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割腕自杀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六章 割腕自杀

周树民可不管他吓没吓到,直接将人推到马车上,一边自己坐了上去,扬起鞭子赶着马车就走了,周成才也顾不上旁的了,更不记得刚刚被打过,凑上前去。 “爸,到底是咋回事?海英咋要退婚呢?”周成才当然知道娶到罗海英代表着什么。 会有一个当营长的大舅哥,这样大的靠山,是别人想求都求不来的,何况他与罗海英又一个村里长大,相比之下,在这镇里面罗海英长像也是上等的。 “滚一边去。”周树民此时心里火大着呢,“现在知道哪个轻哪个重了,你看看你干的好事,回去打断你的腿。” “爸,你要相信我,我哪里有那个胆,那是我朋友的妹妹,他们两个相依为命,没有地方住,他妹妹也就一起搬进宿舍了,还有他大哥在,跟本不会有别的事。”周成才一边想着解决办法,“爸,这事你可不能糊涂,要是连你和妈也不相信我,那罗家也不会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对不起海英。” “你和我说这个有啥用?现在罗家闹得村里都知道的,人还在家里等着你呢,可是海英的哥哥亲自到镇里打听的,你以为我跟你一起说谎,人家就会相信?你少抱这种幻想了。” “那又咋样,海英一定会相信我的。”周成才也不敢保证了。 周树民一肚子的火气,哪里还有心情跟儿子说话,用力的挥着鞭子,将火气都发到了马的身上,一路快赶回到了村里。 这次周树民一回来,村里的人可都盯着呢,甚至有好事者阕阙欲试的想去看热闹,到底顾忌周树民是村长,而没敢面上做的太过份。 罗永志回家去把罗海英找来了,连罗继军两口子也叫了过来,罗家的人算是全到齐了。所有人都坐在炕上,只有周成才站在地上,脚上穿的还是廖有霞现找出来的脚,周树民平时穿的。 看这阵势到像批判大会。 郭英可一直等着这一刻呢,见人到齐了,就先开了口,“成才,你说说吧,到底是咋回事,你在镇里与人同居了。还要娶我家海英是咋回事?啊。要是我家不知道这事。你就想一个人霸占两个女人是不是?你想享齐人之福,找错人家了,我闺女可容不下小妾。再说你也不看看你们周家,有那个条件娶小妾吗?” 郭英的话越说越难听。再这样说下去,明明对方有错,他们这一方也变得有错了。 不过没有人打断郭英的话,这一次不管怎么说周成才做的出头了,与女人同居,这可不是小事。 “婶子,这事误会了,不是居同,是在一个宿舍住。还有他哥哥,他们就兄妹两个相依为命,没有地方住,才这样的,一直求我。我也不忍心看他妹妹没有地方住。”周成才一直看向罗海英,可惜罗海英进屋后就一直也没有看过他一眼,周成才心里没底了,“海英,你一向善良,一定不会见死不求吧?当时他大哥就差给我跪下来了,为了怕影响不好,一直没有让外人知道他妹妹也住在宿舍里,平时我们从来都没有单独在一个屋里呆过。” “你骗谁啊?那天去镇里见你和那个小娘们一起吃饭,就知道不对,你当时说是你同事的妹妹,后来你同事来了也就没有怀疑你,你要是真的心里没有鬼,当时咋不说实话?还真拿我们当傻子呢?”郭英直接就给他戳破了。 还深怕别人不相信,郭英拉着廖有霞证实,“你让你妈说,你那天是怎么说的?我说的有没有说谎。” 廖有霞一脸的尴尬,这时再包庇儿子也没有用,恨铁不成钢的骂道,“你个畜生,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东西,还不说实话,你想逼死我们是不是?” 周树民干脆就上去打了,一顿拳打脚踢,周成才也不敢躲,更不敢叫疼,任打任骂,看得廖有霞在一旁心疼,也不能上前去拉着。 直到周树民打累了,才歇了手,“你也不用解释了,今天我就打死你,你以为你是谁,还去同情别人,男女住一个屋里,就是啥事也没有,传出去让人听了就会不多想?你这脑袋长着是用来吃饭的?不会动脑子?我打死你。” 骂激动了,周树民又动手打了起来。 周成才抱头蹲在地上,任父亲打着,一动也不敢动。 罗永志开了口,“亲家,你也别打了,现在这事出了,看看怎么把事情解决了吧,把人打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。” 这话让周树民停了下来,“是,我都被这畜生给气糊涂了。” 张桂兰抿了抿唇,在场的除了婆婆脑子不怎么好使,哪个看不出来,周树民这是在打儿子,何尝不是在帮儿子解释,只是他想就这样把事情给解决了,哪有那么简单。 