊天一样,毕竟是侦察兵出身,还有一套自己的套路,只一上午的功夫就把事情给打听出来了,直接就往廖家屯赶,正好有顺道的马车,才少走了一大半的路。 天黑的时候,白松才到屯子。 罗家的地早就收完了,张桂兰又躲回自己娘家去了,罗继军也跟着去了,郭英不满在家里骂了一会儿,没有人理她,也骂不动了。 特别是在知道豆腐钱真的没有给之后,郭英的脸色更难看,这事被罗永志知道了,二话不说骂了郭英一顿,郭英这才老实。 白松一进村,就直奔罗家,在院门口遇到了罗海英,没进罗家的门,就被带到了张桂兰家。 罗继军和张桂兰跟父母坐在院子里聊天,见白松来了,马上将人领进屋里,看样子一脸的灰,就知道急着赶路还没有吃饭。 二话不说,张桂兰直接在厨房里揉了一块面,扯了一半盆的面片,里面打了两个荷包蛋,罗海英帮着打下手,白菜炝的汤,热气腾腾的端进了屋。 屋里张老五夫妻都在,白松也不可能说打听的事,等把张桂兰做的半盆面片都吃了,才借着要消化食,跟着罗继军出了屋。 两人站在院子里抽烟,张桂兰带关罗海英坐在厢房里,听不清外面的两人说了什么,直到外面的天大黑了,白松被安排到在正屋跟张家老两口一起睡,罗继军才回来。 “怎么样?都打听到了吧?”其实看到罗继军脸色不好,张桂兰就知道了。 特别是上一辈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更不用确定了。 罗海英也看出兄长的脸色不好,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,可两只手紧紧的拧着衣角,咬着下唇,还没有听就已经受不了了。 罗继军坐下,才开口,“打听到了,那女的姓董,叫董春红,今年十八,跟海英同岁,没有父母,和一个哥哥相依为命,他哥也是临时工,跟成才一样看着变压器,平时兄妹两个就都住在公家安排的宿舍里,与成才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不过没有别的事传出来。” 可就是这样,也已经让人接受不了了。 这是什么年代?男女同住在一个宿舍里面,说啥事也没有,可那名声传出来也不好听啊。 一时之间,屋里陷入了沉默。 罗继军到底是有主见的,“这门亲事,我看就算了吧。不管成才与那个董春红有没有什么关系,可有这样的事,日后在你们夫妻之间也是个疙瘩。” “哥,我想找成才问问。”罗海英不死心。 罗继军也不反对,“问问也好,看看他是怎么说,若他跟你说实话,证明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事情,反过来说,即使他跟你说实话了,也不代表他们之间什么事情没有,到底这事怎么决定还是看你。” 张桂兰一直没有开口,她知道结局,却不能说出来,况且这婚事上罗继军做为兄长都没有掺和,自己这个外人更没有资格管了。 该提醒的也提醒了,现在只能看罗海英自己的了,况且就是罗海英自己不同意,还有两边的家长呢,都过了礼日子都定了,要是退婚,对两家影响都不好,特别是这个时候在农村。 ps: 嘴都起泡了,不知道哪里来的火,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