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闹开了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五章 闹开了

罗海英回到家里后,辗转一晚也没有睡,直到天亮了才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,郭英过来叫女儿吃早饭,见人叫了几次都不起来,有些担心。 “海英,到底出啥事了?好好的咋不吃饭了?”郭英平日里对女儿虽然没有什么好语气,可那也是撑在手蕊里心疼养大的。 农村又是这个条件,他家能让闺女不上地干活,就已经算是娇宠呢,不然这么大的姑娘,哪个不下地?满镇子里去打听一下,也没有几个。 “我不饿。”罗海英刚眯着就被吵醒,心情更烦。 “你这孩子,不饿也得起来,这都几点了?一会儿你爸看到又要说我把你宠坏了,再说你大哥也要走了,你去把人叫回来,回来这些天总共就在家住一晚,像什么样子。”郭英不惦记着收服儿媳妇呢,自己又放不下脸去叫人,只能让闺女去,扯开被子,“傻愣的,都十八了,马上就要嫁人了,都快中午了还不起来。” “妈,你烦不烦啊?我不嫁了,还嫁什么人啊?你让人给周家送信去,问问周成才他还要骗咱们家多久?”罗海英扯过被子蒙到头上,愤然的喊着。 郭英愣了,“这是咋地了?好好的咋闹起脾气了?成才做啥了?哎呀,前天你进城,是不是跟这有关啊?你说你这孩子,到底是咋回事啊?你也不说明白了就说退婚,咋就这么不让人省心。” 郭英就觉得奇怪,她也没有说啥,这咋就这么大的火气呢,现在听到闺女喊着退婚,才发觉问题在哪里了,想到闺女喊着说退婚,郭英就急了。 见闺女还不动,郭英就上去扯被子,扯了几次也没有扯下来。到弄得自己一身的汗,“你说你这孩子,到底是咋回事?行,你不说,那我就找大哥去问,那天就看你两嘀嘀咕咕的,就知道没有好事,指不定还是张桂兰在背后挑呢,你们兄妹两个没心眼子,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弄。” 郭英弄不动女儿。骂骂咧咧的走了。到张家时。看到儿子在园子里培垅,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继军,你给我出来。我有话问你。” 人没进院,就站在村里的道上叉腰喊了起来。 现在家家都弄完地了,多是在种园子,郭英这么一喊,都四下里看过来。 罗继军不愿被人看热闹,放下锄头从园子里走出来,一边踩掉脚上的土,到了跟前才开口,“妈。有啥话回家说吧。” 郭英眼睛瞪向园子里点种子的张桂兰,“搅家精,我家海英嫁好了有一天也能帮趁一下你,还没有见过小姑子嫁得好了,嫂子在背后挑的。” “妈。你有完没完了?桂兰搅啥了?你是不是说海英的事?成才跟别的女的住一个宿舍跟桂兰有啥关系?又不是桂兰去搅的。”罗继军当场就忍不住喊了起来,“你这样一骂,让村里人咋看桂兰?” “成才跟女的住一个宿舍?这是咋回事?”郭英被儿子的话给弄得蒙了。 这完全跟郭英想的不一样,按郭英想的就是儿媳妇在后面挑事,儿子又听媳妇的,自己闺女再被大哥这么一哄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。 可眼下这全变了。 竟然听到成才与别的女人住一个宿舍。 “是不是那个姓董的女的?”郭英终于反应过来了。 罗继军点点头,“你在这里闹,还是去周家问问是怎么回事吧。” 一甩袖子,罗继军又进了院,也不多说,抢过张桂兰手里的锄头低头继续干活,自始至终张桂兰也没有说一句话,不过脸色很难看,心里到也想明白了,婆婆这样闹更好,最好让全村的人都看到,日后再有个什么事的,也让人知道别又是让她背上恶名,现在总该看到婆婆是什么样的人了吧? 孙淑波原本在下屋里跟自家的男人拨芸豆种,听到郭英的叫喊声就撸着衣袖要冲出去,被张老五给拦住了。 “你出跟她吵什么?让她去闹,正好让全屯子的人都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,也省着天天说咱家桂兰不好。”张老五把芸豆在地上踩的咯咯直响。 “我看她欺负桂兰,心里就有气,你说桂兰哪里不好,哪家闺女没有嫁人在家时家里不宠着,他家还不是一样舍不得闺女干活?