这个时代,男女私下处对像都会被人指点,就更不要说同住在一个屋里了,哪怕什么也没有发生,这事影响也不小。 “事情也发生了,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有管好这孩子,不过我也想给自己的孩子说句话,成才这孩子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,他不是个说谎的,更没有胆子做出那事来,要是他真跟那个女的有啥,那女的早就闹上门来了。可这事毕竟发生了,亲家你们看该怎么解决吧?”周树民一脸的愁云。 好好的,马上都要结婚了,出了这样的事,哪能不让人闹心。 做为家长,周树民先是认错,又承认错误,态度摆在了这里,让罗永志的心里也舒服了一些,他也头疼,眼下这事要是不相信,那婚事只能取消,要是就这样过去了,日后这事存在两个孩子之间,那也是个事,左右为难。 郭英轻哼一声,“还能怎么样?就这样的人家我们家也不敢把闺女嫁过去啊。” 不过没有人把她的话当回事,周家夫妻都看着罗永志,知道真正的一家之主是谁,地上的周成才眼睛紧紧的盯着罗海英,罗海英侧底着头,打进屋之后就没有开过口,整个人厌厌的,人坐在罗父的身后,挨着张桂兰,手更是紧紧的握着张桂兰的手,似乎这样能让她有勇气面对一切。 郭英见自己说话没有人搭理,生气的瞪向罗永志,想让他能回应自己的话,可罗永志并没有看她,回过身问向身后的闺女。 “海英,这是你一辈子的事,要你自己去过,你自己做主吧。” 被叫到了,罗海英才抬起头来,人看上去很平静,“爸,我想退婚。” 不管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,罗海英不想知道了,听到两个人在一个屋住时,罗海英只觉得天都要踏下来了,想到自己喜欢的人一直与另一个女的住在一个屋,罗海英心都拧了起来。 “对,退婚。”郭英只觉得痛快。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,果然和自己的想法一样。 周家两口子一脸的失望。 一直沉默的周成才疯一样的往罗海英的身上扑去,“海英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背叛过你,我心里一直喜欢的都是你啊。” 罗海英扭开头不看他。 廖有霞看不下去,心疼儿子,也开口求道,“海英啊,我和你叔打小就把你当成自己家的儿媳妇,人这一辈子哪有没有犯过错的时候,成才知道错了,我们也骂他了,以后不让他去镇里上班了,你看能不能原谅他,给他一次机会?” “海英,你要是退婚了,我也不活了。”周成才被罗继军拦着靠不上前,也不挣扎了,人突然往外屋跑去。 众人被他这一举吓了一跳,周树民第一个反应过来追了出去,众人跟着去外屋时,就看见周成才手里拿着菜刀对着自己的手脖子划了下去,廖有霞惊呼一声,身子就瘫软在地上。 罗继军虽然是后出来的,却一把推开呆信的周树民,几个大步窜上前去一把夺过周成才手里的刀,可到底还是晚了,周成才的胳膊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,血顺着一胳膊就流了下来。 “快、、、快去镇里医院。”郭英也吓坏了。 张桂兰到冷静,推了身边呆愣住的罗海英,“去屋里找块棉布出来。” 罗海英这才慌乱的转身进了屋。 罗继军一把拉住还要去捡刀周成才,大喝道,“你就是死了,海英不会原谅你还是不会原谅你。” 一句话,让周成才老实了。 任罗继军拉着进了屋,罗海英也翻出了棉布递过去,罗继军熟练的包扎上,才松开口,周家夫妻围了上去,关心的问东问西,见儿子仍旧一句话不说,廖有霞哭了。 转身去拉罗海英的手,“海英,你看看成才为了你都要自杀了,你对他多重要你看到了,你就原谅他吧,婶子答应你,以后一定好好管他,再也不让他去镇里上班了。” 罗海英低头嘤嘤的哭了起来,她这么一哭,却让廖有霞知道有门,继续求道,“海英,婶子一直把你当成亲姑娘,你放心,这事是成才对不起你,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了,婶子第一个不饶他,看在你们打小就在一起的情份上,你就原谅他这一回吧。” ps: 困啊困啊,明早起来继续啊,我可是很认真的写的,又查了,该不会有错别字了吧?、、、提心吊胆中、、、丫头们,粉红票票啊、、、给几张吧,弱弱的说一句,还欠着更呢,捂脸跑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