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董春红上门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七章 董春红上门

郭英看着着急,想上前去,被自家男人紧紧的拉住,又被眼神警告不许插嘴,郭英才老实,罗继军和张桂兰除了刚刚搭了把手,两人也没有插过话。 屋里除了罗海英和廖有霞的哭声,还隐着周成才的认错声,其他人都静静的看着。 直到罗海英哭累了,才抬起头红肿着眼睛,才又开口说话,“成才,你跟我说句话,你到底喜不喜欢她?对她有没有一点动心?你们有没有在一起?你敢拿你全家人发誓吗?” “海英,我没有骗你,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,我心里只有你,咋会喜欢别人,海英,原本我也打算跟你坦白这事,可是我一直不敢,就怕你误会,海英,你别气我,我知道错了。”一个大男人哭,让人看了不怎么舒服。 罗继军皱了皱眉头,干脆转身走了,张桂兰也跟着出去了。 到了院子里,外面的天都黑了,村里子很安静,只有各别的家在点着灯,有些萧条。 “咱们回吧,饿着肚子,闹腾了一天,还不是这个结局。”罗继军有些气闷。 虽然周成才一直认错,周家的人也一直说好话,但是罗继军心里就是不舒服,按他的想法,干脆就退了这门亲事。 “既然小姑子舍不得,就让她自己决定吧,不然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。”张桂兰理解罗海英的感受。 有的时候,前面明明是个坑,可是被感情眯了眼,别人怎么拦都拦不住,就像上辈子她被挑拨的一直跟罗继军闹离婚,最后部队找罗继军谈话,才让罗继军开口答应离婚,直到有一天她明白过来,可已经晚了。 “走吧,回家把饭做了。爸妈也该饿了。”张桂兰捥过罗继军的胳膊,不管如何,这辈子自己还呆在他身边。 两个人都好好的。 等张桂兰刚把饭做好,罗家三口人也回来了,罗海英还一直肿着脸,也没说话,直接去了西屋,把自己关在屋里,咋叫也不出来。 郭英气得在屋外骂,“你自己要不退婚的。回家又闹脾气。你这是甩脸子给谁看呢?对不起你的是周成才。你要闹找他闹去。” “行了,孩子心里难受,你就别骂她了。”罗永志一脸愁容的进了屋,往炕上一坐。一点胃口也没有。 郭英气呼呼的进了屋,见炕上摆好了饭桌,“这都火上房了,你们还惦记着吃,还有没有点心?” “妈,你要是不高兴,谁惹的你你冲谁发去,桂兰好心好意的回来给你们做饭还做出错来了?”罗继军见母亲一次又一次的为难媳妇,也不像以前一样能让就让了。“你不待见桂兰,我明天就带她走,我两现在去老丈人家住,省着在这里碍你的眼。” 罗继军扯着张桂兰往外走,“走。别为我在这里受这个闲气。” 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出了屋,郭英一只气堵在胸口,气得差点背过气去。 不等她开口骂,罗永志已要放声骂了起来,“你就啄吧,天天闹得这个家不安生你就高兴了,我就看你到了老的那一天,有没有脸到儿媳妇身边去生活。” “咋?我让我儿子养老干啥看她脸色。”郭英见男人也骂自己,不服输,“你咋不说是有了媳妇忘了娘?你看看她,我才说一句,媳妇还没说啥呢,他到是来脾气呢,这个不孝子。” “媳妇那是不跟你一样的,不然你以为人家不说?反正也不在村里呆几天,人家干啥得罪你?再说你看看媳妇在村里的名声,那还不是你闹腾起来的?媳妇被人说不好,你脸上就有光是不是?”罗永志双眼瞪得如牛,吓得郭英缩脖子不敢出声,“你这样的老娘们,就得把你吊起来打,才能让你安份了。你也别惹我,把我惹急了,你看我打不打你。” “傻坐着干啥?还不把饭菜端上来?等着我伺候你是不是?”罗永志又吼道。 郭英跳的恢遛遛的去外屋弄饭了,现在活沦到自己干,又被骂着,也没有不满了,罗永志吃着儿媳妇做的饭菜,骂着媳妇,“败家的娘们,骂你就安生了,天生欠打的命。” 都说老实人发起了脾气比凶悍的人还吓人,罗永志就是这样,要么没话,天天笑呵呵的,给谁的感觉都是憨憨的,可真发起脾气,那也够人受的。 路上,罗继军一个人生着闷气在前面走,等了半响也不见身后的媳妇开口,忍不住堵气道,“妈说你你咋不还口?” “那以后我就跟妈对着吵。”张桂兰高兴他心疼自己。 