这下到好,只知道说咱家的闺女懒,弄的一身坏名声,这哪有往自家儿媳妇身上泼冷水的,我看就是她觉得咱家好欺负,给她点颜色瞧瞧,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了?”孙淑波越说越气,干脆活也不干了。 “行了行了,闺女还没生气呢,你到是弄了一肚子的气。”张老五哪里不知道媳妇是心疼闺女,可是他也心疼啊。 但这生活就是这样,总有一方要多让让的,不然这日子哪能过的安宁了。 “桂兰就是脾气好。”说起闺女,孙淑波的脸色缓了缓。 “继军也是个好的,闺女嫁给了他咱们也能放心,可惜的是贪上了这样一个妈。” “算了,听你在这说也解决不了问题,我去后院看看。”孙淑波到底放心不下,起身出了下屋。 张老五摇摇头,也跟了出去。 好在外面的事已从郭英针对儿媳妇,转到成才与女人同住一个宿舍的事情上了,在儿子那里问不出来,再想到闺女在家的样子,郭英直接把阵地转向了周家。 张桂兰正跟罗继军说话呢,“不会牵连到白松吧?” “没事,白公是外镇人,没人认识。” 虽然周家没有什么势力,周成才在镇里呆那么久,二流不务正业的一定认识几个,这事捅开了万一报复到白松身上就不好了,听罗继军说,张桂兰到也松了口气。 张家夫妻见两人都挺好的,这才又回了下屋。 别一边廖有霞正在炕上算着结婚买东西用了多少钱,统计到三十块钱时,肉都疼了,郭英就这时闹了进来,泼辣的问了起来,“你们周家是什么意思?自己的儿子在外面跟女的同居,这边还想着娶我家姑娘,看我们罗家好欺负是不是?走,把全村人都叫来,当着全村人的面说说,让大家看看你们周家是什么样的人。” 廖有霞被弄的一头的雾水,先被郭英的样子给吓到了,等缓和过来,只听清楚一句同居,就忍不住了,“嫂子,你在说啥?我咋听不懂呢,我家成才与人同居,你这是从哪里听说的?怎么可能呢,就是外人不说,他爸知道了也得打断他的腿。” “还装傻是不是?要是没有这事我能乱说?我家继军让人打听的,这还能有假?难怪你儿子整日里在镇子里混着不回来,原来是在那里有人了,你家不想结婚也行,直接说,我们家的闺女也不是嫁不出去,也没有一直赖着你家,干啥这样欺负我家啊。” 一听是罗继军打听出来的,廖有霞也有些不敢锚定了。 周家男人从外面进来,“怎么了?” “继军打听出来咱家成才在镇里跟女的同居。” 廖有霞说时不敢看自己的男人。 周树民听了愣了一下,沉声道,“我现在去把他接回来,亲家母亲自问他。” 郭英往炕上一坐,“好,把人找回来,我到要亲自问问他到底啥意思。” 周树民怒气冲冲的驾着马车走了,廖有霞小心翼翼的跟郭英说话,心里也七上八下的,要是事情是真的,那么她家的名声可就要完了,村长就更不要当了。 郭英闹到周家的事,声音又那么大,村里马上就传遍了,罗永志中午从地里回来,听到后也顾不上累,就直奔周家,看到媳妇果然坐在炕上,也没有说啥,打了声招呼就坐到了炕上。 镇里,周树民到宿舍时,看到院里晒着洗完的衣服,宿舍的门关着,上前去拉门,一打开就看到里面上下铺四张床。 其中一张下铺躺的正是儿子,眼睛就往别处看,果真见一个女的坐在对面的床上,啥也没有说,直接上前扯着儿子就往外走。 周树民这样这样突然闹进来把屋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,等周成才看到是父亲之后,刚松了口气就被扯着连鞋都没有穿就到了外面。 “爸,你这是干啥?” 周树民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“干啥?你说干啥?找人拖关系让你在镇里是上班,不是让你跟女人同居的,现在村里都知道了,你还问我这是干啥?今天我就打死你。” “爸,你在说啥啊?哪里同居了,就是在一个宿舍住着,啥事也没有发生。”周成才有些心虚,咬死了不成认。 董春红从屋里追出来,看清是周成才的爸爸,特别是说了同居后,脸色也白了,咬着唇低头站在一旁不说话,周树民还骂着儿子,一边又甩了几个巴掌。 “走,现在就跟我回家,罗家闹着要退婚,这次婚嫁了,咱家也没脸在村里呆了,你马上跟我回去,镇里的班也别上了。”周树民拉着儿子就往马车上走。 “退婚?爸,到底是咋回事啊?”周成才也吓呆了。 ps: 错字的事,八八鞠躬道歉啊,其实、、、八八有时自己写白字了也检查不出来、、、不要骂我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