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怒气之争 - 重生炮灰农村媳

第九十八章 怒气之争

张桂兰听了这话,到也觉得在意料之中,不然是上辈子也不会有周成才与董春红生下孩子的事,况且这孤男寡女的住在一个屋,日子久就,就是没有感情,也会摩擦点什么事情出来。 “你慢点吃,别噎到了。”孙淑波看闺女大口的往嘴里扒饭,看不下去了,“你晚去一会儿人又不会跑了。” 张桂兰吃了半碗粥就放下筷子起身往外走,“妈,我过去看看。” 不等孙淑波开口叫住,人已经走了。 不过刚出了院子,张桂兰就撞见了廖有霞,看样子急冲冲的往罗家走,忙迎了上去,“婶子,这是咋了?” “是桂兰啊,这不是那个姓董的女的那天知道家里误会了成才,今儿早上就带着哥哥来解释了,人现在正在你婆婆家呢,你叔不让我过去,我这不是不放心吗?” 廖有霞一脸的担心。 张桂兰跟着她一起走,“放心吧,我公公是个开明的人。” 虽然不喜欢婆婆,可让外人说公婆不好,张桂兰也不能一句话不说,看廖有霞这样子,像罗家人会欺负那对董家兄妹似的。 廖有霞也发觉说错话了,尴尬的解释,“你公公那人好,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,我到不是怕那董家的兄妹怎么样,还不是怕气坏了你婆婆,再说这事到底跟我家成才有关,我咋能让你公公家独自解决呢。” 昨天哭过,此时廖有霞的眼睛还肿着,人也没有往日看上去精神。 “婶子说这话在理,这过日子就得有一个脾气好的,一个脾气不让人的,不然出点什么事,这一家子都是好说话的,岂不是得让人欺负死。”张桂兰也不给廖有霞多说话的机会,“到院了,婶子快几步吧。我听里面挺吵的,别打起来。” 一听,廖有霞急了,真是小跑几步进了屋。 等张桂兰从后面跟进来的时候,才明白为啥廖有霞这么着急,原来周成才也在,一屋子除了罗家人,还有两个陌生男女,不用想也知道是那董家的兄妹。 先前不知道说了什么,可看屋里人的脸色都不好。周成才一直低着头。人站在罗海英的身边。罗海英的身子还在微微的颤抖。 郭英那更是像斗起来的公鸡,要是没有一旁罗永志拉着,早就扑上去了。 罗继军冷着脸,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。可对了解他的张桂兰来说,能看得出来他的脸很黑,廖有霞一进来,见这样的场面,一时尴尬也不知道说啥,举措不安的站在门口。 至于董家的兄妹两个,男的也是一脸的怒气,女的则是低着头,张桂兰进来移到了罗继军的身旁。也没有看清她长什么样。 “按你说的,我要是不相信成才,怀疑你们两有啥,那我就是心里没有成才了是吗?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?我没有听错吧?”罗海英一字一句的问向董春红。 目光如刀,被问到的董春红抬起头时。吓的又慌乱的低下头,声音也微微颤抖,“嫂子,我没有这个意思,我只是说你要相信周大哥,我和大哥相依为命,周大哥好心收留我在宿舍里住,我不能恩将仇报,让他平白担了这个坏名声,周大哥的心里只有嫂子,就是有机会说话,周大哥说的也是嫂子。” “那是,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用那秀才的话说就是青梅竹马,岂是别人能比得了的。”郭英拦过话刺道,被身边的男人一扯,有些不愿意,也没敢再得意,“你扯我干啥?我说的又没有错。” “这是孩子的事,你让孩子自己解决。”罗家男人眼睛一瞪,郭英消停了。 “你是不能恩将仇报,可听了你的话,我要是不原谅成才,那我就是恶人了,我还不知道自己在家里准备着结婚,怎么就平白无故的成了恶人,这事说起来到是好笑。”罗海英冷笑的转身问身旁的周成才,“成才,你昨天是咋说的?” “海英,我知道你不相信,可我仍旧是那句话,我跟她啥关系也没有,我心里只有你。”周成才跟本不往董家兄妹那里看,“我和她啥事也没有发生,我要骗你,这辈子断子决孙。” 别人是怎么看张桂兰不管,可她却注意到董春红衣袖下的手微微一动,屋里这么多人,想来这个细节没有人会注意到,她要不是知道上辈子的事情,也不会特意带着知道真相的心里注意到。 “你也看到了,成才跟我这样发誓,我咋还能不相信他呢,让你们兄妹担心的大半夜就赶过来,真是对不住了,”语气一转,罗海英对着董家兄妹和蔼的笑了起来,“我一直在村里呆着没有出去过,不像你们总在镇子里,见的世面小,从小就跟成才一块长大,后来又订了婚,就认准了成才是我的男人,昨天知道成才在镇里的事,我挺气愤,我气愤不是他与女的同住一个屋,是气愤他不相信我,没有告诉我实话,咱们农村人都本份,心也善良,哪里会眼睁睁的看着人没有地方住,而在乎那些虚名?” 这话说的敞亮,一下子让董家兄妹落得没脸,更显得他们的小家子气。 张桂兰都不由得暗下竖大拇指,不想一晚上,小姑子就将局面扭转过来了。 屋里的人听到罗海英的话都是一愣,昨天是什么样他们可是知道的,也亲眼看到的,现在听到罗海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 张桂兰看着婆婆傻掉的神情,差点没忍住笑出来,说起脑子好使的,还是廖有霞,听完罗海英的话,第一个反应过来,笑着对董家兄妹道,“可不是,海英是我看着长大的,那就跟我的亲闺女一样,昨天的事别说我这早就订下的儿媳妇,就是我这个当妈的听到了都恨不得打死这个不争气的东西,他是好心为了你着想,可他也不考虑一下后果,这不是毁了你这个姑娘的名声吗?” 说完当妹妹的,又说当哥哥的,“你这个当大哥的也是,咋就这么胡闹呢,到底是没有长辈教你们,才弄出这样的糊涂事来,算了算了,这误会都解开了,再说下去弄的大家心里乱乱的。” 董家男人长的高大,跟罗继军的个子有一拼,嘴紧抿着,听了廖有霞的话,脸上的神情才松动,“婶子,这事是我没有想到,让成才也被牵连,对不住你们了。” “这孩子,没事了没事了,没听见我这儿媳妇说吗?她不是误会成才你与妹妹有啥,是生气成才不相信她,没早点把这事告诉家里。” 廖有霞可一直在夸着罗海英。 给罗海英攒足了面子。 周成才也回过味来了,“是啊,老董,你看看你和春红还走这么走,没事,昨天我爸那是生我的气。” 大家都知道是做面子的事,偏偏都愿意陪衬罗海英,说明了什么?说明了不管什么时候,罗海英还是被放在第一位的,不管你董春红与周成才之间有什么,今天周成才亲自表明了立场,周家人的立场也表明了,罗海英更是一点阵势也没有输,可谓大获全胜。 “妈,把家里的菜都拿出来,家里来客了,咋也得好好招待一下,这还是成才的朋友。” “咱家、、、” “不用不用,是成才的朋友,到我家去吧,正好我也想问问成才这孩子平时在镇里都忙啥?” 廖有霞打断郭英的话,把话接了过来。 郭英要撩下的脸才起了笑意,“可不是,这要招待客人也沦不到我啊。” 等廖有霞带着董家的兄妹走了,罗海英脸上的笑才退了下去,“你咋还不回去,在这做啥?” “海英,你也去吧,不然我跟着回去算啥。”周成才又变回小心翼翼的样子。 “你家来人,跟我有啥关系?现在知道避嫌了,当初干啥去了?”要不是为了在那个董春红的面前争这么一口气,罗海英现在真没有心情跟周成才说话。 虽然昨天已经选择了原谅,可是看到周成才时,总会忍不住想到他在镇里的事,就觉得有块东西堵在胸口,闷闷的喘不上气来。 “海英,你不是原谅我了吗?”咋又生气了? 后一句,周成才跟本没敢说出来。 以前他哪里会这样低伏做小的,所以说这人就不能犯错,不然在对方面前总会矮一截。 罗继军和张桂兰两个早就躲到西屋去了,罗永志也出去,还拉着郭英,想让两人单独说会话,可郭英偏不出去,最后罗永志干脆自己出去了。 东屋里,就郭英坐在炕上,盯着两个人说话。 周成才心里这个气啊,罗家哪样都行,就这个丈母婆让人头疼。 “行了行了,我跟你去,送佛送到西,也不差这一步了。”罗海英突然决定去了。 她若是不去,指不定又让那个女的觉得她怕的。 罗海英前面这一走,周成才高兴的跟了上去,郭英原本还想看看女儿怎么拿捏周家,毕竟这样的机会可不多,以前周家就因为是村长,可傲气着呢,可见闺女就这样跟着去了,气得脸都绿了,坐在西屋的张桂兰和罗继军都能听到郭英的骂声。 ps: 感谢大家的打赏和票票,做为新人,能有大家的支持,八八已经知足了,有种天上飘下五个字:那都不是事的感觉来,哈哈,存明早的稿去。