罗继军脸色缓了缓,“以后再受气我也不帮你。” 噗嗤,张桂兰笑了,上前捥他的胳膊,“我可真嫁了个好男人,帮着我一起对付婆婆。” “别乱说。” “本来嘛,谁让我婆婆太刁钻了。”张桂兰被被他给虎住。 罗继军这点火气是被她都给逗走了,“一会儿回家就直接歇了吧,别弄吃的了,让丈母娘知道你又在我家受气,心情一定不好。” “你还怕这个啊?” “不是怕,这不是怕老人家担心吗?”罗继军说谎话,脸就红了。 他是心虚,把人家姑娘娶回去了,天天在家被自己的妈欺负,人家不生气才怪,好在老丈人一家的性子不好,要是厉害一点的,还不得天天到自己家去闹,就是换成米兰家那样的、、、、这一刻,罗继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拿米兰跟媳妇比,可却觉得这是老天都在帮他,让他娶到了这么好的媳妇。 张桂兰不挑破他,“我去拿点面,在咱们的屋做点疙瘩汤,妈不会听到的,哪能不吃饭,你不饿我还饿呢。” 到了家,张桂兰先去了上房,拿了一碗面出来,又偷偷用碗倒了点油,正打算拿点白菜时,屋里的灯亮了,孙淑波穿着衣服出来了。 “没吃饭吧?给你和继军在锅里热着呢。” 张桂兰脸微微一热,孙淑波笑骂道,“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婆婆那个小心思,出了这事让你们吃饭才怪,指不定还捞一身的埋怨呢。端过去吧,晚上也没有做啥好菜,你爸让给你们弄了个炒鸡蛋,将就吃点吧。” “妈,人真好。”张桂兰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幸福。 孙淑波被闺女突然搂在怀里,先是一愣,随后笑骂道,“看看,多没良心,好在给你留饭了,要是不留饭可就不好了。” 母女两说笑了几句,张桂兰才端着饭和菜去了厢房。 罗继军吓了一跳,接过东西,“妈他们留的?” “要不是,妈早就猜到咱两不会吃饭,快吃吧,特意给咱两弄的蛋。”张桂兰盛了碗饭递过去,又把筷子给他。 罗继军高兴的也不多说,拿过来就大口的吃了起来。 张桂兰吃时还开玩笑道,“多吃点吧,明天还不知道要闹啥事呢,到时没时间吃饭,又要饿肚子了。” “明天收拾一下,咱们后天回城吧。”罗继军虽然也想在家多呆些日子,可是看看自己的那个妈,太闹人,还是早点回去吧。 “行,正好趁你还没有上班,你陪我找找店面。”帮着父母把家里的地忙完了,张桂兰也没有啥不放心的了。 只管回城里挣钱,到时好把父母接身边来。 晚上,躺在炕上,罗继军想亲热被张桂兰推开了,“我那个来了。” “这才几天咋又来了?”罗继军一身的火无处泄,不满的嘀咕,到也不乱动了。 张桂兰笑着也不解释,心下却也有些担心,上辈子她跟别人在一起时也没有做过避孕的措施,但是一直也没有怀过孕,这也是为啥后来分开换了好几个男人的原因,张桂兰曾去看过医生,说她是子宫寒气重,所以才不容易怀孕,不是不可以怀孕。 这还没有到一个月,月事又来了,虽然肚子没有那么疼了,不过这才第一天,明天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。 黑暗里,耳边是罗继军低低的呼噜声,张桂兰却一点睡意也没有。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发现身边早就没有罗继军了。 微微一动,感觉到下面有一股热流流下来,肚子也痛了起来,张桂兰皱起眉头,就知道会这样,等把自己弄利索了,才发觉没看到罗继军。 “妈,继军呢?”张桂兰进正房时,孙淑波正在把盛粥,里面还有两个煮鸡蛋。 “一大早就被你婆婆 叫走了,说是周家来了个女的找上门来了,这不又去闹腾去了。”孙淑波把鸡蛋拨出来,“快吃饭吧,你也别过去,省着到时又把火气发到你的身上。” “知道了。”不过张桂兰很好奇,“妈,你看到了吗?是个啥样的女的啊?” 孙淑波就知道闺女会问,“我也没有看到,听说一大早就过来了,这从镇里走到这,得几点就起来走啊,你爸早上起来倒灰(农村烧稻草,灶炕里的灰,每天早上倒一次)的时候看到了,来的是一男一女,没有细看,只说那女的长的娇小,看着比你那个小姑子经端相。” ps: 本来昨天该写出来的,太困了,没有写,早上起来写了一上午,哈哈,我属蜗牛的、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